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文物局拟明确抗战文物的认定、保护利用及管理

2017年08月01日 10:52    来源: 中国经济网综合    

  中国经济网北京8月1日讯 国家文物局网站消息,近日,国家文物局拟订的《抗战文物保护利用导则(征求意见稿)》向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文物局(文化厅)征求意见。该意见稿明确了抗战文物的认定、保护、利用、管理等。

  以下为文件全文。

  抗战文物保护利用导则

  (征求意见稿)

  第一章 总则

  第一条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等有关文物保护法律法规和规范性文件,针对抗战文物保护利用的实际,制定本导则。

  第二条 本导则所称抗战文物,特指在中国境内遗存的与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有关、受国家保护的不可移动文物。

  第三条 本导则适用于抗战文物的认定、保护和利用。其他具有保护价值的抗战史迹的保护利用,可参照执行。

  第四条 坚持在保护中利用、在利用中保护,充分发挥抗战文物的历史文化价值,开展爱国主义、革命传统教育和警示教育,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促进地区和世界和平服务。

  第五条 应深入持久开展抗战文物的宣传,促进社会力量积极参与抗战文物的保护利用。

  第二章 认定

  第六条 各地文物部门应在组织详实调查和专家评估的基础上,将重要的抗战史迹认定为文物。并根据文物价值,报请各级人民政府核定公布为相应级别的文物保护单位。

  第七条 下列抗战史迹可以认定为文物。

  (一)抗战有关重要事件发生地,重要战场的遗址史迹及战时重要纪念性建筑;

  (二)见证抗战历史的重要建筑物、构筑物,抗战期间各级抗战组织和著名人物从事抗战相关活动的场所和居所,抗日英烈墓葬。

  (三)反映日本侵略者经济掠夺、残暴统治和反人类罪行的重要遗址史迹。

  (四)战时重要土木工程及军事工事;与抗战具有明显关联的市政建设和基本建设遗存。

  (五)其他国家、国际组织或人士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于中国境内进行反法西斯战争及相关活动的重要遗址史迹。

  (六)其他具有重要意义的抗战史迹及相关纪念设施。

  第八条 体量巨大的战场遗址、抗战公路、抗战航线、工矿企业等相关遗存,以及因事件、生产等形成的具有紧密内在关联性的抗战文物群组,可以认定为包含多个文物点的一处文物。

  第九条 具有重要价值但主体不存或遗存稀少的露天战迹地、事件发生地、烈士殉难地、日军暴行地、集团部落、抗联密营(址)等抗战遗址史迹,应依据详实的历史记载、深入的现场勘查和亲历者的口述史料等综合评估和认定。

  抗战史迹和环境特征物证已全部消失的,不宜认定为文物,但应设立说明牌进行标识。

  第十条 与抗战有关的文物如果具有多方面的历史、艺术、科学价值,且其他方面的价值更为突出的,可认定为其他类型的文物,在其文物档案和对外展示中应体现与抗战有关的内容。

  第十一条 著名抗战人物的出生地(故居)和抗战期间的居所,应根据其与抗战的关联性确定是否为抗战文物;抗战期间建立、已经迁址的抗战烈士殉国纪念地、烈士墓、抗战纪念设施等,其原址可视同为抗战文物。

  第三章 保护

  第十二条 抗战文物的保护,以不改变文物原状为原则,以真实、完整地存续抗战历史信息及其价值为目的。

  第十三条 抗战文物应根据其存在形态、物质构成和环境特征等,实施分类保护。各种类型抗战文物的保护措施,应符合相关的法律法规、技术规范和标准。

  抗联密营、抗战公路、战场遗址、集团部落、万人坑、惨案遗址、反人类罪行遗址等与传统文物类型具有明显差异的抗战文物,应加强研究,探索科学的保护技术和方法,采取针对性保护措施。

  第十四条 抗战文物本体及其周围环境,以及修建于抗战期间的纪念设施,是抗战文物的有机组成部分,应实施整体保护。

  与抗战文物史迹相关的可移动文物的征集保护,包括对遗址史迹相关事件亲历者、幸存者、见证者的采访和口述资料的保存,应纳入抗战文物保护工作范畴。

  第十五条 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军队和地方武装进行抗战的重点地区,以及其他抗战文物分布集中的地区,对相关遗址史迹应实施整体保护,形成抗战文物重点保护片区。

  第十六条 对抗战文物实施环境整治,除应符合文物保护有关法律法规规定外,对于能够反映抗战相关事件价值特点的地形、地貌、构筑物、植被等具有标识性的环境特征,应纳入重点保护范围。

  调查发现有地下遗存的,应进行考古发掘和保护。

  抗战文物中具有重要历史价值的信息载体已消失的,如确有必要,可在具有科学、客观、可靠历史证据的前提下以恰当方式予以复原,但复原部分应予以明示,加以区别。

  第十七条 土坯房、砖木结构房屋等质地脆弱、易于坍塌损毁的抗战文物,在建筑格局、外观立面等保持其抗战时期风貌的前提下,(在可逆的基础上)适当采用新材料进行本体加固处理。

