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动漫公司95%不盈利 未能探寻到相对靠谱的盈利之路

2017年07月24日 09:03    来源: 每经网-每日经济新闻     白芸

  原标题:中国动漫公司95%不盈利 彩条屋影业总裁易巧:市场将会归于理性和多元化

  自2015年国产动画《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以下简称《大圣归来》)一举拿下9.57亿元票房后,暑期档似乎成为了非低幼向国产动画的“兵家必争之地”,“谁会成为下一个大圣”也成为一个固定话题。

  而这背后,是以“三级跳”形式急速扩张的动漫市场。据文化部统计,2009年我国动漫产业产值仅有368亿元,而2014年已经突破1000亿元。此外,据《2017~2022年中国动画电影市场竞争态势及“十三五”投资规划研究报告》预测,2020年前后,中国动漫市场能达到近5000亿元的市场价值空间。

  每经影视记者梳理发现,从2010至2013年,瞄准儿童市场的《喜羊羊与灰太狼》系列都是每年唯一票房过亿的国产动画电影。从2014年开始,国产动画票房开始迅猛增长,其中《十万个冷笑话》成为第一部票房过亿的国产成人动画电影。2015年,国产动画票房爆发性增长破20亿元,一部成人动画《大圣归来》创造了9.57亿元的票房奇迹,被冠以“国漫曙光”之名。2016年,整个电影市场进入冷静期,走进院线的国产动画电影票房虽增速也放缓,但却也入账23.43亿元。

  与此同时,资本也敏锐地嗅到了市场的变化,各大公司争相入局。在这些票房得胜者背后,也不乏光线传媒、万达影视、华谊兄弟、乐视影业等“业内大鳄”。《大圣归来》上映数月后,光线传媒高调宣布成立彩条屋影业,投资13家动漫公司。近期,爱奇艺、企鹅影视、网易动漫等都纷纷扎堆投资国产动漫项目。

  然而,和资本热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耗时、耗钱、耗力并认真去做的国产动画大多都未能探寻到一条相对靠谱的盈利之路。彩条屋影业总裁易巧告诉每经影视记者:“我说的更绝对,95%的动漫公司都不盈利”。

  成功的公司利润好 不成功的面临破产

  作为彩条屋“出道”的第一部作品,《大鱼海棠》一“出镜”即获得20%的高排片,斩获5.65亿元的不俗票房,但未能复制《大圣归来》9.57亿元的票房奇迹。而今年暑期档,令人颇感意外的是,彩条屋选择了个人风格清奇的《大护法》。

  《大护法》的尺度远超许多真人电影,这个看似常见的动画片展开的却是一个满是杀戮、集权、恐惧、爆头的故事。因此,彩条屋自动为《大护法》分级为“PG-13”,建议13岁以上观众观看。作为投资方,为什么彩条屋执着于“棘手”的《大护法》?

  彩条屋影业总裁易巧对记者表示,《大护法》有三点令他动心。“一是强烈的个人风格,中国传统的水墨风格,搭配西部片手法,暴力与美学兼具;其次,不思凡(《大护法》导演)的作品有非常强的原创精神,世界观、故事、人物、台词完全都是原创,没有任何IP做背书;还有就是他的思想深度,他对于人性的理解和挖掘,我觉得我们是时候做一些有‘脑子’的中国动画了。以往的作品更多希望做‘合家欢’,其实我觉得这是个伪命题,我们现在根本做不出合家欢,做出来的大多只是相对劣质的低幼产品,反而深深伤害了成人观众。”据查,彩条屋之前出品的《果宝特攻之水果大逃亡》《我叫哀木涕之山口山战记》主打“合家欢”,却仅获得834万元和1216万元的惨淡票房。

  而对于《大护法》可能带来的投资失败,易巧则表示愿意承担后果。“我看到样片之后就没有考虑过网络发行,一定会努力先让它上院线,哪怕上不了,这个损失彩条屋也能承担,与其说赌,不如说我们是真的喜欢,看重它对动画市场带来的影响,这个比赚钱意义更大。”

  近日,资本似乎来得凶猛了一些。几日之内,爱奇艺和光线传媒合作推出第一部网络国产动画电影《星游记》,网易漫画与漫威合作打造国内首部漫威超级英雄漫画,企鹅影视欲与腾讯动漫、玄机科技等推出近百部国漫作品。不过,制作原创动画是出了名的周期长、门槛高,又有种种不可控因素。易巧亦告诉记者:“我说的更绝对,95%的动漫公司都不盈利。”

  那么,热钱的涌入,是否能解动画行业的资金之困?动画产业目前到底处于什么样的状态?“动漫公司的现状是成功的公司利润非常好,比如《大鱼海棠》《大圣归来》《熊出没》系列,不成功的甚至面临破产,大部分公司还在酝酿作品的过程中,这一两年就会见分晓,会是阵痛期,会出现强烈的两极分化,好的更好,差的更差,市场将会归于理性和多元化,不一定每家公司都要做电影。”

