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两千年前海昏侯墓主墓室:"网红"刘贺吃火锅喝白酒?

2016年09月30日 09:31    来源: 广州日报     李晓璐

  原标题:“网红”刘贺吃火锅喝白酒?

  

  海昏侯墓出土的青铜“火锅”。

  

  刘贺的印信。

  

  海昏侯墓出土的围棋盘。

  公元前59年,34岁的海昏侯刘贺逝世被长埋于地下,2000多年后的今天,他的故事才刚刚开始。刘贺,汉武帝刘彻之孙,西汉时期第九位皇帝,在位仅27天就被废黜,是西汉历史上在位时间最短的皇帝,正史以“行淫乱”这三个字为其盖棺定论。刘贺的一生不可谓不精彩,在短短的34年人生中,他经历了王、帝、民、侯四重身份的转换,却不常为世人所知。

  广州日报记者近日赶赴江西海昏侯墓发掘现场,深入墓室甬道,并专访考古工作总负责人杨军,揭开刘贺的身后事。

  海昏侯墓是目前我国发现的面积最大、保存最好、内涵最丰富的汉代列侯等级墓葬。

  近日,广州日报记者驱车来到南昌市海昏侯墓遗址,并随工作人员进入墓园。记者看到,墓园四周都有特警警戒,所有进入墓园的人都被要求检查身份、填写表格、寄存包裹。

  或将解开刘贺死因

  整座墓园由两座主墓、七座附葬墓、一座车马坑、祠堂、厢房、园墙、门阙等建筑构成。刘贺所在的主墓室则由主椁室、甬道、车马库、钱库、粮库、乐器库等组成,地上铺着一层黄白色的椁板,几名工人正在一处撬开的椁板下挖着淤泥。

  “我们发掘的最新成果,或许还会有助于揭开海昏侯的死因。”海昏侯墓考古发掘领队杨军告诉记者,考古人员还在刘贺腹部发现了多颗尚未消化的香瓜子,这些香瓜子已被送去检测,目前尚未得出结论,但杨军认为,这可以推测刘贺去世时的季节,“香瓜子通常是7、8月成熟,如果推测属实,那么刘贺就是在夏季去世。”

  有趣的是,长沙马王堆汉墓的墓主人辛追夫人腹部亦有香瓜子,杨军认为,“如果两者确实存有关联,或代表西汉某种丧葬风俗。”

  目前考古队员正在进行墓底的发掘与椁板的保护工作,通过拆解海昏侯墓椁室,将能了解这座墓葬建造过程。杨军说:“主棺分内外两重棺,外棺在发掘现场即被当场打开,而内棺直到2016年1月才在文保工作用房被打开。棺内,躺着一具用丝绸衣服还有被子裹住的不完整遗体。面部由玉覆面,身上放有7块大小不等的玉璧,遗骸下,垫着包金的丝缕琉璃席,席下铺着100块排列整齐的金饼,5组一排,一共20排。而在遗骸的中部位置,还发现了带钩、书刀、玉具剑以及一枚写有‘刘贺’名字的玉印。”

  除去文物,考古人员也对刘贺的遗骸进行了相关研究,“刘贺牙齿保存较好,但从门牙缝来看,他生前或有疾病。通过DNA检测,我们有望得知其生前口味、身体素质、病史、他与其他墓墓主的关系等,还能判断哪些现代人可能是刘邦的子孙。”

  墓里有个青铜火锅

  杨军称,通过发掘,他们发现了一个与文献不完全相同的刘贺。

  “刘贺绝对好吃,用现在的话形容,他就是个吃货。”杨军笑言,“他在墓室中出土了一件形似火锅的青铜器,这件青铜器是个三足器,上端可盖盖子,下端连着一个炭盘,两端不通。我们发现容器内有板栗等残留物,炭盘里有炭迹。”如果证实该青铜器为火锅,那就是目前发现的最早的火锅容器,但杨军也表示,“这件青铜器或是类似保温用的瓦罐。”

  同时出土的还有一个装有芋头残留物的青铜蒸馏器,“芋头是日本制作清酒的主要原料,这不得不让我们联想,这件器皿是否与制作白酒有直接关联。如果确认,那等于将白酒的制造历史从元代推到了西汉,提早1000多年。”

  杨军还透露了一个最新发现——在墓室内发现一面衣镜,绘有孔子及其弟子画像、著有孔子的生平事迹。记者了解到,这或许是迄今最早的孔子画像。考古人员还从5000多枚竹简里看到了《论语·知道》篇,“这很有可能是失传了1800多年的《论语》中《齐论》的版本。《齐论》在东汉末年时就已失传。《齐论》与其他两个版本最大的区别就是多了《知道》篇和《问王》篇。所以等竹简被完全释读出来后,将对学术界产生重大影响。”

  对话

  现代考古要重视公民知情权

  广州日报:从被发现至今,海昏侯墓以及刘贺似乎变成了“网红”,你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杨军:首先,海昏侯墓的发掘确实是考古史上的重大发现,出土文物众多,也推动了考古研究的新进展。其次,我们对这一次的考古发现都非常重视,考古人员与文物保护人员共同协作,出土文物时也不像过去直接送进专门文物保护工作用房,而是先送进应急文物保护工作用房,相当于先进“急诊室”,后送“住院部”。同时,我们也有意识地把发掘过程积极向外界公开,让大众有充分的知情权。当代考古学走出学者的象牙塔,迈向公共考古的范畴,是考古学发展的过程与另一项使命。

  广州日报:最近也有许多小说、影视作品讲述有关考古的内容,你有关注过吗?

  杨军:我知道,比如《盗墓笔记》、《鬼吹灯》等,多数讲的是盗墓。考古不是挖墓,是用科学的手段对文物进行研究与保护。所以,那些影视作品、小说里的内容与我们专业考古完全不同,而且他们会为了满足读者、观众的猎奇心理,对许多东西进行扭曲,这也是我们如今特别关注公众知情权的原因。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张晶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