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演出市场产业链正日趋成熟 亟待整治

2017年06月06日 08:32    来源: 北京商报     卢扬 王嘉敏

  原标题:揭开山寨明星的寄生链条

  

  山寨明星频繁出现在各种演出场所

  

  

  歌手伍佰近日针对山寨明星“月光伍佰”假冒自己,出席商演活动一事发出的声明引发业内外热议。相比一线明星动辄百万元的出场费,让人难辨真假的山寨明星演出一场最高不过5万元。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从最初的单打独斗,到如今抱团取暖,这条寄生于明星光环下的山寨演出市场产业链正在日趋成熟。

  一年千场

  一直以来,明星都无疑是商业演出市场的宠儿,然而动辄百万元的出场费却让许多二三线城市的演出商乃至品牌商望而却步。2006年,几位多年从事演艺工作的人发现了山寨明星背后的无限商机,并在江西建立了专门的中国山寨明星艺术团。号称“用少量的投入,达到百万的明星回报效果”的中国山寨明星艺术团成立之后,便开始常年承接各种商业演出、演唱会、品牌代言、电视栏目演出等,截至目前该团已有600余名山寨明星演员,每年的演出数量高达上千场。

  “山寨明星演出已经是一种潮流,我们的演员不但与明星本人在外貌上十分相似,专业功底也十分过硬。”中国山寨明星艺术团团长杨世林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诸如刘德华、张学友、范冰冰等一线明星,仅是出席商业演出活动便需花费几百万元,但是山寨明星的演出费最高不过5万元,“如果山寨三四线的明星,仅需几千元”。

  “二三四线城市对于商业演出的需求其实并不逊于一线城市,然而许多一线明星却甚少进驻,而这恰恰为山寨明星提供了很大的生存空间。”某演出商乔女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除了商业演出外,夜店、酒吧也是山寨明星的演出聚集地,通过以假乱真的方式,既达到了吸睛效果,又为主办方实现了吸金的目的。”

  团队作战

  “别看这些演员是在模仿山寨明星,但他们的演出排场可并不比真正的明星小。”燕郊某建材城负责人刘先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上个月我请了三个演员来为端午节促销活动做演出,整个过程的食宿都要我负担,虽然往返机票为经济舱,但光机票我就花了近1万元。”

  一度火爆的音乐选秀节目,曾让不少擅长模仿明星的人们找到了出名的机会。“但这种出名只是昙花一现,如果没有专业的团队去运营,山寨明星很快便会被市场遗忘。”演出经纪人王女士强调。

  据杨世林介绍,目前中国山寨明星艺术团对于外接商业演出已经形成一整套成熟的操作流程,“每场演出会配备相应的随行人员对接整个演出项目,服装、化妆、道具由演出团队自理,每位山寨明星演员可表演3首曲目,我作为团长会亲自到场指导大型演出项目。而商业演出活动的主办方需为山寨明星演员提供三星级标准住宿,并报销往返经济舱机票。正规的经纪公司如何运营旗下艺人,我们就如何运营山寨明星”。

  尽管山寨明星的演出执行层流程已相当成熟,但在演出费用定价方面却十分混乱。在北京商报记者多次要求下,杨世林始终未能给出一份明确的报价单,仅被告知单人单场演出费用从5000-5万元不等。当北京商报记者询问如果将山寨的李玟、蔡依林、张惠妹、韩红、杨坤、梁静茹做成拼盘演出的具体费用时,杨世林表示10万元以内可以完成演出。

  亟待整治

  5月31日,山寨明星“月光伍佰”假冒歌手伍佰出席商演活动被揭穿,伍佰的经纪公司发文称,如演出单位明知邀请演出的人员身份为假,却仍以伍佰的名义进行宣传,属于欺诈行为,将举报相关单位。然而有歌手经纪人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明星对于山寨演出颇感无奈,因为这些山寨明星演出的影响力有限,有些并未对明星本人的权益造成太大侵害,但是追责成本却很高,取证也比较困难,而且很多山寨明星演出是以模仿的方式让公众感觉他“像某个明星”,难以从法律上界定侵权。

  北京市东易律师事务所律师赵虎指出,明星与普通人一样享有肖像权,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以明星肖像为噱头进行商业性宣传,必会构成侵权。与此同时,很多演出山寨的不仅是明星的肖像,还有明星的歌曲或者影视作品,这些内容未经允许通过商业性演出实现盈利,同样构成侵权。

  “山寨明星演出虽然有很大的市场,但也确实游走在法律的边缘。”乔女士表示,无论是模仿还是冒充,山寨明星演出总体上是在误导观众的视觉体验,长此以往会扰乱演出行业的秩序,而且这些山寨明星的演出质量参差不齐,这对明星本人的名誉也是一种损害。此外,很多三四线城市演出资源匮乏,如果不对山寨明星演出加以约束,劣币驱逐良币,优质演出资源自然难以进驻。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邵希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