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川:没票房保证我没法拍电影 永远只能拍艺术片

2016年04月07日 08:47    来源: 北京晨报     杨莲洁

  原标题:陆川 没有票房就只能拍艺术片

  

  

  电影市场越来越繁荣 艺术片空间越来越小

  连续保持了超过30%的票房年增长速度、票房纪录隔几个月就被刷新一次、每逢假期电影院都被人潮淹没……中国电影市场呈现出一派繁荣景象。“对中国电影导演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时代。但是对艺术电影来说,现在是一个比较糟糕的环境。电影评价的标准变得很单一,那就是票房。艺术片的空间和市场正在变得越来越小。”陆川在与加拿大国际电影节首席执行官韩德林对话时,直言不讳地表达了他对于当下中国电影市场的忧虑。现年45岁的陆川曾经拍出过《可可西里》、《寻枪》等优秀的艺术电影,去年却因为一部毁誉参半的《九层妖塔》成为舆论的焦点。陆川也坦承,当初正是源于对艺术片以及艺术片导演生存现状的担忧,他才在拍摄艺术片的间隙抽空拍了《九层妖塔》这部颇具争议的商业片——“如果不拍《九层妖塔》,没有任何票房保证,我以后就没法在中国拍电影了,只能永远去做艺术片”。

  拍商业电影才有饭吃

  2014年春,挟柏林擒熊之威归来上映的《白日焰火》获得了过亿的票房,让不少电影界人士发出了“艺术片的春天终于到来了”的感叹。可惜的是,《白日焰火》所呈现的艺术片票房佳绩只是昙花一现。2015年中国内地电影市场高歌猛进,票房纪录不断被刷新,但同年上映的艺术片却未能延续《白日焰火》的好运:贾樟柯的《山河故人》最终票房2千余万,而这已经是他的单片最高票房纪录了;陈建斌获得金马奖的处女作《一个勺子》,票房还不到2千万;口碑刷爆朋友圈的《心迷宫》,票房在1千万左右;李睿珺导演的《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则是百万级的票房;陆川执导的商业大片《九层妖塔》也在2015年上映,虽然口碑褒贬不一,7亿的票房成绩却让他跻身卖座电影导演的行列。是坚持自我表达的艺术片一条道走到黑,还是接拍商业大片先解决“吃饭”问题,陆川也表现得有些纠结。他坦承,当初接拍《九层妖塔》,正是因为内心有这样的忧虑。陆川透露,他当时正在拍迪士尼的一个“没有人,全是动物”的电影《诞生于中国》,已经做了两年半的时间。而《九层妖塔》是在拍《诞生于中国》的间隙抽空接拍的。“如果不拍《九层妖塔》,没有任何票房保证,我以后就没法在中国拍电影了,只能永远去做艺术片。但我希望自己能尝试不同的电影类型。”只拍艺术片,想在当下的中国市场获得一个好的票房显然很难。陆川感慨说:“对中国电影导演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时代。但是对艺术电影来说,现在是一个比较糟糕的环境。电影评价的标准变得很单一,那就是票房,票房成为衡量一部电影作品好坏的唯一标准,而艺术片的空间和市场正在变得越来越小。但实际上,艺术片,或者说有良心、有情怀、有实验性的电影本应是电影产业的一部分,应该有一个生存空间的。作为一个中国导演,我其实很纠结。很多朋友跟我说,你应该再拍一部商业片,然后再去拍你想拍的东西。所以,也许我又会抽空拍一个商业片,不知道,谁知道?”

  忠于内心比获奖重要

  对于很多艺术片而言,它们的首要目标并不是取得高额票房、获得商业上的认可,而是要在电影节上获奖、得到艺术上的认可。更有甚者,一些青年导演还会揣摩各大电影评审的口味,拍一些“量身定制”的电影作品,希望能够获奖。陆川也表达了他对于当下这种为迎合电影节趣味制作电影的状况的担忧。“我觉得如果电影人把宝押在电影节上其实不好,也会被电影节规则绑架,还是要忠于自己内心的感受。尤其在中国,目前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有无限的素材给我们电影人滋养,但这些话题并不一定是三大或六大电影节所欣赏的。”陆川举了《老炮儿》的例子,他认为电影节的确能够帮助很多中国导演在国际舞台获得声誉,但是回到国内拍电影还是需要解决怎么真实面对自己内心的问题。“管虎导演的《老炮儿》做了一个很好的榜样,这是一个两代人关系的严肃话题,又用了一种老百姓看得懂的方式。”韩德林则透露,电影节当下会对介于商业大片和小成本文艺片之间的“中间电影”更感兴趣,像今年奥斯卡获奖片《聚焦》、《房间》就属于这样的“中间电影”,既不是完全的艺术电影,也不是彻头彻尾的商业电影。“它们通常探讨一个严肃的话题,还是一个有名气的导演执导的,能够得到大众的关注,但在商业市场上表现不会好,电影节对它们是非常关键的。全世界电影节的目标都非常相似,就是要选取优质电影,并且需要我们选取时保持平衡,既要包含艺术电影,也需要‘中间电影’”。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邵希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