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影视文娱产业有待进一步金融化

2017年05月10日 11:08    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     陈军君 窦滢滢

  原标题:影视文娱产业有待进一步金融化

  

  2017北京国际电影节期间,中外建(北京)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外建基金”)、中城院深圳前海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联合主办,中建睿博(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承办的2017北京国际电影节“文影投联”首届投资人晚宴,宣布“文影投联”平台成立、“文影投联影视文化基金”正式启动。两大产品的发布,预示了此前以房地产、基建为主要投资领域的中外建基金开始涉足文娱产业。

  以传统产业投资人的视角观察影视文娱产业,中外建基金有怎样的发现和评估?对文创产业的产融结合有怎样的心得?作为 “新晋势力”,中外建基金能为转型期的影视文娱产业投资带来哪些新的可能?

  中国经济时报为此采访了中外建(北京)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裁、投资研究部总经理李琦。

  中国经济时报:中外建基金此次发布的两大产品,出于怎样的规划?期望达成怎样的目标?

  李琦:之前在私募基金领域,我们将标的定在房地产、基建,对轻资产涉及较少。当私募投资基金在大量解决房地产和基建类资产的资金需求时,我们从2015年开始考虑这部分私募资金下一步往哪里去。随着对影视文化产业的不断了解和一些积累,我们发现可以将房地产、基建类私募基金的一些成熟经验和做法,运用到以影视文化为代表的轻资产领域,“文影投联”平台和“文影投联影视文化基金”由此应运而生。我们的目标是,在能力范围内探索出一套能够推动影视文化行业发展的新的产融模式。

  中国经济时报:怎么评价影视文娱产融结合的现状?

  李琦:目前我国影视文化行业主要的资金来源有政府出资、行业内资金再投资、行业外部资金直接投资以及私募影视投资基金等,近年来私募影视投资基金的占比不断扩大。影视文化属于创新型内容投向的产业,对投资者实力和专业度都有一定要求,而私募基金以其较少的投资限制、较灵活的投资方式和较长的投资周期等特点逐渐成为影视行业资金的重要来源。目前,私募影视投资基金在国家政策引导和市场选择的双向驱动下正逐步形成投资风向,成为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相结合的典范。就目前情况而言,成立“文影投联”平台可以让影视文化行业了解房地产、基建类私募基金的资金属性,同时也让资金方熟悉影视文化行业的资产属性,产业和资本彼此了解、彼此学习,提升产融双方的沟通效率。当两者在平台上达到双向流通和融合后,我们会尝试在某个细分领域建立起多边的长期战略合作关系,逐步实现影视文化投资的进一步金融化。

  中国经济时报:这个行业还没形成一套有效的金融化框架?

  李琦:影视行业比较特殊,没什么固定资产可做抵押,银行等传统债权方式融资比较困难;国内影视公司基本都很年轻,行业集中度低,大多宣传排映能力存在短板,收入不稳定,较难达到上市条件,传统股权方式融资退出方式不明。现在我们看到只有少数公司在做影视文化产品的金融化工作,比如和力辰光,他们的完片担保实际就是一种金融产品。我们希望引入有效的风控措施和完善的结构化方案,丰富私募影视投资基金的产品类型,提供更多的风险收益类型供资金方选择。这是我们今后想做的。

  中国经济时报:就影视制作而言,好莱坞是对标体系,金融和影视业结合,全球是否有较为成熟的对标体系?

  李琦:好莱坞体系在电影剧本出来之后,剧本的收益权直接找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抵押,金融机构会依据既往数据对收益权进行估值,然后进行多层次杠杆融资。在国内,影视投资基本是平行投资,且少有抵押或质押担保,投一分钱占一份股,加上没有担保措施,造成一次或多次杠杆投资的缺失。好莱坞体系能较大限度地保证电影创作本身的意图,因为大多数投资人只是拿一个固定收益,或者一部分浮动收益,并没有更多话语权,而是全权委托拍摄团队、制作团队进行电影制作的。

  中国经济时报:美国这套体系已经很成熟了吗?中外有没有差异化的问题?

  李琦:在美国由保险公司和其他金融机构基于标准的电影制作会计系统,先进的追踪、报告程序和大量既往数据可以为影视文化制作提供充足的、多层次的资金来源。中国的问题有以下几点。

  其一,剧本的收益权如何进行确权,有没有一个部门可以在我们这里做备案或登记?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还有这种收益权如何评估,当然行业有一个默认的,认为某些导演出来收益会多,某些导演出来收益会少,比如某些演员近年的收益如何等,需要建立一套完整的评估体系。

  其二,中国的影视产业尚未完全工业化,不明确的领域较大,造成金融属性较低。如果影视文化有办法建立一个如房地产、基建行业这样较为透明的投融资体系,就能摆脱是圈内人的游戏的现状。

  其三,国内太缺乏具备精通电影制作、财务管理和流程控制的复合型人才。

  中国经济时报:需要大数据的支持吧?

  李琦:是。比如电影公司统计近三年某个导演或某个演员的总票房,反过来统计他的收益在未来的概率有多少,可以拟核出一个相对准确的数值,这套系统在房地产和基建行业已经在大量应用,不同地块、不同户型,是很容易预估的。目前影视行业这样的一套成熟的系统比较少。

  中国经济时报:风控呢?有人说,在国内做影视投资,考察的不是你的数理化,而是你对中国政治、历史和国际关系有多熟悉。近来热播的《人民的名义》就是一个鲜活案例,开工前退出的投资,现在追悔莫及吧。

  李琦:这也是我们先做一个“文影投联”平台的原因。两个行业融合需要一个桥梁,相互不了解的情况下风险会被放大,风控也无从下手。双方在一个平台上充分探讨,充分暴露彼此的风险收益偏好,才有可能做下一步工作。

  中国经济时报:未来中外建基金在影视文娱产业有怎样的投资规划?

  李琦:我们跟一些制片机构探讨合作的模式,由制片机构提供比较好的片源,他们的原始出资人投资一定比例后,我们以私募基金的形式配剩余的投资,并在一定的预期收益下获得优先分配权,同时将基金产品进行分级,吸引多层次资金的加入,可能会尝试收益权抵押,我们跟三五家制片方在推这种模式。

  中国经济时报:近年影视界热炒一些IP,你们会追踪热点吗?

  李琦:这几年因为文化市场的繁荣,新热点层出不穷,一些热点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这并不符合私募基金资金的属性,因为私募基金是要求长期稳定收益的一种产品,并不同于个人投资。私募投资基金作为受托理财,为客户奉献回报,恐怕不太会在意短期的市场行为。我们会做一些筛选,尽量跟我们的资金属性相匹配。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邵希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