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热背后的冷思考:如何避免纠纷和回归理性?

2015年11月03日 10:25    来源: 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北京11月3日讯(记者 张雪)近日,《琅琊榜》、《夏洛特烦恼》、《花千骨》等一大波“IP影视剧”席卷荧屏,让“IP”成为当下最炙手可热的名词。不得不说,近两年对于“IP”的开发改编发展迅猛,火热的背后各种问题随之产生。10月26日,中国版权保护中心法律部主任孙洁,著名演出制作人,世纪华鹏文化传媒创始人、艺术总监汪鹏飞做客《文化名人访》,两位嘉宾围绕IP热做了一系列冷静的思考,他们阐述了IP的定义以及购买IP的注意事项,并表示对IP的疯狂要回归理性思考,题材、受众、回报率都是要考虑的关键问题。

   

  孙洁、汪鹏飞做客《文化名人访》 中国经济网记者王泽彪/摄 

   

  中国版权保护中心法律部主任孙洁做客《文化名人访》 中国经济网记者王泽彪/摄 

   

  汪鹏飞做客《文化名人访》 中国经济网记者王泽彪/摄 

  大热的IP是什么?

  主要指著作权里的改编权

  2014年被称作是中国的IP元年,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发展,如今,IP已变成了一个高频词,大家都在谈论,那么IP究竟是指什么?现在所指的IP和法律层面的版权有什么区别?节目现场孙洁从法律层面详细解释了关于IP的定义。 

  孙洁表示,IP(Intellectual Property)其实翻译成中文就是知识产权,从法律上来讲,知识产权其实包括三大项权利,专利权、商标权,版权也叫做著作权。“咱们平常老百姓可能更熟悉的,或者现在新闻话题比较热的,IP还是指版权著作权这一块。”

  孙洁表示,按照著作权法的规定,著作权的权项一共有17项,比如说发表权、署名权、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这些属于著作权里面的人身权的权项。另外,还有十二项的经济权,比如说像复制权,发行权,表演权,信息网络传播权等。

  “现在新闻当中提到的IP热或者说咱们一般讨论的IP授权的问题,更多指的是改编权。也就是有人在原有作品的基础上,通过改编的方式,去形成跟它同类或者不同类的其他的作品,比如说把小说改编成电影、电视剧,或者把动漫作品改编成网络游戏等。”孙洁说,这些都是著作权法上面所说的改编权。

  购买IP该找谁?

  要找对权利归属人

  近年来随着IP发展的火热,各种侵权纠纷时有发生,各类问题层出不穷。如果需要一个IP应该向谁来购买?这是目前很多IP改编人有一个普遍疑问。孙洁表示,购买IP要找对IP的权利归属人。 

  孙洁表示购买IP涉及到IP的权力归属的问题,具体作品要具体分析。“比如一个小说,如果你需要用到小说里面的一些情节或者人物关系去创作新的作品,那你要取得这个小说作者的许可。”   

  “如果是一个已经拍摄完成的影视作品,要通过它再去改编成游戏,你要取得影视剧的制片方的授权许可。”  

  “如果从一首歌曲去演绎成一个电视剧或者电影,那需要取得这个歌曲的词曲作者的授权。”  

  孙洁说,经过许可是IP使用最基本的原则。“你用了别人享有版权的作品,就要经过著作权人的许可授权。“当然,著作权法也规定了合理使用和法定许可。”  

  同时,她表示在一般这种商业使用的环境下,很难构成合理使用或者法定许可。所以,还是需要与著作权人去通过签订许可使用合同,取得改编的权利才可以。

  “IP”授权注意什么?

  “年限”和“独家”很关键

  作为《李雷和韩梅梅》《栀子花开》《滚蛋吧肿瘤君》等多部IP题材改编的演出制作人,汪鹏飞现场分享了自己关于购买“IP”版权需要注意的经验,他特别提到“年限”和“独家”是购买IP授权关注的焦点。“首先,我们在关于年限的授权上会非常的在乎。”汪鹏飞表示,授权方肯定是希望时限短一点。“但是如果说舞台剧只有一年或者两年的授权肯定不行,”汪鹏飞解释说,因为舞台剧是需要很长时间来转化,进行成本回收。转化时间可能是五年到十年这样一个正常的基本标准。“所以其实在我们最近几年签署的一些比如说包括小说改编,或者是跟IP相关的衍生的舞台剧,都至少是在五年以上这样的年限,我们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   

  第二,是否独家很重要。独家可以保证IP的排他性,汪鹏飞举例道,“比如说德国的一个经典剧本,目前在大陆市场可能并没有很高的知名度,我做了改编,那么很有可能其他家会认为这是一个经典剧本,再找到他去授权,最终大陆市场出现了两到三家都在同时拍一个作品,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一个不公平的待遇。”因此,汪鹏飞表示,即使付稍微高一点的版权金,也一定要拿到独家的授权。 

  IP疯抢如何回归理性?

  题材、受众、回报率都要考虑

  对于IP抢购潮,较早接触IP衍生的舞台剧的汪鹏飞,他建议大家应该冷静下来,要好好思考三个问题。   

  一是这个IP到底适不适合被改编。汪鹏飞表示,过多关于IP的开发,让大家对于原创作品有所忽略,这两年包括舞台剧的行业也是这样。“当然它有一点好处是,通过知名的IP让更多不熟悉舞台剧的市场的观众走进剧场来了解这样的一个艺术形式。但是不好的一点就是我们国内现在原创的话剧力量越来越薄弱。”汪鹏飞如是说。  

  二是IP的受众是不是改编作品的受众。“作为舞台剧来说,我们的转化观众多数都是在一线城市二线城市,消费能力被要求要比较高。”汪鹏飞说,IP的粉丝受众集中在什么样的城市,在什么样的年龄可能都会决定最终改编出来的作品是否会有票房的转化率。  

  三是回报率是否足够。“对于舞台剧来说,回报率本身就比较低,包括电影也一样,它本身风险很大。前期花这样的价钱购买IP,或者是比如说10%、20%的票房分成给到版权方是否值得。那么很有可能是我们最终变成为版权方打工。”汪鹏飞说,其实一个舞台剧利润可能往往就是在那个10%和20%,在比较薄弱的利润的情况下就变成制片方或者出品方最终都没有什么太多的收益。还不如把更多的注意力和精力放在原创作品上。  

  孙洁表示,IP其实是凝结了作者创作作品的价值。价值越来越高,表示越来越被社会所认可,这对创作活动是有益的。但是,盲目去抬高IP市场的价值,让它的价值已经远远已经脱离了作品本身实际的价值,可能就是一个泡沫现象。  

  此外,“而且改编作品的好坏虽然是跟这个原作品的知名度有一定的关系,但是也要看改编的团队的力量。不是说你花大价钱,买到一个知名的作品,就一定能再创作出一个好的精品出来。”孙洁如是说。

   

  孙洁:购买IP要找对权利归属人 

  孙洁:现在大热的“IP”主要指著作权里的改编权 

  汪鹏飞:“IP”授权要注意“年限”和“独家”问题

  IP抢购潮下的冷思考:题材、受众和回报率都要考虑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成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