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笔下的“吉祥猴”(组图)

2016年02月12日 08:39    来源: 北京日报     陈涛

 

  《戏猿图》(明) 朱瞻基

 

 

  《猴猫图》(宋) 易元吉

 

 

  《双寿图》 李燕

 

 

  十二生肖里,“猴”是智慧灵气的象征,乃吉祥之物。相比于威名远扬的齐天大圣,那些闯进艺术史的猴画要内敛得多。不过,要论起辈分,猴画可是要远远长于那只会七十二变的猴子。在中国绘画史上,猿猴入画可以追溯到2000年前的西汉。从出土的汉画像砖面,已能清晰辨识出人们牵狗玩猴的景象。

  以生肖入画,本是中国书画的传统。不过,相比于龙、马、牛、虎等题材,猴的形象在中国历代绘画里算是少的。原因有二:一是古时文人视猿为憨厚君子,而把猴视作油滑小人,导致猴画不多;再就是难画。因为猴子的喜动且敏捷,画家若不亲往接触,很难捕捉其神态与表情。

  难则难矣,依然有不少猴画名作存续下来。以猿猴见长的画家,有东晋著名画家戴逵、唐代边鸾、北宋刘道醇。据唐代《历代名画记》所载,东晋著名画家戴逵绘有《胡人弄猿图》,唐代边鸾留有《石榴猴鼠图》。此外,据《画继》、《图画见闻志》等著作记载:“五代南唐的王齐翰,金陵人。后主时为待诏,笔法入细者胜。画花鸟如生,尤以獐猿名于时。”

  不过,首屈一指者,当论北宋画家易元吉,其猴题材代表作,当属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猴猫图》,该作品还有宋徽宗题写的“易元吉猴猫图”字样。据传,为了更好地表现猿猴,易元吉长年深入山区,于树上结巢而居,经年累月地观察其习性,以至于其笔下甚至有透视法之效。

  猴不仅是灵性可爱的动物,亦是十分吉祥的灵物。因为“猴”与“侯”谐音,是中国人福禄寿喜四吉中禄的部分,象征官运亨通。明清以降,古人画猴,亦不再仅仅是画一只小动物那么简单,往往把马与蜜蜂、猴子画在一起,画面内容为“猴子骑马看蜂飞”,寓意“马上封侯”;大猴背个小猴,周边伴随着蜜蜂,象征“辈辈封侯”;画一棵树,猴子爬到树上,旁边加一只蜜蜂,树下是一头跪着的象,取“封侯拜相”之意……

  若要说到画猴诸家中,身份最为显贵者,非明宣宗朱瞻基莫属。其代表作《戏猿图》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生动再现了猿的三口之家。母猿怀抱幼猿,调皮的幼猿搂抱着母亲的脖子,右臂伸向父亲,而雄猿正攀援向上采摘果实。其乐融融,惟妙惟肖。

  到了近现代,诸多名家也与猴结缘。有受日本画影响的岭南派画家高奇峰,以工笔加水墨渲染的“猴”;有齐白石宗师的写意猴,颇似人形;有王梦白的近乎小写意风格的猴;一代画宗张大千对猿猴更是情有独钟,一生爱猿、养猿、画猿,终生与猿结下不解之缘。现代杰出的国画家刘继卣被誉为“东方的伦勃朗和米开朗基罗”,笔下的猿猴形象刚正苍劲,一股灵力跃然于纸。他绘于1956年的《闹天宫》组画更是难以逾越的艺术高峰,成为目前为止永恒的传世经典,影响了几代人。黄永玉设计的猴年邮票,已成集邮史上的经典。

  除了寓意仕途荣华,猴在中国民俗文化中还意味着延年益寿。苏轼有诗言:“楚山固多猿,青者黠而寿。”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亦记载:“猿产于川广深山,其臂甚长,能引气,故多寿。”齐白石的《白猿献寿图》、张其翼的《红叶双猿图》、刘奎龄的《枫猴长寿图》等名作,大多体现这一寓意。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李冬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