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手艺如何成为新时尚?让消失的传统走进现代生活

2016年08月05日 15:08    来源: 北京晚报     李峥嵘

  原标题:传统手艺如何成为新时尚

  “匠人”、“匠心”、“手艺人”、“工匠精神”……流行词的背后是对传统美学的挖掘和对个人化记忆的珍视。

  随着工业化大规模生产,传统手艺面临凋敝,同时又有一些人重新发现手艺之美。2009年《生活》杂志提出了一个口号“民艺”复兴,当时所知的中国的“民艺”复兴还甚少,好在有他山之石,日本的民艺就成为一个关注点。2010年,前《时尚先生Esquire》日本版副总编美帆与《生活》杂志合作,带领团队亲临日本各地30多种工艺的制作现场,历时五年时光,采写了一系列报道。这些报道今年整理成了《诚实的手艺》一书,受到创意人士的喜爱,连音乐人李宗盛都响应“诚实的手艺”,创作出一款木板和皮革手工制作的“随想曲”手袋。

  《诚实的手艺》通过民艺家族亲身讲述传承的故事,让我们感受到“精致的趣味和敏锐的诗意”,一窥日本民艺继承人对民艺未来的探索和思考。

  日本很多民艺来自中国,例如日本茶道中唐物茶碗、唐物茶罐、家具隔扇上的唐纸……和中国一样,日本手工艺术也面临着工业制品的冲击和后继无人的考验。日本民艺如何继承和发展传统,并成为新的时尚?从《诚实的手艺》中可以看到一些民艺生存发展的策略。

  创立品牌,跨界合作 手艺成为时尚

  民间手工艺在旧时代靠的是口耳相传,但是到了工业时代,个人产品就很难和大规模的工业制造相抗衡。上世纪八十年代,日本传统刀具在激烈的价格竞争中难以为继,日本越前地区的工匠们和设计指导一起创立了“武生knife village”这一品牌,沿袭传统工艺的同时提出崭新的设计。例如,刀刃师和漆器描金师合作的“佐治锻造·描金菜刀”的刀柄和刀鞘描绘着华丽的漆描图案。

  再比如,日本能制造手工唐纸的只剩下唐长一家了,他们创立了唐纸品牌:云母唐长,并利用唐纸的纹样制作器皿和手包,让古老的纹样成为新的时尚。

  友禅是日本最具有代表性的染色方法,通常是用在高档和服上。延续了三百年的加贺友禅继承人每田先生不拘泥于传统,积极参与跨界合作,将加贺友禅染色技术用于制作围巾和手帕等等,还和合成纤维企业联合开发了世界上最轻的披肩。“坚持古典技术的同时,作品与时代同呼吸也是非常重要的。”

  和伞也叫唐伞,是用竹子和油纸制作的传统伞具,随着现代伞的普及,和伞一般只在民俗表演才会使用,现在整个京都只有一家能制造手工和伞的了。日吉屋的继承人西堀先生虽然做了网页,通过网络订单增多,但是只靠做伞是无法维持的,于是想到制作灯具。这种灯具像伞一样可以开合,搬运起来很方便,和纸透出的柔和光线和竹骨形成了一种简洁的美。西堀先生还和设计师合作,利用纸伞的技术发明出可以折叠的茶室、伞状裙摆的连衣裙等各种意想不到的衍生品。

  改良传统,面向世界市场

  要想保住传统工艺,必须做到商品和销路的开拓、后继者的育成以及向海外市场进军。

  越前砍刀打刃的第三代传人佐治先生,他从10年前开始改变只做砍刀的传统,因为如果只生产砍刀,百分之百只能出售给当地人用于削砍当地的树木。但是做了小刀和菜刀之后就可以卖给全世界的刀刃店了。现在一把价格数万日元到数十万日元不等的小刀,百分之七十的客户卖给美国、俄罗斯、澳大利亚、中国和东南亚。

  阵织,古代只给贵族定制的织物,在面料中加入金箔、银箔和漆,这种技术一千多年来只在日本国内传承,如今传统企业“细尾”制作的面料用于巴黎、上海、纽约等世界各大都市的迪奥、香奈尔等大品牌门店的墙面装饰,还和国际家居品牌合作制作坐垫。

  前面说的西堀先生用做和伞的技术做的灯具,海外订单纷至沓来,现在百分之三十的订单来自海外市场。西堀先生还开发其他材质的灯具,中国的星巴克就有他制作的钢材、伞结构的灯具。千年前从中国传到日本的唐伞技术,又以前卫的姿态重返中国。

  参加世界性的展会,可以提高民间艺术的世界范围内的认知度。

  日本设计师刘宗理是第一个将日本民艺的设计水平提高到了世界水准,他设计的蝴蝶椅获得了1957年的米兰家具展工业设计金奖,1968年被卢浮宫美术馆收藏,可以说达到了日本原创设计被世界认可的金字塔顶端。而蝴蝶椅现在还在广泛使用,外形和作用丝毫不显落后。这给我们一种启发:在设计工业化的时代,依然可以保留手工的美学和诗意。

