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游市场由蓝海到红海 企业估值两年内回归理性

2015年07月03日 11:32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原标题:手游市场由蓝海到红海 企业估值两年内回归理性

  近年来,国内手游行业热度不减,但热潮背后,市场已呈一片“血海”。为厘清手游热背后的商业逻辑,记者深入调研采访了正IPO排队的手游企业——成都尼毕鲁科技有限公司(Tap4fun,以下简称尼毕鲁)。尼毕鲁的几位“80后”创业者深切感受到手游的疯狂与风险,即手游公司借助优质现金流和移动互联网概念,在国内资本市场风生水起,但大多已悄然步入转型期。在这些创业者看来,手游企业若不能构建一条支撑长期发展的“护城河”,很难成为一家好公司。

  85后的徐子瞻,已是手游行业的老兵。在手游行业野蛮成长的这几年,徐子瞻经历了市场从蓝海到“血海”的变迁。对于如今的手游市场,徐子瞻也感触颇深,“尽管游戏公司看上去并不缺钱,现金流很好,但其实每年都很累,我们都只是一个做内容的,并没有‘护城河’。”

  在徐子瞻看来,手游回归理性将在两年内发生。那么,尼毕鲁又将如何规划公司的未来?以及如何看待手游企业与资本市场结合的内在逻辑?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就此专访了尼毕鲁CEO、创始人之一的徐子瞻。

  手游企业属于“苦干公司”

  NBD:尼毕鲁开展手游业务是在2011年左右,并主要面对海外市场。如今,公司也走到A股IPO排队阶段,相比同时期走向海外的企业,尼毕鲁算是活得比较好。您如何看待公司这几年的发展?

  徐子瞻:算是今天还活着,不敢说活得很好,IPO以后可能会站到另外一个平台上。事实上手游公司每年的发展都很艰难,每年对企业来说都是一个新挑战,过去的成绩和积累,对于今天的挑战帮不了多大忙。因为行业的竞争非常激烈,手游毕竟是做内容,从头到尾没有什么用户或者流量积累。因为没有流量,很传统。所以我们这种做内容的互联网公司,基本上是“苦干公司”,每年都很累。

  NBD:现在,尼毕鲁已进入A股IPO排队阶段,您怎么看待资本市场在企业发展过程中的作用?

  徐子瞻:我们对资本有一些更深的理解。我常说资本这个武器一定要用,但不能随波逐流,更不能被资本所“奴役”。比如游戏公司,刚一赚钱就把公司卖掉,这是第一种。第二种,比如说近段时期A股很火,大家都去炒股。

  上市算不算是被资本奴役呢?个人认为,要看上市的最后目的是什么,如果只是想做大市值,然而揣钱走人,这还是被资本所操作;如果是想利用资本去收购一些非常好的资产进来,把自身业务再做大做强,这就是所谓的拥抱资本。

  海外资本不待见游戏公司

  NBD:之前很多游戏公司都选择海外上市,尼毕鲁的主要业务也在海外,为什么最终选择在A股上市?

  徐子瞻:因为我们知道游戏公司在海外,特别是在美国这种成熟市场不被待见,而且我觉得这是对的。游戏公司是内容生产商,没办法百分之百地实现收益稳定,所以海外成熟资本市场上的游戏公司的PE很低,这很正常。

  由此也可以看到,游戏公司去海外上市会非常困难。比如,一家企业的估值连5亿美元都不到,可能流通性就会非常差。如果这样一家企业还做得很好,且不缺钱,就更找不到任何去海外上市的理由。

  NBD:目前,公司的IPO进展如何?你预计的上市时间大概是什么时候?以及对估值有何预期?此外,上证所正在研究设立战略新兴板,公司是否会考虑上这个版块?

  徐子瞻:如果顺利的话,我们预计应该是在今年底或明年初,估值应该不会低于A股一些已上市手游公司IPO时的水平。此外,战略新兴板作为一个新鲜事物,变数可能会比较大,所以我们也只能观望。

  中概股回归打破国内手游稀缺性

  NBD:就国内市场来看,手游行业的泡沫已较为明显,怎么看待这种泡沫?

  徐子瞻:事实上,对整个资本市场来说,可以认为所有投资都有泡沫。而对于外界来说,只是当泡沫达到一定程度时,才讲它有泡沫。我认为,手游行业是有泡沫,但是从另一个角度上来看,主要是稀缺性使它的估值有一些缺乏理性。

  目前,一些游戏中概股正在逐步回归,所以我们认为,未来18~24个月,国内手游行业的估值就应该能够回归理性。现在大家都是灰姑娘,都在趁马车变成南瓜前,赶紧找到王子。因为大家都清楚,迟早会回归理性,稀缺性马上就会没了。

  NBD:您觉得未来国内外手游市场的发展趋势如何?

  徐子瞻:国内未来的发展趋势,基本上是越来越集中到腾讯、网易这类企业,也就是往大厂商聚集。海外则可能会出现自研自营的新锐占据最前面的位置。未来5年,全球市场都不太可能有大发行商站在前面,原因就是在全球市场上流量更“自由”,谁也没法垄断流量,也不可能垄断游戏,再好的内容都会过时。

  NBD:您对国内做游戏的创业者有什么建议?

  徐子瞻:抓住一切机会出海。因为目前,国内死了很多团队,这些团队死的原因,表面上看是竞争加剧,但本质上是流量的“不自由”。如果说出海,第一市场很大,第二东边不亮西边亮,如果说美国打不下来,有可能俄罗斯打下来了,总有一个地方可能还有一些机会。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魏金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