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震宁:跨界融合的时代 出版业应怎样选择?

2016年08月29日 14:33    来源: 吉林日报     聂震宁 缪友银

  原标题:聂震宁:出版业迎来跨界时代 

  近100年来,有41%的诺贝尔奖科学成果是跨学科的。这说明了“跨界”是一个趋势,是人类认知客观世界的必然。在提倡跨界融合发展的时代,出版业应该作出怎样的选择?

  首先,我们要面临的抉择是要“内容”还是要“市场”?出版业是一个内容产业,跨界发展必然迎来多元化经营。资本介入、市场驱动等因素可能致使我们放弃内容生产,去做一些与出版业无关的工作。有些人开始疑惑,我们还是不是在做出版?我认为多元化经营能对行业发展带来好处,我们会迎来很多发展机会,这事是值得认可的。但是,出版业是特殊行业,是意识形态行业、文化生产行业,要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出版业肩负着重要的社会责任和历史使命。我们在跨界过程中放弃使命与责任,去做产业发展,这与使命责任是不统一的。如今相当多的出版机构,一旦产业进入资本运作层面之后,获得了较好收益,扩充了新的产业方向和产业机会,为了进一步追求利润,最终背离了初衷,这是不可取的。资本对利润是有着原始的冲动。对于这种冲动,我们要作出选择和判断。

  在坚守原则的前提下,如果我们固守出版业的文字内容,仅在内容上做一些简单的延伸和加工,这是万万不可的。如今图书出版年增长率维持在3%至5%左右,报业出版更是惨淡,这种情况下促使我们寻求出版业内容的规模扩张,这种规模扩张需要我们与作者、市场经纪人等共同来做。比如说,一部长篇小说卖了20万册,已经是很畅销了。但从融合发展角度来说,这部小说开发得远远不够。它可以被拍成一部电视剧、一部电影、一部网剧,里面的IP也可能做成网页游戏,甚至可以建成一个主题公园,实现更高收益。可是我们在这个问题上,总是止于图书内容,产业衍生链太过简单,不懂得与作者和市场经纪人打交道。

  其次,出版业跨界必然带来多元化发展,这也带来了诸多问题。在多元化发展的背景下,阅读多元化带来的一系列问题随之而来。比如说,手机阅读是碎片化阅读,这种阅读方式只要开卷有益,又何尝不可?可当以互联网为依托的移动阅读成为一种泛滥现象时,它就对我们国民的思想力、研究力、表达力带来不良影响,造成思想力、表达力不够连贯、不够整体等现象。又比如科技含量更高的VR即将进入我们的生活。只要带上一副“眼镜”,就可以看很多东西,可以进课堂、可以体验360度环绕观赏。这带来一个问题:文字离我们“更远了”,我们还读不读书?文字的掌握能力、使用能力是人类进步最重要的标志。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一方面提倡出版业跨界,一方面出版业跨界就可能把我们的文字内容抛弃了。我们如何能更好地协调这两者之间的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出版业内容生产注重完整性和严肃性,但是一旦跨界,就有可能破坏内容的完整性和严肃性。这样一来的话,如何协调两者关系?我们首先不能是非此即彼,需要我们在实践中更好地认识,作出更好的选择。

  跨界发展是大趋势,我们不能乱了方寸。面对跨界带来的一系列问题,首先我们要积极面对跨界,认清我们的使命和责任,其次跨界是一个规律,在跨界过程中我们不要受利益诱惑,忘记了我们的本业和责任。总之,我们既要跨界,又要守住根本。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实习生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