崔愷:“用尊重的方法去整修它”

2017年10月13日 08:40    来源: 中国文化报     作者单位:国家图书馆

原标题:“用尊重的方法去整修它”

  建筑师吴良镛等人当年绘制的北京图书馆建设方案效果图

  笔者采访崔愷院士 赵 亮 摄

  国家图书馆总馆南区(即国家图书馆的前身北京图书馆)于1987年7月1日建成,同年10月正式面向公众开放,至今正好30周年。为配合国家图书馆总馆南区建成30周年纪念活动,国图“中国记忆”项目中心启动了相关专题资源建设工作,派出工作人员历时4个月赴北京、广州、南京、上海等地,对当年参与总馆南区建设的建筑师、工程师及相关亲历者进行口述史采集和整理工作。本栏目将陆续摘登参与此次采集工作的馆员的部分日志,让读者从另一个视角了解国图总馆南区建设过程中的故事和馆员们访谈中的真情实感。

  崔愷,1957年8月生,毕业于天津大学,中国工程院院士,现任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总建筑师。

  2017年3月初,我突然接到“国家图书馆总馆南区建成30周年专题口述史”的采访任务。3月下旬的一天,国图基建处的高级工程师胡建平打来电话说,近期可以采访南区改造工程总负责人崔愷院士。当时,这个专题尚在规划与设计中,作为采访人,我还没来得及做好功课和准备,但胡工说,崔院士马上要出国3个月,走之前要来跟馆长会谈,我们可以借此机会做一个采访,给我们半小时时间。

  对于崔愷,我当时除了听说过这个名字以外,其余一概不知。时间紧、任务重,我赶紧求助于网络,胡工也贡献了宝贵的资料——将崔愷在国图总馆南区改造过程中的16次现场设计工作记录交给我。最终,采访时间定在了3月30日上午10点。

  在正式采访前从未与受访人见过面,甚至都没有电话沟通过,这是口述史采访的大忌。然而,面对这次专题口述史采访的时间要求和条件限制,采访工作就这样“势不可挡”地拉开了帷幕。我诚惶诚恐,又有些焦虑……

  3月30日早上,我和两位摄像经验丰富的同事田艳军和赵亮早早地等在了采访地点——“中国记忆”口述史采访室。生怕耽误了留给我们的这宝贵的半小时,我们甚至连厕所都不敢去。10点到了,人没有来;10点半到了,人还没有来。给胡工打电话,不接;给他发微信,没回音。就这样,我们3个人茫然地等待着……

  过了11点,终于接到了胡工的电话:“我们马上过来。”当时,我正准备出门打水,立马掉头回来。赵亮拿起照相机冲出门去,此时,胡工已经陪着崔愷出现在了走廊的南端。崔愷面带歉意地笑着说:“跟馆长聊得太嗨了,来晚啦,抱歉啊。”

  采访进行得很顺利,原定半小时的采访,实际上聊了45分钟。与之前想象的可能“有些小傲慢的”院士不同,崔愷给我的印象是一位有良知、有责任、有深厚人文关怀也不乏风趣的建筑师。

  他记得当年北京图书馆建设新馆的时候他还在天津大学读书,在那个时代,他们都特别喜欢现代建筑,当时他们都特别喜欢南京工学院(现东南大学)钟训正先生的设计方案。但是当他后来看到现在的这个比较传统的方案时,也开始慢慢地认可这种文化上的传承。

  他说,自己是带着崇敬的心情来做这个改造工程的。“我特别尊重我们的前辈,他们的功力,他们在推敲这个建筑时很多的控制、把握,让我觉得我们这些后人的基本功有时候都没有这些老先生扎实。所以我们一定要用尊重的方法去整修它,去维护它原来的设计的品质。”

  在整个南区改造的过程中,崔愷采用了一种回归“工匠精神”的方法,他说自己特别喜欢去工地跟工长或工人们现场互动切磋。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通过现场设计解决了不少问题,尤其是很多空间交接的地方,图纸上原来反映的不是很清楚。而现场解决这些问题让我觉得挺有意思。在整个国图南区改造的过程中,我有比较深的几点感受,一个是我们对于前辈的尊重,一个是我们对文化建筑的一种态度,还有就是对工程的责任感。对我们来说,内心也有很好的收获。”

  采访最后,我问崔院士“在整个改造工程中有没有遗憾的地方”,他迟疑了一下,说:“我个人的一种希望是,国家图书馆应该是一个非常开放、非常友善的建筑,我希望它能有更多的空间给读者使用。这个建筑从规划设计开始就是一个园林式的建筑,里面有很多的院子,所以我当时曾提出来,能不能让读者进到这院子……”当年,老一辈建筑师们在构想和设计北京图书馆的时候特意采用了这种中国传统建筑围合式的特点,用一个个内庭院将12个单体建筑连接在了一起。由于各种原因,国图总馆南区的这些内庭院一直没有对外开放过。

  那天工作结束,我在微信朋友圈里写道:“采访成功,等待值得。”

  (作者单位:国家图书馆)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魏金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