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足非虚构写作领域平台涌现 故事成为一门生意

2017年09月18日 13:17    来源: 工人日报     徐新星 陈俊宇

  原标题:好故事“淘金者”

  近几年,随着《太平洋大逃杀》《黑帮教父最后的敌人》《1986,生死漂流》等新闻特稿相继被影视公司高价购入后,“非虚构写作”迅速引起一些写作者的关注,并逐渐成为内容创业领域的一支“轻骑兵”。目前,不少门户网站、杂志、内容创业者涉足非虚构写作领域,一些平台还对接影视、出版等行业,通过“深耕”扩张非虚构写作的可能。

  将“故事”当成一门生意,就如一场淘金之旅。淘金路上,前赴后继,有难以为继者,也有勉力支撑者,成功者并不多见。“非虚构写作者需要自己下到泥潭里面,看能不能走出来。”从特稿写作者转型为内容创业者,“真实故事计划”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创始人雷磊内心自有秉持的信念。

  内容创业领域的“轻骑兵”

  “非虚构作品”这一确切提法起源于上世纪60年代的美国,当时,以“非虚构小说”和“新新闻报道”等为代表的非虚构创作盛行一时。这一概念被引入中国后,成为“非虚构文学”,囊括了报告文学、非虚构小说、纪实小说、口述实录文学等概念。2010年,《人民文学》开出“非虚构”栏目;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非虚构作家斯维特兰娜·阿列克西耶维奇,“非虚构文学”才逐步进入主流文学媒体的视野。

  在近几年国内兴起的非虚构写作平台中,比较知名的平台有腾讯的“谷雨故事”、网易的“人间the Livings”、界面的“正午故事”以及“中国三明治”“ONE实验室”“地平线NONFICTION”“真实故事计划”等。

  “中国三明治”是成立最早的平台,2011年由前媒体工作者李梓新创办。不过,该平台大多数时候处于相对低调的状态,目前在市面流传有其“破茧计划”首部非虚构纪实作品集《破茧001》。

  “ONE实验室”是一个致力于非虚构故事与报道工作的创新结构,背靠韩寒的亭东影业公司。这个团队的领衔者是中国特稿写作的领军人物李海鹏,团队成员几乎囊括了国内优秀的特稿作者,当中有写下《北京零点时》的王天挺、《大兴安岭杀人事件》的魏玲、《霾困北京时》的钱杨以及前文提及的两部已卖出版权的特稿作品《黑帮教父最后的敌人》作者林珊珊和《太平洋大逃杀》的作者杜强。只是,其微信公众号的更新停在7月20日,距离其第一篇文章推送不足半年。

  由前南方周末特稿记者雷磊等人创立的“真实故事计划”是一匹“黑马”,平台去年7月上线,倡导第一人称叙事。“我们鼓励大家自我表达,把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故事,或者他最在乎的一个故事讲出来。然后,通过我们的传播,出版书籍或者成为影视作品,最终实现它的价值。”“真实故事计划”有着鲜明的自我定位,即采用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指用户原创内容)模式。

  雷磊向《工人日报》记者透露,目前,“真实故事计划”已经获得逾千万元的第二轮融资,部分作品已经与影视公司达成版权协议并开拍。前不久,该平台首次推出的非虚构作品集《穿过生命中的泥泞时刻》已售出2万多册。

  作者与读者的增多将形成“反哺”

  如何判断一个故事是好故事?

  “真实故事计划”有属于自己的准则:有意义、一种价值的较量、细节的精致、故事中能看见人、新的体验。比如,在新的体验方面,通过“私人化的叙事勾连到普通人的情感”,“常人不常经历,但又确实存在的。能把常人所未知,而且感到惊奇的事情讲出来,肯定是个好故事。”

  这其中牵涉一个关于“非虚构写作”在我国的发展得不全面、不均衡问题。非虚构写作资深作家、网易“人间”创办人关军有一个观点:“繁荣的话,要多种形态都发展得很好,既要有采访的特稿,有宏大的叙事,还有民间写作,包括历史写作,各个门类都有。现在主要是个人写作多一点。”

  雷磊认同这一观点,如今在极力拓展多个门类。“真实故事计划”当下的内容大多集中在民间写作层面。“讲故事的人中,有媒体人、医生、程序员、辍学生、全职太太等。通过他们的讲述,我们试图拼凑出一幅中国人的心灵地图,标记出这一代人的爱与怕。”雷磊告诉记者,“通过来稿情况我们能感受到越来越多的作者渴望表达自己,同时,他们的感受也越来越细腻,这是我们以前没想到的。”

  但他也指出,由于很多作者没有受过专业的写作训练,在海量的来稿中细腻的故事还不算多,许多作者只能认知最简单的故事,他们不能通过多维度的东西来认知自己。基本每个稿子都要反复沟通和重写,沟通没有明显效果时,还需要数小时的电话或当面采访。“比如说,他能给你写一个简单的家庭纠纷,但是他不能跳出来看待这个事情,用故事去理解自己的能力还不够,大家只是深陷在自己的生活当中的感觉。”

  “越来越多的人关注非虚构写作和作品是一件好事,作者与读者的增多将形成一种‘反哺’。”这是雷磊深信不疑的。

  为非虚构写作提供“水电煤”

  在数量和影响力上,相比于《大空头》《丹麦女孩》《荒野猎人》等欧美电影市场上受追捧的“改编自真人真事”的电影,国内市场上脱胎于非虚构作品的电影数量仍然不多,整个行业的发育程度依然非常低。

  那么,非虚构写作内容创业者如何实现变现呢?目前,在商业变现的途径上,不少非虚构写作平台正在不断地探索。

  “我们必须商业化,自己夸过来夸过去没有用,能挣到钱,所有问题都解决了,我们就是去完成这个事情。非虚构作者只需要去创造更好的作品,将他们的价值最大化是我们的事情。”据雷磊介绍,目前,“真实故事计划”的业务主要分为三块:媒体板块管内容在全网的分发,获取更多的用户;版权出版方面,合作优质的出版机构,推出一系列非虚构写作方面的书籍;建立自己的影视策划编剧团队,把好的非虚构作品直接生产成影视行业所需要的剧本。

  “我们是一个服务于非虚构内容创作者的角色,为前端的非虚构作家或者写作爱好者提供他们要写非虚构作品的‘水电煤’,把这个行业整体连贯起来,未来,我们将会对接更多的影视公司、影视人,推动非虚构故事的价值实现。”他说。

  北京摩天轮文化传媒有限公司项目开发总监周健森认为,非虚构平台的一大贡献是启发了影视从业者要关注现实题材,但他对于平台的未来走向持观望态度。“非虚构文学平台是一个来源渠道,但是否真的能为影视生产提供持续供给还不好说。要和更专业的影视公司不断磨合和沟通,才能预估转换率、票房成果和观众接受度,才有可能成为一门成功的生意。”

  虽然“真实故事计划”中已有作品与影视公司以数十万元的价格达成版权合作协议,但雷磊也清醒地认识到,现在不是将好故事变现的最好时候。“它的市场还不大,价格比较低。我们要做的就是把盘子做大,把价格抬升起来之后,再去做这样的事情。中国的非虚构写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何实现与影视作品的更好衔接,也需要不断地探索。”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张晶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