  第十八条 抗战公路、矿区遗址、战场遗址等体量巨大的抗战文物,可选取若干具有代表性的部分(文物本体)实施重点保护,鼓励采取多元的方式详细、完整记录文物史迹的全貌。

  仍在持续原生产功能的抗战有关工业遗产,选取已无使用功能的部分代表性遗存实施保护。

  第十九条 具有重要价值但主体不存或遗存稀少的战迹地、事件发生地、烈士殉难地、日军暴行地、集团部落、抗联密营(址)等抗战遗址史迹,可作为遗址保护。遗址区域内与抗战活动相关的石块、树木、洞穴等自然见证物应作出标识,并加强对周围自然景观历史风貌及典型地貌的保护。同时加强相关口述史资料的收集和留存。

  第二十条 万人坑、惨案遗址、日军实施人体试验和细菌战场所等侵华日军反人类罪行遗址,应在科学、规范的考古调查和适当的发掘基础上进行保护。对发现的遗骨、遗物等进行严格的科学技术鉴定,确保证据效力。对遗骨、遗物的保护应有利于证据效力的持久存续。

  第二十一条 抗战文物应坚持原址保护。个别经过特殊批准确需迁移的,应经过严格的专家论证和审批程序。实施迁移必须取得并保留全部原始资料,详细记录迁建的全过程。

  抗战文物建筑不能擅自改建、添建或拆除,确需改建、添建或拆除的,应依法报批后实施。

  第二十二条 在抗战文物周围增加的必要设施,应最大限度地限制其高度和体量,在材料、色彩等方面与抗战文物本体相协调,并尽可能远离抗战文物本体,以避免影响抗战文物价值的发挥或影响文物风貌。增加的设施必须是可逆的。

  第四章 利用

  第二十三条 抗战文物的利用应坚持社会效益优先的原则,充分发挥抗战文物印证历史、缅怀英烈、警示后人、教育人民、服务大局的作用。

  第二十四条 抗战文物应在全面评估和有效保护的基础上,充分考虑其价值、特征、载体、保存状况、环境条件、权属现状和影响力等因素,分类进行适度的合理利用。

  第二十五条 抗战文物的利用,应当在开展再利用性评估的基础上进行,充分考虑遗址史迹的自然条件、地域特征,鼓励针对区域特色和文物类型创新保护利用模式。

  第二十六条 国有抗战文物应尽可能向公众开放,有条件的地方可以依托抗战遗址史迹建成遗址公园或专题博物馆、纪念馆等对公众开放的场所。

  用于公益事业单位或办公场所的抗战文物,可采取部分开放等方式。暂不能对外开放的,应在悬挂保护标志的同时树立说明牌,方便公众辨识。

  非国有的抗战文物,应依照所有权人的意愿,选择是否对外开放;确定对外开放的,应公布开放的具体办法。

  第二十七条 向公众开放的抗战文物,应提供完善的服务配套设施,健全观众承载量的控制指标和管控措施,切实保障观众和文物的安全。

  第二十八条 依托抗战文物进行经营活动的,应注重对抗战文物原有历史文化信息的延续和传承,谨慎选择适宜的经营项目,并酌情开辟展示场所;不宜开展与抗战文物历史文化意境相悖的过度商业活动,片面追求经济效益。

  第二十九条 加强对抗战文物内涵价值的基础研究,鼓励文博单位、高等院校、科研机构和各界专家学者、社会人士参与抗战文物陈列展览和宣传教育的调查研究。

  与抗战文物相关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国家一级博物馆,应积极带动挖掘和整合各类抗战文物资源,加强联系协作,着力建成地方及全国抗战史资料中心、研究中心和陈列展览的策划设计中心,并向专家学者和广大公众开放。

  抗战文物的档案资料及口述记录应在史迹管理部门保存副本,并能够被查阅。

  第三十条 鼓励社会力量参与抗战文物研究成果的推广应用。研究成果应为陈列展览、图书出版、网络传播、影视作品等提供学术支撑。

  第三十一条 依托抗战文物的陈列展览,应基于对其内涵价值全面、深入的研究,其主题和内容,应真实、完整、准确地展现遗址史迹的内涵特征和所负载的历史信息。

  第三十二条 依托抗战文物的陈列展览,应以彰显主旋律、传递正能量、弘扬民族精神、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捍卫世界和平为主旨;突出个性特色,避免重复雷同,励创新展览理念和展示方式。结合相关可移动文物、档案图片、文字视听资料等,丰富展览内容,增强展览的生动性、诠释力和吸引力,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服务。