  到了今年,彩条屋已走到第三年,当初投资的那13家动漫公司又怎样了呢?“出了作品的公司基本都是盈利的,另外一些在潜心创作中,成本基本都是彩条屋来承担,没有让他们考虑盈利问题,做出来好作品,自然会获得很大的收益”。

  《阿唐奇遇》首日票房518万 照此趋势回本很难

  连续出品了《小门神》《阿唐奇遇》两部动画长片的追光动画CEO王微,对记者叹道:“难啊,做动画一直都很难,将来还会更难。”从公司成立伊始,王微就笃定要做“面向大众合家欢”的CG动画。当记者问及2D动画时,他一脸惊讶道:“在我进入这个行业之前五年,这个就已经过时了,迪士尼十年前就把二维动画组全部解散了。”

  但是,CG动画显然需要更多的资金投入。据王微介绍,皮克斯动画的成本,平均一部约2亿美元,而《小门神》的制作成本为1000万美元(约合6700万元),《阿唐奇遇》稍高些为8500万元,“我们其实只有8500万元,还要做出一个品质让普通观众觉得挺好挺精致的,差不多有皮克斯的感觉。”王微把这种感觉比作造飞机,“像造个飞机似地,这么做出来不错,有的跟波音跟空客差不多,成本只有他的1/12。”

  去年的《小门神》票房止步7868万元,离王微预估的2.5亿元回本票房相差很多。而刚上映的《阿唐奇遇》,质量较上部有了显著提高,也融入了更多心思,然而首日排片仅8.8%,首日票房518万元,比“分众”的《大护法》还低,照此趋势很难回本。“合家欢很难,因为想要做到这么多不同阅历、不同经历的人都会喜欢一个电影,是很难很难的事情,做成功的典范很少,做不好就变成儿童电影。”王微坦言。

  砥砺前行的国产动画,何时才能迎来自己最好的时代?“资本进来是好事,说明关注的人更多了,机会也更多了,但是做好作品才是更对的事,我们的市场如果有10个《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大护法》这样的作品才能算真正崛起了,那才是最好的时代。”易巧对记者如是说。

  每一次创作都没钱,有人给你点钱都不大敢玩别的类型

  2015年7月,一场《大圣归来》映毕,灯光亮起时,不思凡曾在影院的椅子上坐了很久。“我想我懂他,可能比很多自来水更懂一些,因为我也在做一部动画片,已经做了2年”。而这部“正在做的动画”,就是近期上映的《大护法》。

  不思凡第一次为人所知是在2004年,因为一部时长不过半小时的flash动画短片合集《黑鸟》,那时他还叫作“悠无一品”。许多人被《黑鸟》那种粗砺难掩的独特气质圈粉,而彼时,不思凡还并未真的进入动画行业,动画还只是他在电信局上班之余,在晚间捣鼓的爱好。

  4年后,不思凡辞职来到了杭州,真正进入了动画行业。而此时的他发现,动画远不是自己理解的那样。“到了动画圈我才知道,那时候的动画跟以前的漫画环境是一模一样的,真的好凄惨,几乎所有的原创人都在问一个问题:动画应该怎样赚钱。”

  此后六年中,不思凡又陆续创作了《小米的森林》《妙先生》等动画短片,其中不乏中国风、武侠、少年、异域等相似元素。这一方面来自不思凡的童年和故乡体验,“农村的山水、奇怪的土地人偶、简陋有意境的民居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我在绘制背景分镜时对山水比较顺手,因为太熟悉了,风景都在脑子里。”不思凡告诉每经影视记者。

  而另一方面,是来自资本的制约。“因为我每一次创作都没有钱,之后有人给你点钱或者支持,其实你都不大敢玩别的类型,因为做熟悉的东西,可以节省成本,自己也会非常顺畅。”

  直到2014年,即使已经有成人向动画电影《十万个冷笑话》斩获了过亿票房,动画产业都依然面临种种困境,不思凡刚开始创作《大护法》时,初始团队仅4人。“几乎所有国内的动漫工作室都缺人,导演、分镜、设定、原画、动检、制片、编剧……没有不缺的。”

  而现在,《大护法》终于上映,两年前的《大圣归来》也揭开了“国漫曙光”的一道口子,那么现在国产动画的资金问题还是“心头大患”吗?

  “我觉得现在市场对动画越来越重视,作品发布渠道也越来越多,有想法的人总会被认识,现在拿到投资并没有那么困难了。”不思凡如此告诉记者。不过,他认为现在还未到国产动画最好的时代,“现在动画的环境在慢慢变好,但动画类型还是有些单一,可能等到各种类型动画百花齐放的时候,才是我们最好的时代。”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张晶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