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时代的文化消费:线下转移到线上 不再"吃霸王餐"

2016年09月02日 14:18    来源: 江西日报     游静 刘艳清

  原标题:微时代的文化消费

  早上8点上班前,李琦想起昨晚微信群里热议的《人类简史》,赶紧打开电子书阅读器付费购买;上午10点休息时,她阅读了某公众微信号的美文,觉得“深得吾心”,于是点下“打赏”键,随即跳出支付界面,指纹识别支付5元;中午下班休息时,她用同样的方式付费下载了一首新歌,想起了“都快穷得听不起歌了”的段子;一天中,她还不时地关注着微信艺术品拍卖群,看微友讨论字画是她认为最快捷的学习方法;晚上,朋友聚餐结束,她打开电影购票软件,发现40分钟之后正好有一场不错的电影,而且也有好的位置,于是她在线选座,赶在电影放映前5分钟进场落座……

  这是李琦一天的经历,也是大众文化消费在微时代的一个剪影。近年来,线下的文化消费转移到了线上,并形成了更多样的消费方式。人们获取文化产品由“吃霸王餐”变为主动购买,由围观者变成了表演者,每个人都参与其中。文化消费驶入快车道的同时,“买买买”由物质转移到了精神领域,快节奏让精神世界沾满了喧嚣。

  线下到线上的转移

  微时代打破了看电影这项文化活动的仪式感。

  以前,为了在合适的时间看想看的电影,人们需要提前去电影院买票,否则只能去电影院里碰运气。

  如今,打开购票软件,可以看到当天,甚至是第二天的影院放映安排,哪些电影、什么时段,一目了然。要哪家影院、选什么位置,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技术改变了生活,它不仅打破了看电影的行为顺序,而且还给观影者更优惠的价格,也因此,培育出更广阔的观影市场。根据国家电影专资办提供的数据显示,2014年在线选座的售票量接近30%,近3亿人次通过在线售票平台观影消费。到了2015年,在线购票占比54.8%。

  从线下走到线上的,还有艺术品和文玩产业。与电影业不同的是,它们的线上消费的升温与线下消费的降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李铁就职于南昌某事业单位,从一年前开始关注和田玉,但是过热的价格,让他“下不了手”。渐渐的,他开始对价格更加“亲民”的翡翠感兴趣,“赌石”成为他文玩消费的主要形式。“当好东西从你选中的石头里剖出来,能够带给你很大的快乐,而且花费并不多。”他去过南昌古玩城,但是那里只有一家店可以“赌石”,而且石头的价格偏高。当发现网络这个大世界后,李铁就再也没有在线下消费了。网络卖家五花八门,选择多了、种类多了,而且价格也便宜了。“石头大多来自原产地,少了中间商,价格自然会便宜。”谈到文玩线上消费的安全问题,李铁说道:“赌石全程会有视频监控,而且大多在某宝上交易,存在一个货款到账的缓冲期,能够保障消费者的权益。”

  艺术品拍卖也升级到了微时代版本。省内某媒体从业者钟善是一位古代字画收藏家,在他的微信里,大大小小的微拍群超过20个。“也许不买,但是看看群里拍卖的古代字画,可以了解行情。”通过微信群,拍卖方事先发布拍卖品信息和网络拍卖的时间,在规定的时间,微友们按照流程,通过打字自由竞价,最后“一锤定音”。

  就这样,以前拍卖行需要准备场馆、拍卖师等“硬件”,筹划时间可能长达数月,参加者需要“盛装出席”、准时参加,而现在,任何人无论身处何地,拥有一部手机就能参与一场艺术品的拍卖。时间也不再是一种局限,就算已经落锤,在闲暇时,人们还可以通过翻看历史记录,让拍卖再次重演。

  购买者、观望着、围观者,一起聚集在各种线上的艺术品交易平台,有人花了真金白银,有人增长了知识、开阔了眼界,微时代把高高在上的艺术品和文玩界拉出殿堂,也使得线上交易异常兴隆。

  免费到付费的改变

  中国人爱占便宜这点“天性”,在文化消费上体现得淋漓尽致。电影要看免费的,书要读免费的,总之,“为什么有免费的东西,还要付费呢”?文化消费的付费习惯很难养成。

  可是,近年来,这样一种“天性”发生了改变。黄志敏是南昌大学新闻系大二学生,她的付费习惯是从付费下载论文形成的,渐渐地,她开始付费观看电影,下载喜欢的音乐。“通常就是几块钱,并不是很贵。影片过阵子也可能免费看,或者是网上有‘枪版’,但是,为了当下最好地满足精神需求,我还是愿意付费。”

