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该为用户生成内容付费吗?

2016年03月15日 11:32    来源: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储宝编译

  原标题:媒体该为用户生成内容付费吗?

  

  随着技术的更新,受众经常担任“第一见证人”的角色。资料图片

  5年前,一位爱尔兰的摄影记者约翰·麦克休试图进入巴林报道“阿拉伯之春”,“我目睹了很多人举着手机拍摄自己正在经历的示威游行活动,他们把照片和影像通过社交媒体平台Twitter传遍网络,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识到普通人已经具有讲述自身故事的能力和决心。”

  这是麦克休所亲历的第一次示威罢工,第二次是在阿富汗。除此之外,他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报道一名警察局长——阿卜杜勒·拉兹格的故事,他被指控对犯罪嫌疑人进行法外处决,作为报道者的麦克休却无法验证一段事件目击者的证词视频内容是否真实。

  这些事件促使麦克休开始思考市场上存在的一个缺口——在互联网上用户源源不断地上传目击者视频,各个新闻机构的突发重大新闻栏目都叫嚷着争夺这些视频素材并使用它们。为何不帮助上传的自由职业者们拿这些视频“赚钱”?同时保持其内容的版权和匿名性。这不就是同行们一直希望拥有的“新闻专线”吗?然而,到目前为止,这样的渠道并不存在。

  用户“上传”立竿见影

  通过一款媒体专业相机手机应用Verifeye,麦克休找到了问题的解决之道。Verifeye的制作方是位于伦敦的一家科技创业公司,在Verifeye上,新闻事件的目击者们能够直接上传所拍摄的内容,软件经过对内容的专业验证和后期编辑,再卖给新闻机构。这套刚刚兴起的模式对新闻报道将会产生重要的影响。

  这个软件不仅能从一定程度上保证专业化用户生成内容和一大批普通受众所生成的内容质量,事实上,麦克休刻意避免区分这两类人群,因为这种划分就足以对他们提供的内容在做新闻价值判断时产生影响和偏见。新闻伦理如何坚守?如何让新闻价值作为一段新闻最首要的衡量标准?实际上,这些问题仍被人们忽视着。

  “拍摄、发送和出售一次完成。”麦克休说,“软件会保证在7天内对用户进行付款。”如果这笔交易的即时性吸引到大量上传者,它同时也能吸引到出版商。举个例子来说,就在此前,软件还处于测试阶段,麦克休试着上传发生在伦敦的新闻报道,在唐宁街一群士兵组织游行并扔掉他们的奖牌,抗议英国政府“轰炸叙利亚”的决定。麦克休赶到现场抢在队伍前方,手持iphone拍摄了一段段15秒的现场视频,第一时间通过Verifeye上传了所有素材。

  “当士兵们离开的时候,我已经在Verifeye上传了10到20段视频剪辑。”麦克休说,“我要做的就是以编辑的身份登录,然后批准我上传的东西。”回报几乎是立竿见影。“在短短几分钟内,《卫报》官网买下了它,对内容进行剪辑后在线发布。因此,当美联社、路透社和彭博社的记者们不得不回到办公室,从《卫报》官网上下载视频的时候,我们已经卖掉了手中的故事。这就是在线的好处。”

  “红绿灯”制度为内容把关

  对于目击者视频内容的核实和赢利来讲,这类应用程序的存在已经是一个令人兴奋的进步,但由于是新兴行业,它的产生也引发了一系列伦理问题。首先是匿名性,Verifeye对上传者进行匿名保护,不会与客户分享他们的个人信息。但是,假如一个上传者想做到完全的匿名,对Verifeye也保持匿名的话,他就无法获取报酬。麦克休和他的律师之所以遵循这条指导原则,也是为了防范软件在不了解消息来源的情况下资助恐怖组织或犯罪组织。

  同时,应用的封闭生态系统确保了用户的隐私,起到保护作用。但如果人们想要绝对、完全匿名,可以在系统里以假名注册,不过使用假名的用户就无法获得支付了。

  另一个令人产生不安的问题是,如果内容只围着赢利转,很容易遭遇过度或非法收购风险。为此,Verifeye创造了一个内置的保护——所谓的“红绿灯”系统。这意味着经过麦克休或专业记者们的判断,认为有稍过分的镜头,他们会给视频添加“黄灯”警告上传者。警告会以电子邮件方式与上传者进行沟通。三重警告之后,贡献者的账户将被暂停。“关于不合适的内容,我们愿意与用户进行沟通,提供建议,上传者有权解释自己,但这解释必须是令人信服的,如果不是,我们就会终止合作关系。事实上,更多情况是我们会给用户提供更多专业的指导。”麦克休解释道。

  合作方式仍待探索

  Verifeye也在极力避免可能引起的法律责任和道德责任,一再强调这仅仅是一个新闻视频分享和买卖平台。不过,这并不能消除它将引起的问题。“我们应该对目击者视频进行支付吗?这个问题让我纠结了很久,Verifeye创造了一个危险的先例。”曾就职于Storyful的克莱尔·瓦尔德说道,“当你上传了一个突发新闻内容,就有直接并真实的证据代表了你跨越了警察,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在未受到任何训练的情况下拍摄了那些图像,这无疑是危险的。”

  其他目击者应用是怎样的?美国的“移动正义”“信息眼”和“暴行目击者”等已经在人权领域发挥着作用,特别是当积极分子记录自己的抗议行为时派上用场。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平台目前都是免费的。关于Verifeye赢利走向,瓦尔德作为麦克休的好友,最早意识到对具有新闻价值的目击者视频应当付费,他认为:“新闻机构窃用普通用户们的内容来源作为新闻素材来赢利,却不用对他们支付,这是错误的。我们的初衷是想为那些专门跑新闻的自由职业者们提供平台和机会,给他们带来一些利润,并非打算为游行示威者、暴行参与者或是碰巧出现在现场的路人提供支付服务。但我认为,这种想法很难真正实现。实际上,Verifeye如今还有许多难题需要解决,商业模式、伦理道德、供给需求,还有很多媒体管理者并不了解的技术层面,我们都需要进行更多探索和对话。”(编译自《哥伦比亚新闻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邵希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