  又如1986年,“武生knife village”在纽约展出,并入驻纽约近代美术馆,成为永久藏品。这让一个地区性的刀具成为艺术品。

  参加展览也是打开市场的有效途径。例如,和伞传承人利用伞的创意制作的灯具“古都里”,参加了米兰的家具展和巴黎的家具展,由此打开了海外市场。

  当然并不是去了展会,就会拿到订单,一定要更新自己的品牌形象并根据市场调整产品。例如专门生产竹制品的小菅第一次参加巴黎家具博览会,却乏人问津,后来才学习到展览会展台的设计、商品目录和网页设计等细节可以让品牌形象焕然一新。他开始和世界各地的设计师合作,丹麦创意总监设计的勺子简单又美丽,让平民化的竹制品成为时尚用具。

  又如传统企业“细尾”继承人开始制作了沙发带去参加2006年的巴黎家具展,但是没有人要,经过调研才发现坐垫的需求量很大,就制作了日式图案的坐垫再次参展,这一次拿到了伦敦、香港等地一些高级百货店的订单。

  将寻常物打造成高档品 让消失的传统进入现代生活

  民艺有两条发展道路,一个是超级寻常的东西成为高档艺术品,一个是即将消失的传统手艺改头换面重新进入现代生活。

  手工制品很难量化生产,和工业流水线拼价格只能死路一条。但是很便宜的原材料如何卖出高价?草秸笤帚曾经是每个家庭的生活必需品,你能想象到日本有一种笤帚竟然成为高档品?草秸笤帚通常卖到十几万日元,最上等的笤帚要十年时间才能攒够材料,售价高达100万日元,一般人听了都会吓一跳。这种笤帚根据穗尖的不同形状,开发的种类多达六十多种,使用寿命长达十几年,吸附毛发和灰尘的性能堪比最高级的吸尘器。一件最贴近生活再普通不过的日常用具,在创意和改良下变得如此精巧。

  而另外一些逐渐退出生活的传统手艺也重新焕发生机。

  墨诞生于中国,7世纪传到日本,日本现在只有堀池先生一个人还在用古法制造松烟墨,为了让更多人接受,也为了保护古老的技术,他不断制作新的东西,自己研发带有色彩的墨,包括金色和银色的,现在已经有了40多种彩色墨。

  7世纪初,中国的造纸术经过朝鲜半岛传到日本。日本人称隔扇上的装饰纸为“唐纸”,现在日本的家屋逐渐减少,很少有人用纸隔扇了,如何将唐纸的美流传下去?现在,日本能制造手工唐纸的只剩下唐长一家了。掌门人千田爱子和丈夫还守护着这门家族传承了400年的手艺。他们为了将唐纸技术融入现代生活,进行了许多新鲜的尝试,将雕版的花纹应用在纸张以外的许多材质上,例如在商业建筑上加入古典花纹。甚至设想把厨房中的食器和卧室的寝具都施以唐纸纹样。

  捞豆腐的金属笊篱网堪称是最日常、要被现代社会淘汰的手艺了,“金网辻”的辻彻将金网的制作技术运用到了制作灯具上,打开灯,能在墙壁上看到美丽的投影。炊具成了室内装饰,这为京都的传统技艺吹来了新风。

  发觉日常之美

  “民艺”这个词是日本民艺运动引领者柳宗悦创造的词语,他提倡在随处可见的日常生活用品中发现美,并由此诞生出“用之美”概念的民艺运动,至今仍在日本各地的民艺馆持续进行。

  2012年就任日本民艺馆的馆长深泽直人,也是日本首屈一指的产品设计师。他倡导的“Found MUJI”项目旨在将人类漫长生活中没有被淘汰的美好日用品从世界各地搜集出来,并为他们注入鲜活的生命力。这个项目的灵感来自北京潘家园。

  他曾经在潘家园买了一个仿宋的瓷器。他后来调查发现这个作品的确是在景德镇制造的,他不明白:“为什么用和宋代同样的窑、同样的土制造的同样款式的瓷器,只因为年代不同就被称为赝品?”他找到了烧制这件器皿的窑,让工人帮他烧制一模一样的产品。就这样把一些传统东西挖掘出来,利用企业的力量重新打造,成为新的时尚。“民艺不是靠某位艺术家的个人智慧创作的,而是每一个最普通的人为了满足生活最基本,其中却也蕴含着艺术性。”

  美帆在《诚实的手艺》后记中这样写道:“对传统的传承,是我们能舒心地活下去的必要条件,这是我寻访书中手艺人后的切身体悟。当我们想要重拾传统,必须要感谢那些在继承和保留传统文化第一线的手艺人们,是他们将那些带有泥土气息的茶碗、蕴含木纹肌理的盘子、能让人感受到涓涓流水的纸张,以及仿佛听得见敲打金属之音的器皿带入了我们的生活。”

  民艺的复兴,是传统在现代的复兴,也是新一代个性化的追求、对匠人精神的追求。

  手工技术,在一代一代匠人的精心维护和独特创造下,经过一代一代人的手传递下来,闪耀着善心与美好。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实习生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