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馆能否成为“活性的公共空间”

2016年06月17日 15:17    来源: 羊城晚报     朱绍杰

  原标题:美术馆能否成为 “活性的公共空间”

  6月13日,一场以“活性的公共空间”为题的对话会在广州美术学院举行。论坛为第三届CAFAM双年展“空间协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前期活动。CAFAM双年展由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主办,它以大学美术馆为平台,自2011年起,迄今已成功举办两届。而对话会也将在全国五座城市展开,面对公众对“想不到”的提问和质疑。

  双年展机制经过近百年的发展,逐渐形成一套自我运行的固定模式,但近年来在国际范围内,艺术界与社会机构就“如何举办双年展”不断进行反思和讨论,对双年展展览机制本身也出现批判的声音,甚至怀疑的态度。本此缘故,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在策划第三届CAFAM双年展时重新构思,力图在组织模式、运行机制上进行新的实验和尝试,体现其作为大学美术馆应具有的“思想实验室”功能。

  此次“跨地域对话会”的行动团队由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王璜生、学术部主任王春辰以及本届双年展协调员高高组成,邀请博尔赫斯书店艺术机构负责人陈侗及中山大学教授冯原作为对话嘉宾,并由广州美院美术馆副馆长胡斌担任主持。现场听众除了对展览及讲座题目感兴趣的广州美院师生之外,还包括希望借此机会有所交流的本地各美术馆及其他艺术机构的同仁。

  关于“公共空间”,王璜生馆长指出,知识界长时间以来对它的讨论非常之多。但就当下而言,怎样的行动能够激发出它巨大的能量和活力,真正形成与社会、公众之间的互动?这是这届双年展以“空间”为主题的出发点,也是本次对话将“公共空间”定性为“活性的”一种思考。

  在现代艺术史发展的过程中,王璜生馆长认为,有很多重要的时期或事件都表现为艺术家对“空间”的“争取”。从“星星画展”对“公共展示空间”的寻求,到1989年“现代艺术大展”对美术馆空间的争取。而当开放的公共空间并不那么容易获得时,他们便开始对异类空间的追寻。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中国现代艺术又走向了“地下艺术”、“公寓艺术”或“野外艺术”。艺术家个人在“空间”上的寻求,对中国现代艺术的发生,起到了重要的变化。在这个过程中,他指出中国的艺术机构也在悄然发生变化,以广东在上世纪90年代末异军突起的几家美术馆为例,他认为1997年是中国文化机构转型的重要年份。

  广州美院美术馆副馆长胡斌认为,以2000年上海双年展为标志,当代艺术从地下走到了地上。当走进官方的美术馆空间不再是问题的时候,空间的多元则体现在了异类空间、民营空间等,这与之前80、90 年代对空间的寻求并不是背叛的关系,而是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

  冯原指出,这次央美美术馆双年展的尝试,是以完全开放的姿态打破条条框框的束缚。以此初衷为背景,对“空间”的思考应该是超越艺术的立场的。以人类文化的发展为脉络,从人与自然的关系来思考,他将对“空间”认识的发展划分为地质学维度、地理学维度、历史学维度、“空间”与人的政治学关系以及当下对“公共空间”的思考。通过“公共空间在什么条件下产生”的问题,他引入斯坦福大学教授莫里斯的观点,将人类社会对平等的争取和暴力的拒绝理解为“公共空间”产生的必要条件。

  陈侗认为,当代艺术已经习惯于去改造空间和寻找替代空间,这种想法实际上是反美术馆的。同时,他也提出一个问题,即我们今天讨论艺术和策展“民主化”的范围有多大,我们所面对的公众是谁?

  因此,就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组织的这次展览来看,在打破既定的策展人制度的同时,展览最终所开放的对象即“公众”的人群究竟包括哪些人,能否实现最大化,是否会回到艺术的小圈子?这些既是他抱有疑问的,也是他所期待的。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邵希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