  第三十三条 抗战文物的展示,应严格区分原状陈列和复原陈列;复原陈列应具有客观、可靠的历史依据。与遗址史迹无确切关联的文物不宜在原状陈列中使用;相关辅助展品应明示,易于观众识别。

  战迹地、事件发生地、烈士殉难地、日军暴行地、集团部落、抗联密营(址)等遗存不明显的抗战史迹,辅助展示方式须经专家论证,说明牌和标识要求醒目、完整、有史实依据。

  第三十四条 万人坑、大屠杀、细菌战、无人区、惨案遗址等,利用方式应以教育功能为主,不宜用作其他利用方式。对死难者遗骨的展示方式,应符合《国际博物馆职业道德准则》等对人类遗骸展示的有关规定,充分尊重伦理要求和死者尊严,相关悼念活动的安排应遵循民族文化习俗。

  万人坑遗址不宜异地复原展示。

  第三十五条 规范和加强观众参观的引导工作,参观抗战文物特别是抗日英烈墓地、万人坑、大屠杀、细菌战、大轰炸、无人区或相关纪念地时,应衣冠整齐,庄严肃穆,禁止大声喧哗和打闹嬉戏。

  第三十六条 切实做好展览中抗战文物的讲解,讲解内容应真实、准确、生动,不得附会缺乏历史依据的故事情节或其他内容。

  讲解应结合不同观众的特点,特别要针对当代青少年对抗战历史感知少、理性认识有限的状况,更多从人生信念、文化视角进行阐释解读,从揭露法西斯反人类罪行的道德层面给予引导。

  第三十七条 积极拓展抗战文物的展示传播渠道,努力扩大宣传教育覆盖面。通过将抗战文物纳入红色旅游规划,列入红色旅游线路,纳入区域交通宣传、广告和标识系统,纳入中小学课外教学、党团日活动;创办抗战文物专题网站、网页、数字博物馆等;围绕抗战胜利纪念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烈士纪念日、清明节,以及国际古迹遗址日、国际博物馆日、中国文化遗产日等重要时间节点,加大宣传,逐步形成长效机制。

  第三十八条 依托涉及多国和容易引起国际关注的抗战遗迹如盟军参战遗址、盟军纪念设施、战俘营、慰安所,以及人体实验及细菌战、万人坑等侵华日军反人类罪行遗址,通过面向境外征集文物史料、召开有关学术讨论会、举办抗战主题文物展览、邀请外籍人士和海外华人华侨参访凭吊等形式,在国际反法西斯阵营中传播中国声音,宣传中国在二战中的地位、作用和影响力。

  第五章 管理

  第三十九条 各级文物职能部门应切实加强对抗战文物保护利用工作的指导、协调和监督力度,将管理贯穿抗战文物保护利用的全过程。抗战文物的管理应建立有效的保护责任制和政策保障机制。

  第四十条 抗战文物资源富集地区的文物部门应积极牵头构建多部门联动的抗战文物保护利用协作机制,动员各界专家学者、社会人士广泛参与;组织开展抗战史迹系统调查研究,建立抗战史迹基础数据库;对具有重要价值的抗战史迹进行评估认定,纳入文物保护范围。

  第四十一条 抗战史迹经公布为文物的,应及时依法做好保护工作;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的,应依法设立文物保护标志,划定保护范围,建立档案,明确保护管理机构和责任人。

  第四十二条 依照下列方式确定抗战文物保护管理责任人:

  (一)国有抗战文物,有保护管理机构的,保护管理机构为保护管理责任人;没有保护管理机构且属于直管公房的,公房管理机构是保护管理机构责任人。

  (二)属于其他公房的,使用人为保护管理机构责任人。

  (三)非国有抗战文物,所有权人为保护管理责任人。

  (四)所有权不明确的,由所在地方人民政府指定保护管理责任人。

  对于非展示功能的抗战文物,由文物职能部门按照保护规划,对保护管理责任人提出相应的管理要求。

  第四十三条 抗战文物的保护利用应编制规划或计划。对不同保护级别的抗战文物,应制定分级保护措施。

  位于工矿企业工程建设或采矿作业区域内的抗战文物,应由管理使用单位和文物部门共同组织制定专项保护措施,确保抗战文物免受施工的破坏和损害。

  第四十四条 抗战文物资源富集的地区以及大型抗战遗址群、线路等,可组织编制抗战文物保护利用区域或片区规划。抗战文物跨区域集中连片分布的,可探索建立抗战文物区域性组织,形成抗战文物保护利用的合力,探索不同区域、不同类型抗战文物保护利用的有效模式。

  第四十五条 各级文物部门应组织开展对抗战文物的定期巡查、动态监测和评估,发现保护利用问题的,应及时整改,并接受社会监督。对因建设破坏、自然侵蚀、保护利用不当而导致抗战文物严重损毁或灭失的,应依法依规予以处理。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张晶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