戛纳的另一种关注:电影大师之外

2016年05月13日 08:57    来源: 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戛纳的另一种关注:电影大师之外

  

  《玛·鲁特》

  

  《诗无尽头》

  

  《比海更深》

  

  《临渊而立》

  ◎bunny

  每年戛纳电影节的中坚部队,总是那些享誉全球的电影大师们,2016年也不例外。伍迪·艾伦的《咖啡公社》、达内兄弟的《无名女孩》、阿莫多瓦的《胡丽叶塔》、肯·洛奇的《我是布莱克》、克里斯蒂安·蒙吉的《高考》,这些名字年复一年地出现在戛纳选片中,是艺术电影的品质保证,但也是影迷们质疑这个电影节桎梏不前的疲态象征。在这篇文章里,我们暂且搁置这些已经响当当的名字,毕竟无需更多介绍,绝大多数影迷也都不会放过他们的新片。相反,一些时常被戛纳主竞赛单元忽视的优秀影人则需要我们投注更多的目光。

  与这些大师们相对,每年戛纳都会引入一些新鲜血液,比如去年一鸣惊人的处女作《索尔之子》,不仅初次入围就拿到了戛纳评委会大奖,还是今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当然,并不是戛纳每次引入新人都能成功缔造一个新的作者传奇,但千里挑一的新人总是预示着戛纳向前求变的决心,因而总是特别引人注目。

  南美的超现实主义“三重奏”

  出生于1968年的巴西导演小克莱伯·门多萨,无疑是今年主竞赛单元中最默默无名的一位。在此之前,有过长期影评人经历的他仅拍摄过一部处女作《舍间声响》(2012),且仅是在鹿特丹电影节国际首映。虽然影片颇有新意的镜头语言和去叙事化的松散剧作结构赢得了纽约一众影评人的吹捧,但其影响力还远不足以引起戛纳的特别关照。因此,他的第二部作品能直接跻身今年的主竞赛单元,恐怕一定有非凡之处。

  这部名为《水瓶座》的新片讲述了一位名叫克拉拉的退休音乐评论家。她与自己的三个孩子住在一栋名叫“水瓶座”的小屋中,被书和唱片包围着。而克拉拉所具有的穿越时空的能力将会为她开启一段新的人生旅程。当人们已经习惯于把南美文化与超现实主义刻板地勾连起来时,这位来自巴西的新导演真的能为我们带来新的美学和新的故事吗?

  如果说小克莱伯·门多萨代表着南美大陆的新生血液,已经87岁的智利老艺术家佐杜洛夫斯基则是缔造了南美魔幻主义传奇的电影人代表。尽管从上世纪50年代起,这位作家、木偶艺术家、戏剧家、当代艺术家只陆陆续续制作了七部长片,但无一不是超现实主义天马行空式的美学在电影领域的真正实践,这种极端离奇的影像风格也奠定了他在世界电影史中奇葩一朵的地位。佐杜洛夫斯基第八部长片《诗无尽头》讲述了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尚还年轻的他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决心成为诗人的时光,当时他加入一个波西米亚风情的艺术圈子,并结识了那些日后担负起南美文坛的年轻人。尽管《诗无尽头》仍旧没能进入戛纳的主竞赛单元,但却会在声名卓著的“导演双周”单元拥有自己的银幕。

  谈及诗歌,今年“导演双周”单元还将会有一部影片引发文学爱好者的兴趣——智利导演帕布罗·拉雷恩的《追捕聂鲁达》。影片聚焦于上世纪40年代末,聂鲁达因加入共产党而被迫开始的流亡生活。导演帕布罗·拉雷恩近年来佳作频出,《智利说不》曾在2012年戛纳的“导演双周”单元引发好评,并成功提名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前作《神父俱乐部》则在柏林电影节斩获评委会大奖,是智利目前备受瞩目的年轻电影人。

  日本“素描”生活日常

  今年戛纳让国内影迷略感失望的或许不仅是没有中国大陆、台湾、香港的电影入围,连在国内一直人气颇高的日本导演是枝裕和的新片《比海更深》都被下放到了“一种关注”单元。虽然去年是枝裕和的《海街日记》人气和口碑双丰收,但却偏离了他一贯对社会和人性的深度探讨,而更接近一部卡司华丽、画风清新的“治愈系”商业小品。

