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翊:文化产业高端原创匮乏 破题要靠市场化运作

2017年03月14日 08:48    来源: 动漫娱乐     冯 彪

  原标题:中国人民大学创意产业技术研究院院长彭翊:文化产业高端原创匮乏 破题要靠市场化运作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及,发展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加快培育文化产业,加强文化市场监管,推动中国文化走出去。

  近年来,影视大片、动漫娱乐、文艺小说在丰富人们精神文化生活的同时,也形成了超万亿的产业市场。国家统计局对全国规模以上文化及相关产业5万家企业的调查数据也显示,2016年,上述企业实现营业收入80314亿元,比上年增长7.5%。

  中国人民大学创意产业技术研究院院长彭翊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专访时认为,我国文化市场由“增量”向“提质”方向不断进步,金融产品创新也对扩大文化产业融资规模、提高文化企业融资的便利化程度起到了积极作用。

  面对我国文化市场高端原创产品、知名品牌匮乏的短板,作为专家学者、同时也有地方文化部门挂职经历的彭翊认为,应深化改革,在市场层面,以转型改制、重塑市场主体为中心环节,真正实现文化产业市场化运作。

  谈现状:文化产业从增量走向提质

  NBD:近年来,我国文化市场发展很快。您认为当前我国文化产业市场有哪些特点?

  彭翊:我国当前文化产业市场活跃,由“增量”向“提质”方向不断进步。首先体现在市场主体发展壮大,特别是中小微文化企业激发新活力,成为文化市场繁荣的助推器。其次,资金、人才、版权等文化产业要素市场不断完善,为文化产业发展注入了新动力。文化市场投资日趋活跃,大型文化企业集团通过并购、控股、参股以及业务合作等形式进入文化领域,版权在价值实现和价值保护方面的重要性逐渐凸显。再次,文化产品和服务更加丰富多样,个性化定制极大程度地满足了消费者对文化产品品牌、体验等附加功能的需求,文化消费潜力也由此得到进一步释放。

  另外,从我院发布的“2016年中国文化消费指数”来看,我国文化消费综合指数持续增长,这意味着我国文化市场还有着巨大的发展空间。

  NBD:2016年文化企业无形资产评估和质押融资逐渐发展,文化企业上市热潮也高涨。您认为当下文化产业和资本市场的结合有哪些特点?

  彭翊:文化产业是一种以内容创新为显著特征的创意产业,其内容(知识产权)是实现文化价值和商业价值的根本形态,文化资本运作都离不开内容生产,因此以内容生产为核心是文化产业与金融合作的主要特点。近年来,不少金融机构推出服务文化产业的金融创新产品,对扩大文化产业融资规模、提高文化企业融资的便利化程度起到了积极作用。特别是建立银行、投资机构、保险、担保、信托、融资租赁等各类金融机构协调创新模式,形成风险分担机制,为文化企业特别是小微文化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提供整体解决方案。

  另一方面,挑战也很明显。文化产业与传统产业不同,是典型的轻资产型产业,其本身具有的高风险性和不确定性特征导致文化产业在与资本对接中存在一定信用风险。因此,为推动金融与文化产业对接,必须要建设文化类无形资产的评估服务体系,并创新担保和保险机制来降低信用风险。

  谈改革:实现文化产业市场化运作

  NBD:现在文化市场确实提质不少,但我们看到一些热门综艺节目仍存在购买国外版权现象。您认为国内文化市场原创内容不足、质量不高的原因是什么?

  彭翊:原创力不足、质量不高是我国文化市场面临主要问题之一,我认为文化原创力的关键有几个因素。首先,从物质基础来看,技术与资金的支持至关重要,《美国偶像》、《The Voice》等境外节目的成功,充分体现了资金与技术对于文化作品原创力的贡献。其次,从制度层面来看,政策、法律是支持原创的重要保障,特别是关于版权保护方面的措施,是抑制惰性和激励原创的重要力量。再次,从环境层面来看,全社会尊重人才、尊重原创并包容失败的价值诉求与氛围对于鼓励原创来说极其重要。相对而言,我国文化产业起步较晚,技术的积累和资金的支持有待进一步提升,版权保护需要进一步加强,尊重原创、包容失败的社会氛围的形成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这些都制约着文化原创力的发展。

  另外,除了在产业链前端,国内文化市场高端原创内容不足,在产业链中端,国内规模化集约化生产能力不足;产业链末端,文化市场供求脱节,文化消费潜力未充分释放,文化企业营销能力低下、知名品牌匮乏。

  NBD:日前文化部发布的《“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提及深化文化体制机制改革。您认为当前文化产业发展在体制机制上还有哪些阻碍?改革的重点在哪些方面?

  彭翊:发展文化产业重在体制机制创新。就目前来看,我国文化管理体制尚未理顺,存在多头管理的现象。各部门之间职责不明确,权限之间相互交叉、相互重叠,导致在推动文化产业发展过程中效率低下。其次是市场化、集约化程度低,企业的市场主体作用有待进一步加强。再次,没有形成系统的政策体系,减免税费、土地征用、财政补贴等方面缺乏分类细化的政策。文化立法比较薄弱,文化产业发展缺乏强有力的保障。最后是体现在思想观念上,思想没有彻底解放,偏重文化产业的特殊性,而对文化产业生产经营的客观规律没有足够重视。

  我认为改革的重点一离不开市场,二离不开政府。首先市场层面要以转型改制、重塑市场主体为中心环节,培育一批骨干文化企业,改变文化企业规模小、分散、竞争力弱的局面。其次政府层面要转变政府职能,推动政府部门由“办文化”向“管文化”转变,建立适应文化产业发展要求的宏观管理体制。同时应该不失时机地进一步放开市场准入,吸引民营资本进入文化产业领域,真正实现文化产业市场化运作。

  ◎我国当前文化产业市场活跃,由“增量”向“提质”方向不断进步。首先体现在市场主体发展壮大,特别是中小微文化企业激发新活力,成为文化市场繁荣的助推器。

  ◎发展文化产业重在体制机制创新。应该不失时机地进一步放开市场准入,吸引民营资本进入文化产业领域,真正实现文化产业市场化运作。

  ——中国人民大学创意产业技术研究院院长彭翊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魏金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