  “枪版”电影、盗版书籍,破坏了消费体验,在比较中,人们更看重自己的时间成本。这其中,支付方式的便捷化也在“推波助澜”。“刚开始,只要有付费提示,我就马上退出,另想方法,后来我发现,微信支付、支付宝支付,只需输入密码,或者按下指纹,几秒钟就能完成购买,十分方便。”消费的最后一道“壁垒”被破除,黄志敏已经对付费消费习以为常。

  兴高采烈的不仅是消费者,文化产品供应商更是“喜大普奔”。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在线视频市场规模超过400亿,在线视频用户付费市场规模为51.3亿元,同比增长率为270.3%,付费用户规模达到2884.1万人,同比增幅高达264.1%,整个在线视频用户付费市场出现了爆炸性增长。

  如果说,购买文化产品多少带有无奈、不得已的成分,那么,当文化产品在微时代进化出了自己的新形式时,人们开始掏出腰包、主动“买单”。打赏,一个带有浓厚的阶级色彩的词语,正在酝酿成为一场全民的狂欢。

  “赏给坚持原创的书评君一个可爱多。”在阅读完某微信公众号的文章后,篇末会有一个显示4元钱的二维码,只要长按识别进行付费,你就相当于给这篇文章“打赏”了一个“可爱多”冰淇淋。

  这样一种类似于付费购买阅读的行为,发生在阅读之后,完全取决于读者的意志。如今,任意一个自媒体的作者,都可以开通打赏功能,发布的内容也不局限于文字和图片,可以有视频、音频等各样形式。

  南昌某社团的微信公众号“无雨之城”,里面的内容大多数是由社团成员制作,有由文字组成的每周两期的《跋涉》电子读物,也有由声音组成的无雨电台。齐云是该社团的负责人,5月31日,他在微信公众号里发表了一篇名为《我想你知道我的不容易》的文章,到目前为止,已经获得了21个“打赏”、1306个阅读量和51个点赞。这个“成绩”在“无雨之城”斐然,但并不是特例。据他介绍,“无雨之城”微信公众号里单篇文章的阅读量在200到500之间,打赏的金额在5元至200元之间,“今年上半年,公众号打赏的收入超过了2000元”。

  当人们喜欢一个文化作品,有了“免费”的点赞,为什么又纷纷开始付费的“打赏”?提到点赞和打赏有何不同,齐云是这样认为的:前者像是生日时,别人在QQ里说一句生日快乐,后者像是准备一份小礼物的祝福。“我习惯为我认为好的作品打赏,虽然钱不多,但是表明我对它的认可。”而当齐云自己的作品获得打赏时,这种正向反馈让他更加乐于给别人打赏,同时更加愿意发表文章了。“被打赏说明你的作品真的得到了别人的认可,会让你更有动力创作更优质的作品。”

  精神到物质的转化

  静下心来看这几年文化消费形式的改变,不免大吃一惊。人们由总想“吃霸王餐”到主动买单,文化消费由线下到线上交织进行。

  文化消费市场的变化也动静不小:电影票房不断刷新历史纪录,图书市场出现了新的繁荣,降温的艺术消费在线上找到了新的市场。

  一切欣欣向荣,一切令人愉悦。当身处这场欢乐的盛宴中,我们是否也有一丝隐忧?

  为了看一场久违的电影,早早安排,提前买票,然后站在电影院门口焦虑地等待同伴,这样的场景只能出现在电影里。如今,看电影来得太容易,电影并没有那么神圣,人们对待它的态度也就更加随意。随之而消失的是精品意识,这一点可以从烂片增长的速度和人们不减观影的热情上可以看出。

  线上艺术品拍卖,确实让人享受到了技术的便捷,也让更多人拥抱艺术。可是,艺术品,这个需要实体抚摸、细微观赏的作品,也逐渐变成与普通产品无异,化作了人们浏览和知晓的对象。

  书香四溢,这个词语也开始离我们远去。快节奏的出行和紧张的生活节奏,让静下来读书成为难事,也让电子书开始不断普及。也许,人们开始购买正版电子书籍,有了更加优质的网上阅读,但是,碎片化阅读的趋势已经无法挽救,当一目十行地读下去,不禁让人质疑,有多少文字能够化为思考,最终成为“开卷有益”。

  这是人类意志在文化领域的胜利,媒体人右军说道:“糟糕,敬畏之情又少了一分,文化消费已经和物质消费一样,全部在我们的掌控中了。”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又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我们享受着微时代里文化消费的便捷,也承受着一场精神世界的喧嚣。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张晶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