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少峰:文化金融≠文化+金融

2016年07月16日 09:07    来源: 中国文化报     刘妮丽

  原标题:文化金融≠文化+金融

  资本介入之后,有些资本牵着文化产业走,但资本不一定对文化产业有利,而文化产业做得不好也会拖累投资方。怎么把两者结合起来,找到其中的衔接点?记者采访了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请他谈谈投融资怎么跟文化产业发展相结合。

  国内投资机构应做长期股权投资

  这几年文化产业资金逐渐多起来,社会资本投到文化产业领域已经成为一个趋势。文化产业的并购金额每年都达到上千亿元,热钱非常多。那么,投融资怎么跟文化产业发展相结合?两者之间怎么找到一个匹配点,找到一个双赢的模式?因为如果不双赢,文化产业就会空洞化,泡沫就会很多。文化金融经常被当做文化和金融的结合,陈少峰认为,这是不对的。文化企业怎么做其实跟金融没有关系。

  在陈少峰看来,中国的文化投资项目跟国外有很大区别,国外的投资项目基本上都投股权,而中国正好相反,好多投资都变成高利贷融资,而风险投资也不像风投风险,这样导致中国很少有长期的股权投资。中国最赚钱的BAT企业,其投资人几乎都是国际投资者,因为国内的投资者早早就退出了,国内很多投资基金基本上是坚持3年、5年或7年。其实,很多文化企业第七年才开始赚钱,因此,国内投资者错过了文化企业发展的最好机遇。

  而国有金融机构虽然资金充裕,但不知道怎么投资,而且都不做风险投资。因为一旦做风险投资的时候,国有金融机构会遇到两个问题,一是谁来承担失败风险,二是考评时间太长(其考评一般是一年一考评)。国有金融机构要改变投资的短时评估标准。另外,国有金融机构投资只要保值就可以了,不一定要增值,因为有可能增值一点,结果并没有起到很好的杠杆促进作用。陈少峰建议,国家应该按照文化产业促进原则,重新安排对国有金融机构的考核和评价机制,这样,国有金融机构对文化产业起到的作用就会放大。

  政府联合推出融资风险担保机制

  现在,很多金融机构还是偏向于投资国企,其实,民营企业也应该作为一个重点。民营企业的投资确实有很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能不能有一种融资风险担保机制?

  比如,能否由各级政府联合推出融资风险担保机制?比如说政府有5亿元用于补贴银行在融资过程中的风险敞口,如果放大这个部分,这笔资金就能变成一个杠杆。政府5亿元补贴了银行风险,银行可能会放出100亿元资金,这样,受益的文化企业就非常多,很多处于初创期的企业都能获得融资。

  当然,这个领域需要专家介入,比如,被投资的企业到底该融资多少,企业自己或许并不清楚,就像很多投资人并不熟悉所投资的行业一样,自己并不懂这个行业有哪些陷阱,有哪些机会。如果银行能成为第三方评估机构,比如北京有1000家企业申请融资,银行可以对其划分等级,根据等级进行评估,A级企业可以融资500万元,B级企业可以融资10万元等,这样就可以建立一个对应的信用等级。信用等级不只是指金融信用等级,而是指这个企业的经验、资源,以及团队对业务的理解、商业模式等,完全属于业务信用。将金融信用等级与业务信用等级两者结合在一起,就可以评估出哪些企业具备融资条件。

  再如,某人做了一个书画产品的信托,结果到期兑付不了,没人来买这幅作品,这是一个较大的问题。陈少峰研究了一种模式,叫做“基金接力“模式。如现在购买了价值3000万元的书画作品,5年之后要套现,可是套现时,该作品正处在快速增值阶段,那么,购买者能不能发起第二笔基金把自己的书画作品买下而不是不把它卖掉。这就叫“基金接力”,这种做法比较符合文化产业发展规律。

  当然,银行可以做金融创新,但不要直接做投资,可以剥离出一个业务部门来做投资。美国次贷危机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银行放弃了金融防火墙功能,自己去做投资,或者相当于风险投资式的购买次贷等相关业务,这是不行的。

  融资是国家金融稳定的一股力量,如果把融资力量转去做风险投资的话,整个国家都变成投机分子。所以,银行做投资一定要跟融资分开。国家的融资业务一定要保证国家金融的稳定性,它不需要追求高利益。

  新金融泡沫暗藏于投资中

  那么,投资机构的投资根据是什么?到底应该投商业计划书写得好的创业者还是真正的企业家?“很多投资方把资金投给那些会做PPT的,实际上对方也许并没有产业信心和经验,这是现在正在形成的一个新的金融泡沫。”陈少峰表示。

  到现在为止,中国还没有真正的“风险投资”概念。“中国现在假风险投资特别多,这些风险投资并不承担风险,只能叫无风险投资。很多人做风险投资其实只是做基金,所以出现那么多对赌,其实,企业家不适合对赌,企业家把企业做到什么程度完全靠直觉。”陈少峰说。

  “企业家的能力是领导力,靠自己的激情和人格魅力,企业家不是计划性的,只有职业经理人是计划性的。企业如果计划就等于给他戴上了手铐,激情、直觉和创造力就没了。职业经理人是把企业家的创造转化得更好,能更稳定持续发展,这就是二者之间的关系。所以,企业家一旦对赌就扭曲了他的发展战略,让他背负了沉重的包袱。”陈少峰说。

  陈少峰认为,考虑一下企业家人群的特点和职业经理人人群的特点就可以看到,投资企业家的风险较大,是真正的风险投资,投资职业经理人完全是资本对资本,也不是真正投企业。所以,要关注企业家群体,企业家群体是用企业内在价值的增长作为投融资的来源。

  风险投资不应被舆论蒙蔽

  上市公司做风险投资也挺好,现在,很多上市公司通过风险投资实现业务转型。在陈少峰看来,上市公司做风险投资实现业务转型是一个巨大的机会,现在非常多传统公司通过“企业并购+风险投资”方式实现转型,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式。

  不过,风险投资在中国面临着两个问题,一是资金很拥挤,大家只追少数几个知名项目。陈少峰建议,应该提高风险投资的专业化水平,不要一味被舆论引导着走,舆论认为的好IP,也不见得能出效益。例如,电影《魔兽世界》在西方的票房遇冷,就算它在中国市场这么火也不一定能赚钱,因为中国的票房分红给美国公司只有25%,就算全部票房加在一起,魔兽这个大IP仍是亏损的。因此,风险投资的专业化水平需要提高。

  风险投资跟企业家精神是匹配的。企业家跟商人不一样,商人主要考虑怎么赚钱,企业家则考虑怎么把事情做好。因此,投资方真正要投的对象应该是企业家。商人就是投资人,商人是从企业家身上寻找价值的人,商人本身不创造价值,只是一种活跃市场的中介,企业家才是真正创造价值的人。商人是做资本运作的人,企业家是创造好结果的人。

  所以,文化金融就是企业家创造出好的文化产品和企业,然后商人以金融活跃市场,围绕着文化不断打转、不断交易。例如,英超联赛水平很高,但每个俱乐部不怎么赚钱,真正赚钱的是其球员交易,以及各种各样的交易附带,虽然每家俱乐部算起来亏钱,但其整体交易量非常大,最后变成一个成功的产业链。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张晶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