  时隔一年后再次回到戛纳的新片《比海更深》讲述了15年前的良多获得了一次文学奖,但此后的作品一直不畅销。在侦探事务所上班的他只得自欺欺人借口说是为小说取材。与此同时,他利用职务之便监视前妻响子,并因发现响子有了新欢而深受打击。一天,良多、响子与儿子真悟在母亲淑子家偶然聚集,但因为台风来袭而无法离开。这一破碎的“家族”被迫共度一夜,直至日出。无论是从卡司还是从剧本设置,该片都与是枝裕和名作《步履不停》神似。导演本人称:“如果我死后,被带到神或恶魔跟前,被质问‘你在下界都干了些什么’的话,我的第一反应会是向其展示这部《比海更深》。”从这个意义上,把《海街日记》选入主竞赛单元而把这部《比海更深》放到“一种关注”单元可能又将会是戛纳特色式的错误选择。

  深田晃司的《临渊而立》是“一种关注”单元的另一部日本电影,尽管在优秀导演辈出的日本,年仅36岁的他知名度并不高,但他正以旺盛高产的创作力在自己作品中训练一种由日常生活素描来切入社会问题的叙事风格。在这点上,他的电影与前辈是枝裕和确有相通之处。新片《临渊而立》由浅野忠信主演,讲述了刚从监狱里释放的他因进入一个家族金属加工厂而介入到这一家人生活的故事。

  实力满满的“法国队”

  法国新浪潮之后,严格地说,法国影坛并没有出现世界范围内公认的国际大师,但也因此成就了一批风格各异、旨趣不同的中生代作者。相比于去年戛纳主竞赛单元一群名不见经传的导演们所领衔的质量饱受诟病的法国电影,今年跻身主竞赛单元的法国队则多是实力派干将且电影美学各异,让人极为期待。

  因为上一部电视电影《小孩子》未能进入主竞赛单元而与戛纳艺术(选片)总监福茂公开“撕”的布鲁诺·杜蒙携新片《玛·鲁特》重回艺术电影之巅,也似乎化解了这位法国大导演和戛纳之间的私人恩怨。杜蒙这部新片似乎在美学和叙事风格上延续了此前广受好评的前作《小孩子》,在《玛·鲁特》中,导演试图把这种奇诡的喜剧风格搬到历史剧中,影片讲述了1910年法国北部海滨小镇,两位警探调查几名失踪游客的神秘事件。该片由朱丽叶·比诺什主演,早在今年年初就荣登全球最高冷的电影杂志《电影手册》的年度最期待电影。作为曾经两夺评委会大奖的杜蒙,似乎每一次来戛纳都是冲着金棕榈去的。

  作为法国当代最富知识分子气,在剧作上用力极深却毫不造作的中生代导演,阿萨亚斯在法国早已是家喻户晓的知名电影作者。但非常遗憾的是,除了以一部《清洁》协助前妻张曼玉登顶戛纳影后,已经是第五次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的他并没有收获更多荣誉。今年新片《私人采购员》,与2014年入围戛纳并赢得一片赞誉的《锡尔斯玛利亚》一样,也是由暮光女克里斯汀·斯图尔特主演的英语片,讲述其作为明星私人时装采购专员在巴黎撞鬼的惊悚故事。毫无疑问,单是阿萨亚斯拍鬼片这件事,就足以让这部电影跻身你的年度必看片单。

  2013年凭借一部暗喻男同社群的寓言电影《湖畔陌生人》而名震世界影坛的阿兰·吉罗迪,今年终于带着他颇具野心新作《保持站立》晋升至了戛纳的主竞赛单元,直言要讲述一个直抵法兰西灵魂深处的故事。从影片大纲来看,这很有可能又是一个当代寓言,在片中一个叫雷欧的男人在高原追踪狼时,遇到了一个牧羊女并与其孕育了一个孩子。但当牧羊女因为产后忧郁和对雷欧不信任而抛弃他们之后,雷欧不得不抱着孩子踏上归途。考虑到吉罗迪既往作品极简的风格,这部没有大牌演员加盟的小成本之作能在竞争极其惨烈的戛纳战胜诸多高成本、星光熠熠的法国热门影片而跻身今年主竞赛单元的法国队,很可能又是一部在美学和叙事上极其值得玩味和研究的杰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张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