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都市中的坚守:深圳如何把“根”留住?

2016年08月11日 09:53    来源: 中国文化报     陈建平 唐艳琴 谭志红

  原标题:繁华大都市深圳如何把“根”留住   

  近日,一则华润地产将投入300亿元改造深圳市罗湖区湖贝古村的消息,使得这个建村546年的古村的去留再次引发关注。三纵八横的街巷,清嘉庆年间重建的张氏宗祠,200多座门楼、水井和百年民居,构成湖贝古村清晰完整的村落结构。然而,近4年来,隐藏于深圳经济特区繁华商圈内的湖贝古村,在城市更新的需求和历史文脉的保护中左右徘徊。近日,随着规划方案的调整,湖贝古村得以保留,但也引发了人们对深圳经济特区如何把“根”留住的讨论。

  原住民眼中的破败,却是他人眼中的历史和文化

  湖贝古村地处深圳市东门商圈的中心地带,百年前曾是深圳墟的一部分。在深圳城市快速发展的形势下,此地因房租低廉,成为外来务工者聚居的城中村。这些年代久远的民居在为外来人员提供廉价生存空间的同时,也存在着基础设施匮乏、环境脏乱差、房屋存在安全隐患等问题。

  因为居住环境恶劣,湖贝古村的原住民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基本迁走了,现在只在每年例行的祭祖等活动时回村。对于古村,拆迁拿钱是多数原住民全部的愿望。

  在生活于此的村民的眼中,湖贝古村改造也势在必行。“好多房子已经破败不堪,一下大雨就污水横流。”在湖贝古村租住了20多年的仁先生说,虽然对这里很有感情,但在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中,这样的地方确实影响形象。

  2012年9月,在湖贝古村改造意愿表决大会上,超过97%的原住民同意并签字,确定由华润置地作为开发主体,对湖贝古村进行更新改造。2013年8月,经深圳市政府批准,湖贝城市更新统筹片区被列入深圳城市更新单元规划制定计划。

  然而,很多人眼里脏乱差的湖贝古村,却是另一部分人眼中的历史和文化。自2012年以来,许多既不住在湖贝古村,也不是其原住民的人士,不断为保留湖贝古村努力,比如2013年深圳市“两会”期间,9名人大代表提出了整体保留湖贝古村的建议。代表们认为,湖贝古村是深圳最早的原住民村落,是深圳的源头。如果修复和保存,深圳就有最直观、更古老的发源地标本。

  多方奔走呼吁,推动湖贝古村科学改造

  随着湖贝古村改造脚步的临近,一些文保人士也开始为留住古村而奔走呼吁。今年5月,深圳公共艺术中心主任黄伟文创建了“湖贝古村在行动”的微信群,100多位来自不同行业的专家学者加入其中,为保护古村出谋献策。

  7月2日,为了在湖贝古村改造项目中寻求“共赢的道路、共赢的可能”,由民间发起的“湖贝古村120城市公共计划”活动在深圳华侨城创意园举行。专家学者在优先保护公共利益的前提下,对现有的规划方案提出优化建议,并作为学术结论提供给相关部门参考。

  “看到湖贝古村120城市公共计划之后,我就毫不犹豫地参加了。希望有一天,我能向朋友们介绍,深圳有一座湖贝古村,特别可爱,有美食,有故事,有风景,有记忆。”深圳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的研究生王青说。

  平遥古城和丽江古城保护的主要倡议者,周庄、同里、乌镇保护规划设计者,同济大学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阮仪三也参与了活动,他认为,在深圳这么繁华的城市中心,还留存这么一个古村,延续了广东人的生活习俗及原生态的生活,实在难得。“在这里,原住民的民俗信仰是那么强烈。他们用这种形式表达对天、地、人的尊重以及与天、地、人和谐相处的愿望,祈求合家平安、乡邻和睦。这非常珍贵。” 阮仪三说。

  对于湖贝旧改项目,专家们提出将湖贝古村及其他历史空间作为深圳重要的历史文化资产,科学进行保护和利用;建立“未定级不可移动文物先予保留”机制,即湖贝古村以及深圳所有古村、古旧建筑都是深圳共有的历史文化资产,即使没有列入保护名单,只要超过30年以上的老建筑,都应“先予保护”;设立深圳历史建筑保护基金,必要时由政府购买历史建筑产权并活化运营,同时资助深圳研究机构探索适合自身特点的历史文化遗产保护与利用的方法。

  为了不影响旧改项目的正常运行,专家们建议先搁置矛盾和利益冲突,由开发商按已谈好的条件赔偿村民后,将古村土地和房产转为政府所有,或暂时把古村从湖贝旧改范围中“切割”出来,由政府买断土地,再进行保护。

  社会各界人士的奔走呼吁,成为湖贝旧改项目完善的重要推手。幸运的是,在湖贝旧改项目规划中,深圳市各级政府部门秉持开放、科学、务实的态度,广泛听取社会各界意见,凝聚社会共识与合力,推动旧改项目科学更新。

  日前,深圳市罗湖区召开了湖贝城市更新统筹片区规划方案专家研讨会,设计部门汇报了新的规划方案。与此前的方案相比,新方案秉持了保护与开发并重的原则,对湖贝古村在较大范围内进行保留,不仅保留了紫线范围内的张公祠,更对“三纵八横”旧村格局进行完整保留,并注重对保留后旧建筑的活化利用,努力实现文化传承、城市更新、村民利益等各方面共赢。

  古村落大量消逝,城市化进程中如何留住文脉

  湖贝古村还有保留、活化的机会,然而,深圳绝大部分古村落却没有这么“幸运”。有数据显示,1987年到2012年的25年间,深圳消失了1000多个古村落,原特区内的罗湖、盐田、福田、南山四区只剩下不到20个古村落。对此,深圳民俗文化专家廖虹雷心急如焚:“留存下来的村落,除了少数列入省、市、区文保单位以外,其余大多支离破碎、面目全非。而且很多前几年我走访的村落,这两年再去,已经没有了。”

  深圳市公共艺术中心的艺术家孙振华也深表忧虑,“深圳发展之初,在城市更新中对古村旧居没有很好地保护,对原住民文化重视不够,现在对深圳的描述大多是对现代城市建设的欣赏。深圳历史文化传承成为必须要思考的问题。”

  正确对待原住民的利益诉求,妥善处理“有碍观瞻”的老屋旧村,最大程度地保留原住民文化,成为摆在高速发展的深圳面前的一个课题。孙振华认为,一个城市要有历史,要尊重历史,因为尊重过去就是尊重现在。城市化进程中,要用多种途径保护文化遗产,把深圳的“根”留住。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实习生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