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KTV:“小房间”有小尴尬

2017年03月29日 08:31    来源: 北京日报     韩轩

  原标题:迷你KTV,“小房间”有小尴尬

  

  ▲商场内的迷你KTV,玻璃门上并无遮挡。

  ?一位小麦霸正在体验迷你KTV。

  本报记者 韩轩摄

  

  想唱就唱,唱完就走。近来,一座座迷你“玻璃亭”在北京新中关、西单大悦城、王府井apm等大型购物中心遍地开花,这是友唱M-Bar、咪哒miniK、WOW屋、聆哒miniK等近十家品牌的迷你KTV在商场落地。走进里面的人,手持麦克风摇头晃脑,外面却几乎听不见声音——主打方便快捷的迷你KTV为麦霸们消磨了碎片时间。但由于私密性欠佳、价格偏贵等体验,在这1平方米左右的小房间里纵情歌唱,还是有一点小尴尬。

  傍晚时分,欧美汇购物中心二楼一角矗立的三间迷你KTV里,坐满了歌唱正酣的麦霸。从外面望去,几间玻璃亭并排而立,每间迷你KTV里设有两把高脚椅、两只麦克风,最多可供两人同时点唱。让人略有尴尬的是,透明的玻璃亭侧边虽配有布帘,但正对着商场的门却毫无遮挡,歌唱者的一举一动、唱歌时电子屏幕上的画面,还是会收入来往顾客的眼底,引得从外面经过的路人好奇地观望。

  在大众点评网上,网友们对迷你KTV最常见的评价是“贵”。在友唱M-Bar内,屏幕显示的价格是点唱一首歌12元,如果按时间购买套餐,15分钟套餐的价格为30元,30分钟套餐为57元,忙时价格还要翻1.5倍。用微信扫码支付后,屏幕左下角立即开始倒计时。据了解,市面上经营的传统KTV,能容纳三四个人的小包房,唱一个小时的价位大概在50元左右,价格只有迷你KTV的一半。

  “15分钟30元是贵,不过普通的KTV也不可能让你只唱15分钟。”王府井apm六层百老汇影城外,等候电影开场的小张刚从大厅里的迷你KTV亭里走出来。对他来说,这是消磨候场时间的最佳选择,“打发时间嘛,刚才有一首歌唱得还行,我就直接分享到朋友圈里去了。”迷你KTV是通过手机扫码登录和支付,演唱结束后,歌曲录音可以直接推送至手机微信。

  “迷你KTV的价钱确实偏贵了一些,但分享歌曲录音,契合了人们的社交需求,抓住了年轻人喜欢在朋友圈进行个人秀的卖点。”作为音乐行业内人士,“一米观察”创始人王毅在三里屯和世贸天阶等多地体验了迷你KTV。在他看来,K歌倒在其次,分享和社交才是迷你KTV的生存之道。据了解,迷你KTV还会在用户演唱时,在屏幕上实时显示演唱得分以及他的全国排名情况,并吸引用户参加付费的“麦霸大赛”,争夺奖品。

  不过,在实际体验中,分享歌曲并不像想象中那么顺畅。记者发现,虽然演唱现场的声音效果不错,但推送给用户的录音不时出现演唱节拍与伴奏相对延迟的情况,音质也比演唱时听到的相差甚远。这样的录音质量让许多用户选择放弃分享歌曲。“感觉演唱时耳麦里听到的声音像是‘美颜’过的,录出来再听却是‘素颜’,不好意思分享到朋友圈了。”听过自己的录音后,在校大学生刘涵笑着说。至于演唱评分和全国排名,迷你KTV评分系统与传统KTV一样,存在准确率不高的问题。刘涵说:“我全程唱‘啊’也可以得高分,但有时候好好唱的分数却不太高。”

  “年轻用户已经拥有了为音乐付费享受的意识,也愿意通过个人秀在社交平台展示个人魅力。从这点来讲,迷你KTV有发展潜力。”不过王毅认为,迷你KTV想要走得更远,还要提升用户体验。就拿迷你KTV的高价位来说,“用户承担的高额费用其实是商场租金等成本转嫁而来的,目前成熟的广告模式或商业模式还没有建立起来。”

  延伸

  K歌房闲时被当作休息室

  迷你KTV出现在商场之中,为想唱就唱的麦霸们提供了不少便利,但由于没有专人管理,不少迷你KTV也出现设施被损毁、空间被占用的情况。

  记者在走访多家商场后发现,非工作时间是迷你KTV的“忙时”,而在工作日的上午或下午,迷你KTV多有闲置。每当此时,KTV亭就会被不少路人当做“有隔音效果的休息室”:有的年轻人逛街逛累了就在亭中休息,有的家长把孩子送到附近儿童乐园后趁机在这儿打盹,还有一些情侣则坐在亭中聊天。而此时想唱歌的顾客不得不在外等候,站了一会儿却发现,里面的人既没在唱歌,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只能怏怏地走开。

  卫生与硬件损坏问题,偶尔也会出现。记者在一些迷你KTV亭子里的点唱机旁发现少量垃圾,还有上一位顾客留下的零食包装与奶茶纸杯。在新中关购物中心的两间迷你KTV中,其中一间的便利手机充电插头发生断裂。而其他的迷你KTV中也发现了话筒线被破损的情况。对于这类故障,使用者虽然可以向在线客服报修,但有一点是更多人的共识:公共设施需小心使用,公共环境还得靠大家一起维护。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魏金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