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引起重视的文艺“三观”讨论

2017年09月21日 10:12    来源: 天津日报     艾翔

  原标题:需要引起重视的文艺“三观”讨论

  

  最近一段时间,“世界观”一直是文艺讨论的一个重要的议题。实际上,这样的讨论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曾经有过,当时聚焦的是世界观是否与创作方法有必然联系。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之交,文艺理论界又掀起了一场关于“世界观和现实主义”的讨论。反观这些历史“陈迹”,在社会转型期发生广泛的讨论是历史的必然,也是历史的必要。当下我们又一次进入了历史发展的关键期,关于影视作品的“三观讨论”逐渐浮现,这是一件好事。

 

  如今“三观”一词火爆网络,是新世纪后尤其是近几年的事,2007年教育部将“三观不正”作为汉语新词公布,2012年“毁三观”成为网络新词,从此“三观”成为跨越年龄、获得官方和民间同时认可的高频词汇之一。但是正因为人群内部的多样和复杂,并没有一种整一化的概念内涵,不同群体对这个词的理解都有不尽相同之处。当然,不认同对方“三观正”的人往往不会自居“不正”,他们会说“这就是现实”。认为“不正”是某种“现实”的人,其实恰恰忽略了文艺的重要功能,不论称之为“净化”“教化”“启蒙”或是“导人向善”都无不可。关键是在这种“现实”作品中,我们看不到作者或者主人公对“现实”的任何态度,甚至在有些作品中,透露着对这种“现实”的欣赏、向往,对一些观点立场进行美化,其实这是朝着现实主义的反方向突进。这种现象并不罕见,现在一种艺术上的“技术主义”日渐兴盛,比如小说故事生动、情节紧凑、人物鲜明,电影节奏感强、视角独到、画面震撼,音乐旋律动人、唱功精湛,内在精神性的因素却要么苍白无力,要么深藏剧毒,但由于表面上的“技术过硬”反而能吸引大批关注者。其中的问题,或者是作者对现实的观察和反思能力单薄,或者是商业化利益诱导力量占据绝对统治。

 

  真让人不由觉得,当今时代的“三观”淡漠需要引起重视,由此也可见坚持真正的现实主义的必要性。

 

  但是另一方面,一种不好的趋势正在愈演愈烈,就是一些网络发言者由于对网络用语的热衷,言必称“三观”,这不仅是听起来乏味,或者给人语言表达能力或艺术鉴赏能力的匮乏之感,更重要的是渐渐形成了一种话语暴力,发言者手持“三观”大棒横抡,不但有杀伐的快意,更以占据了道德制高点为傲,可谓双重的精神满足。然而这种满足,在“封闭僵化的老路”中发展到极端状态,便是双方彼此的语言暴力,但双方秉持的立论基础并无丝毫区别──在形式上,互相攻击对方的“三观”,分歧在于对“正”的理解和对“思维方式和创作方法”关联的认识。

 

  大讨论是好事,但也要明确几个基本前提,首先是不触碰原则性底线,比如反人类、反人性、反人民的立场不能持有;其次是宽和包容、互相尊重,不用大帽子压人,不用大棒子打人,多元声音的碰撞能帮助大家建立起更缜密的思维,而不是将问题简单化,这是个人的成熟,也是群体的成熟。

 

  讨论“三观”应该还预设一个“三观观”,举个不容忽略的例子,即好莱坞电影“三观”正不正?好莱坞电影看似是商业气息浓重的爆米花电影,宣扬的也是看似普遍性的观念,深层却同美国的国家意识形态紧密相连。对待这些事物,我们不能盲目仇视盲目排外,毕竟作为成熟的电影工业系统,好莱坞模式本身还是基本技术过硬的,同时他们能将艺术与牵涉到国家意识形态的历史很好结合,比如漫威的《钢铁侠》系列,最初的漫画诞生于1963年,背景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美国钢产量一路攀升,从8千万吨增加到1亿2千万吨,科技也在迅猛发展,著名的阿波罗计划就是在这一时期实施,这些都值得借鉴。另一方面,我们也时刻不能忘记,好莱坞本身向全世界散播他们自己的国家意识形态及其构造出来的“普遍性理念”,站在美国的角度无疑是“三观正”,但站在谋求发展和话语权以及全人类多元平等的角度,这可能又是“三观不正”。因此,“三观”看似讨论门槛低,其实是个缠绕着内在丰富性的话题,要么不轻易妄言,要么设置一套共识作为言谈的基础规则,以一颗平和宽容的心态,进行艺术、历史和意识形态或思想三个层面的思考,如此便能将有广泛基础和认可的“三观”大讨论变为一件善莫大焉的事。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实习生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