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文化名人访》郑永年:保护传统文化应成为百姓意识

2015年11月10日 09:06    来源: 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北京11月10日讯(记者 张雪)“传统文化实际上是隐藏在我们血液里面的,是我们的基因。一个人抛弃了传统文化,你就像浮萍一样,就没有根了。”近日,由文化部和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的2015“汉学与当代中国”座谈会在北京召开。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在参会期间接受了中国经济网《文化名人访》的视频专访。他表示,“家”是传统文化最重要的载体,别让他消失,传统文化的延续保存需要人们有意识的努力,政府要有好的政策来激励。 

 

  家是传统文化最重要的载体 别让他消失

  《文化名人访》:这些年来,中国一直在城镇化的进程当中,不断追求经济的腾飞,努力提高GDP,这样一个时代您认为对传统文化的冲击大吗?  

  郑永年:我觉得非常大。我们从一个农业社会走向商业社会,文明第一次大规模面临很多的挑战。怎么完成转型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欧洲经历过,日本经历过。转型的好,传统文化创造性的还是可以延续下去,并且可以发扬光大。转型不好,要在历史上看,很多文明就消失了。  

  所以我们比较担心现在很多的城市都是千篇一律,很难找得到历史的痕迹。

  我从中国农村来,我在欧洲生活过。欧洲人跟中国人对农村完全两个不同的看法。欧洲人从18世纪起,假如说你读卢梭的书,他都把农村看成一个传统价值观的载体,农村是一个很美好的东西,是一个大家赖以生存的文化载体。 

  但是中国一般把农村看成落后的、贫穷的,凡是跟所有不好的东西都是跟农村相关的,好的都跟城市相关。所以在这样一个意识下,我们就不仅是城市化千篇一律,更是在破坏很多农村的东西。  

  我们要考虑到传统文化的传承,家是几千年传统文化最重要的载体,尤其在南方像江南,你去看看很多传统文化还是都保留在农村的家里。以家庭为核心,家庭、家族、宗族这样,你现在看看都没有了。所以我在想,现在大家强调政府的作用,强调社会组织的作用,但是我觉得最重要的文化的载体已经破坏得一塌糊涂,那就是家,家没有了。我们要重新反思一下“家”的问题,怎么样来重建“家”的问题,这是最重要的。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  

   传统文化的延续保存 需要有意识的努力

  《文化名人访》:在城镇化的进程中,除了破坏掉我们的“家”之外,可能也会破坏掉我们很多文化的载体,包括像一些建筑,一些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技艺。现在很多非物质文化遗产就是日渐消亡,濒临灭绝,甚至找不到传人。您怎么看待它的保护?  

  郑永年:传统文化的延续保存,并不是一个自然的过程,需要人们有意识的努力。欧洲早期也是经历过这个过程,但是他们马上就意识到就说这个保存的重要。我以前在波士顿哈佛大学,波士顿就是新英格兰地区的中心。我就碰到很多英国人来看以前的英国式的小区,英国倒没有了。就像我们很多传统文化中国大陆没有了,跑到新加坡,或者跑到台湾去看。  

  不管怎么样,保护传统文化是一个有意识的过程。所以我觉得政府要有好的政策来保护,使之成为老百姓的意识。  

  “一带一路”是文化项目 切忌造成负面形象

  《文化名人访》:中国在推行“一带一路”,让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文化贸易的交流越来越频繁。您觉得“一带一路”给我们的中国文化带来了什么样的机遇呢?  

  郑永年:我以前也写“一带一路”,提出过一个建议,中国要搞“一带一路”,就要搞丝路传媒。“一带一路”它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项目,也是一个文化项目。

  不光是中国走出去,而且走进来,是双向的,文化更是这样。所以“一带一路”推进中国的文化跟其他国家的文化,沿岸沿线的交流会越来越多,互相影响。  

  习近平访问斯里兰卡的时候说,中国游客是中国文化的载体,游客承载着自己国家的文化文明,你的行为就反映文明,所以这方面我们就要特别注意,不要把我们劣根的坏的方面去影响别人,这个是非常重要。所以,需要谨防出现的负面文化形象给“一带一路”带来不利影响。

  郑永年简介: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中国问题专家。《国际中国研究杂志》共同主编,罗特里奇出版社“中国政策丛书”主编和世界科技书局“当代中国研究丛书”共同主编。其主要从事中国内部转型及其外部关系研究,主要兴趣或研究领域为民族主义与国际关系;东亚国际和地区安全;中国的外交政策;全球化、国家转型和社会正义;技术变革与政治转型;社会运动与民主化;比较中央地方关系;中国政治。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张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