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性 市场关注度在增强 中国科幻电影即将爆发?

2015年09月14日 09:18    来源: 北京晨报     刘婷

  原标题:银河奖颁奖及论坛在京举办 刘慈欣获颁“功勋奖”  

  中国科幻电影即将爆发?

  著名作家刘慈欣获得雨果奖、中国科幻取得历史性的一刻之后,中国科幻知名奖项银河奖(第26届)也于前天在京进行颁奖。随着以刘慈欣为代表的中国科幻作品国际影响和市场效应的扩大,《三体》背后商业价值的逐渐显现,此次银河奖颁奖中,也有更多的人不仅从科幻创作、而且从“潜力股”的市场角度对中国科幻进行探讨。

  颁奖礼 刘慈欣特别获得“功勋奖”

  据介绍,此次银河奖由科幻世界杂志社与微像文化共同主办,时隔十八年后,被誉为中国科幻最高奖的银河奖第二次来到北京。颁奖现场,中国科幻界最具影响力的科幻作家和科幻产业界人士近两百名到会,更有五百余名科幻迷从全国各地赶来,可见近日来科幻的热度。

  张冉、宝树、吴岩、桂公梓、陈梓钧、索何夫等人分获银河奖最佳中、短篇奖及科幻新人奖。在国内拥有超高人气的美籍华裔科幻作家刘宇昆继去年首获最受欢迎外国作家奖之后,今年再度以最高票将此奖收入囊中。此外,鉴于刘慈欣的创作成就对中国科幻事业起到的推动作用和《三体》系列在国内外为科幻文学带来的积极影响,本届银河奖还为刘慈欣特别颁发“科幻功勋奖”,使颁奖活动达到高潮。

  娱乐性 市场关注度在增强

  与往届活动不同的是,本届银河奖颁奖典礼更具娱乐性,这也与大众的逐渐关注和市场的相关态度密切相关。最受欢迎外国作家奖由微软人工智能小冰颁出,上海的音乐人马海平和纪敏佳联袂带来一首为银河奖量身打造的主题曲。此外,北京时光机魔术团队为银河奖定制科幻魔术《电子幻觉》,张冉、夏笳两位高人气年轻科幻作家也自弹自唱,首度献声科幻。

  科幻与泛娱乐产业论坛则以“理性的诗意——释放中国科幻生产力”为主题,与会者对科幻这一文化形态进行产业级梳理,就科幻产业发展进行深度对话。近来好莱坞科幻大片屡创国内票房新高,市场对国产电影的需求随之空前高涨,这为科幻文学与电影产业的对接融合提供了绝佳的契机,影视和动漫、游戏等产业纷纷购入热门科幻作品的改编权。此次论坛上,刘慈欣同制片人李亚平、制片人王东辉以及讲谈社、中清龙图等机构的负责人面对面,就中国科幻产业的机遇与挑战、国外科幻产业的成功经验、中国科幻的崛起路径等问题进行了交流与碰撞。

  ■思考

  中国电影缺乏科幻的情怀

  据制片人李亚平在当天的论坛上介绍:“我大概看了一下,科幻电影2013年有二十几部立项,2014年是四十几部,2015年到现在已经有八十几部了,假设到今年年底有可能立项一百部。”在关注度提高很快之时,李亚平还谈到:“美国是一个跟科幻元素有关的影视以及相关后续产业的大国,从1995年到现在的20年间,整个科幻电影的发展以及科幻电影票房的产出,在全国一年所有票房产出中的比例速度是非常快的,但是它的影响力不仅在美国也在全世界,也培育了中国这样的一片市场。从电影技术角度讲,虽然我们也在技术方面要有很大的学习空间,但是我认为这不是最难的,我们其实也很关注大刘的电影最后呈现的样貌和品质。但是,最难的东西在于我们这样一片土地可否诞生像今天说的这样‘理性的诗意’这样的作品。”

  刘慈欣则谈到,科幻产业中两大块,一块是科幻文学,另一块是科幻影视。国内的科幻产业最有希望的一个增长点是在影视方面。“据我所知,可能2016年是中国科幻电影的爆发年,至少数量会有很多部。”但刘慈欣同时说道:“如果我们以科幻迷的科幻取向去拍电影,因为他们很懂科幻,懂科幻很有可能沿着科幻文学圈子这个欣赏取向去拍科幻电影。可是全国科幻迷大概一二百万人的样子,你不能靠他们支持几个亿的电影票房,这根本不可能的。所以不得不做出一点妥协,我们是面向一般的电影观众的。反过来,现在科幻电影缺的并不是技术,钱也不缺,我们缺的是科幻的情怀,就是‘理性的诗意’。通过我这四五年和主流电影界的接触,我深深感觉到,他们根本不认同科幻的感觉,不认同科幻的诗意。可能你拍出一部科幻电影很成功,但是你不是成功在科幻上,你可能成功在别的方面,比如成功在它的一些传统电影的因素上,即便你这样的成功的科幻电影出来很多,又叫好又叫座,科幻电影本身的优势还没有发挥出来,作为一个产业还是没有一个产业基础性的东西。”

  把科幻作为一种创意方法

  李亚平同时谈道:“现在国内做科幻电影,我们可以选择的路径包括预算,包括呈现出来的形态是非常有限的,确实跟现在整个中国电影工业的阶段是有关系的,比如我们看什么样的科幻小说这个阶段是有价值的,或者有操作意义的,我个人认为像《源代码》这样的,对于我们这样的制片人是比较好操作的。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我们更多是看观众的态度。大部分的观众不太关心是不是科幻,他会看这个故事够不够好看,我们的呈现是不是完整,以及最后的情感的关联,情感的连接点,在此时此刻的中国,我们做这样一个电影,连接的当下性在哪里。”她同时以日韩科幻电影市场介绍道:“韩国科幻电影的数量和比例是非常少的,日本也一样。在大的电影类型片里,一般我们会说科幻片或者怎么样,但是实际上还有一种分类,把科幻作为一种创意的方法,或者讲故事的方法,然后对传统类型片进行丰富。所以可能会出现科幻冒险片或者科幻动作片,或者科幻爱情片。”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邵希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