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科幻电影中,我们能够看到什么?

2016年01月11日 11:28    来源: 解放日报    

  原标题:从科幻电影中,我们能够看到什么?

  解放周一:《江晓原科幻电影指南》一书是您的影评合集,作为一名地地道道的科学工作者,怎么会“不务正业”出版这么一本观影指南?

  江晓原:最初我写科幻电影影评,只是因为不满意一些影评人写的。他们不懂科学,无法评论作品中涉及科学的部分,而只是把科幻作品当做普通文学作品,从文学角度予以评说。

  但是,看的科幻电影越多我越发现,反思科学是一个极其普遍的主题。由此,我开始有了自觉意识,企图借着影评阐述一些我自己对科学与科学发展的思考。这些影评其实都只是为了揭示科幻电影的思想价值; 并且通过这种对科幻电影的思想价值的揭示,把我们平时不注意的一些问题,包括我们平常不往这些方向想的问题,在这里都揭示出来。

  编这本书,我并不想教读者什么观影的“正确姿势”,我只是想告诉大家,我们能从科幻电影中看到些什么。我通过若干部电影的示例,展示我所看到的东西。人会举一反三,他以后看到别的科幻电影,也就可能看出些别的东西来。

  如果只看情节和画面,热闹是热闹,但所得终归是有限的。

  解放周一:这些年来,您一直倡议人们要对科学有所反思,要对科学的无限发展有所警惕。但也有观点认为,我们现在的问题是科技还不够发达,远没到反思的时候。

  江晓原:不是说处在不发达阶段就不需要反思,这有点类似于治理环境和发展经济的关系,不能说我现在还穷着呢,你别跟我谈环境问题,等脱了贫再说。等你脱完贫,环境已经万劫不复了。

  同样,你也不能说我们现在的科技不如美国发达,我们就不要反思,在没发达的时候也应该有所反思、提前预警。只不过,在发达国家那里,有很多问题已经跑到你面前来了,而对我们来说,有些问题仿佛还离得有点远。

  解放周一:您和刘慈欣曾被要求回答同一个问题:假设地球只剩下你们俩和另一个弱女子,你俩必须吃掉那个女子,才能把人类文明延续下去,你们选择吃还是不吃?

  江晓原:我的选择是不吃。我一直强调,一个正当的目的,不能用不正当的手段来达到。如果这个目的必须用不正当的手段才能达到,我就不会承认这个目的是正当的。这就是马克思所说的,手段的卑鄙证明了目的的卑鄙。

  那种以实现某一个崇高目的为由,要求人民忍受实现它的不择手段,我都认为是错误的。历史上,这种不择手段也从来没有把国家搞富强,把人民搞幸福。只要你不择手段,人们就不幸福了。

  如果你以吃了自己的同类为手段活了下来,那你就失去人性了。一个靠失去人性的人类延续下来的文明,还是人类文明吗?这样的人类还值得拯救吗?

  在电影《阿凡达》里,导演卡梅隆让身为人类的男主角背叛自己的族群,因为电影里的人类用各种高科技武装自己,却没有人性,只有贪性。而与之对立的纳威文明,是一个相信精神可以变物质、相信世间一切生灵都可以相互沟通的世界,是一个由圣母、精灵、智慧树组成的世界。卡梅隆显然认为纳威文明更优秀,更应该得到保存,所以他让人类战败了。

  解放周一:刘慈欣的选择呢?

  江晓原:有人开玩笑说刘慈欣的选择既不“慈”也不“欣”,他认为,为了人类文明的延续,是可以把同类吃掉的。他还认为,在危急时刻,为了统一全国人民思想以戮力对外,是可以在全国人民的脑子里植入芯片的。

  而我认为这样的事情本身就是灾难,就是对人权的粗暴侵犯。用芯片代替人类思考,这不是莫大的悲哀吗?

  解放周一:也就是说,在科学之上,您还坚持一个更高的原则。

  江晓原:是的,不仅是我,还有很多人,坚持科学不是唯一的原则。

  比如,世界各国纷纷立法限制克隆人技术的发展。当人们的伦理道德体系还没有做好准备时,科技就应该等待。科学只是工具,我们的目的是追求人的幸福,如果因为急于发展某项科技而危害了人们的幸福,那就是本末倒置。

  我们每个人都有资格追问:发展科技有目标吗?这不是我发明的问题,这是美国一个前国防部副部长发明的问题。他问所有的科学共同体成员,没有一个人能告诉他科学发展的目标。科学家只知道要无限地发展科学,最后想干什么呢?

  治疗癌症不是科学发展的目的,只是阶段性的目标。如果你说科学发展的目的是要让社会变得更好的时候,这个目的是无法检验的,因为“好”的标准本身是含糊的。

  “只知道埋头拉车,不知道抬头看路”是不行的,我觉得有必要提醒大家,无限发展科学到底要干什么。

  解放周一:《三体》中有个人物角色叫程心,人类曾经把命运的决定权交给她。她富有爱心,但在她执政期间,地球人吃了很大的亏,因为她不能采取一些冷酷无情的措施。网上有评论说,您就像程心,人类把自己交给您就玩完了。

  江晓原:在《三体》第二部里有这样一个故事情节:两艘在外执行任务的宇宙飞船,接到地球沦陷的消息。刘慈欣塑造的英雄人物,是其中一艘宇宙飞船的指挥官,他一听到这个消息,第一反应竟是毫不犹豫地杀死另一艘宇宙飞船上所有的战友!他的逻辑是:为了活下去,我必须占据更多的资源。

  我想说,如果把人类交给程心这样的人有“玩完”的危险,那交给那位指挥官,就会“玩完”得更快。

  这就是科幻制造的极端情境下对人性的“严刑逼供”,每个人都会在心里作出自己的选择。

  链接

  江晓原的“科幻影单”

  《江晓原科幻电影指南》全书涉及科幻电影近180部,其中有25部影片是江晓原最为推崇的。

  对于这样的选择,他给出的理由是:“我对科幻电影通常抱着两个期望:一是期望影片的故事情节,能够构成我们日常生活中不容易出现的情境,形成‘思想平台’,由此引发不同寻常的新思考;二是期望影片可以拓展观众的想象力——哪怕仅在视觉上形成冲击也好。”

  25部推荐电影

  (按年代排列)

  《地球停转之日》

  《2001太空漫游》

  《星球大战》IV、V、VI

  《异形》I、II、III、IV

  《银翼杀手》

  《未来战士》(终结者)I、II

  《侏罗纪公园》I

  《幻影英雄》

  《独立日》

  《超时空接触》

  《楚门的世界》

  《黑客帝国》I、II

  《火星任务》

  《人工智能》

  《撕裂的末日》

  《少数派报告》

  《双瞳》

  《西蒙妮》

  《记忆裂痕》

  《后天》

  《机械公敌》

  《最终剪辑》

  《灵幻夹克》

  《V字仇杀队》

  《阿凡达》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张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