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界大佬共话音乐产业:找到切入点才能盈利

2015年06月26日 13:51    来源: 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北京6月26日(记者张雪)近日,酷狗与阿里音乐的在线音乐版权大战,以及小霉霉与苹果音乐的叫板事件,让音乐产业的话题回归人们的视线。6月25日,众多音乐产业大佬聚集2015道略音乐产业大会共同探讨音乐产业面临的变革和机会。大佬们纷纷表示,唱片时代一去不复返,互联网时代带来巨大变化,找到自己的切入点去转化商业模式,或许将迎来一个好时代。 

 

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 中国经济网记者王蒙/摄

  沈黎晖:

  唱片时代一去不复返 多重身份的音乐机构横空出世

  一线歌手唱片仅卖几万张

  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向中国经济网文化产业频道记者表示,现在音乐产业想去通过音乐本身的销售支撑这个产业,显然是一个过去时了。十几年前,周杰伦一张唱片可以卖几百万张,而如今,一线歌手的唱片销量也不过几万张。

  “不管这个板块的价值怎样,都难以回到唱片工业那个最黄金的80年代,90年代那样一个时代了,我觉得这个是一去不复返了。我们首先要接受这样的现实。”驰骋音乐行业20多年的沈黎晖脸上略带着怀旧的神色。

  多角色的音乐机构是个机会

  随着科技的进步,数字音乐、流媒体音乐的闯入,沈黎认为对中国来讲是一个时机。他表示,实际上以前在中国没有一个非常好的模式,但是正因为中国这块儿特别差,很多板块非常地单薄,现在倒有机会促成一些机构偏多重身份。

  “像摩登天空这样的公司就会有很多机会,因为我们扮演的角色很多,可能在全世界这种情况比较少,他们只是各司其职做好自己的事情。在中国,多重角色可让企业生存下去,或活的更好,就有机会去应对各种状况。”沈黎晖满怀信心如是说。

 

世纪乐梦总裁桂延文 中国经济网记者王蒙/摄 

  桂延文:

  敢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尽管Live House目前市场份额很小

  Live House的起源

  Live House最早起源于日本,简单来说,就是演出现场,演出的房子。

  “因为日本的独立音乐发展特别快,特别大,所以在日本东京地区,还不是完全地统计,有大小的Live House就有300家,这些Live House为原创乐队提供了很多的演出的机会。” 世纪乐梦总裁CEO桂延文介绍说。

  走全国连锁的路线

  在8年前,桂延文开启了MAO Live House,第一次把这个概念带到中国,在MAO之前呢,多数中国的现场音乐多是一些酒吧演一些节目,也就是一些我们以前说的“地下乐队”。Live House在急速发展几年后,为给乐队特别是国外的乐队演出提供更多场地,也开始走全国连锁的路线,扩张的步伐如雨后春笋,给中国二三线城市的乐迷带去福音。

  改善场地是经营切入点

  “Live House在中国的演出市场是最小的一个份额,只占了五千万,Live House还有很多不定的因素。” 桂延文向中国经济网文化产业频道记者坦诚道,“目前国内Live House的市场份额太小的原因,还是因为好的演出不多,好的演出不多原因就是好的场地不多,这样我们可能从这个切入点来切入。”

  他介绍,Live House经营模式也很简单,主要是两种模式,一个是自己主办来花钱请乐队来,一个就是分票房。

  据桂延文介绍,目前收费情况,一线的乐队如果国外的在280到350元一张票,国内的150元,但进live House表演的多数为二三线乐队,都是80到100元这样一个规模。好的乐队观众爆满,一票难求。

  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尽管目前市场份额很小,桂延文和他的团队依然有信心培育这个市场,“我觉得我们还是敢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他表示风险很大,份额这么小,以后会出现很多竞争对手,但是只要把握住质量,在业内得到最好的口碑。

  “除了演出以外我们做一些派对,例如在重庆,在上海做的枕头大战,跟音乐结合起来都特别受欢迎。”桂延文希望MAO成为一个不是简单的音乐场合,是一个引领各地年轻时尚的潮流的一个地方。

 

梅赛德斯上海奔驰文化中心总经理麦一诺 中国经济网记者王蒙/摄 

  麦一诺:

  大型场地方可在赞助商和服务中找到赢利点

  音乐演出功能

  据中国经济网文化产业频道记者了解,梅赛德斯上海奔驰文化中心座落于上海,是一个拥有一万八千人大型场馆,在上海已经家喻户晓。

     但是大家不知道的梅赛德斯文化中心是一个360度的娱乐综合体,“除了我们大型演出场地之外,还有一个一千座的小小的俱乐部,剧院式的,现在最流行的Live House。所以说我们更愿意说自己是一个流行文化的中心,跟美国的洛杉矶的斯坦普斯中心非常相像的。”上海奔驰文化中心总经理麦一诺,这位拥有超过30年全球演出行业从业经验的美国拉斯维加斯人在介绍的时候难掩自豪地告诉我们。

  在音乐场馆的功能方面,麦一诺介绍道,去年大约有76场的大型演唱会, 80多场演出在小的场馆。“这两个场地都有一个不同的功能,观众在这两个场地来感受到的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大型场地方的赢利点

  对于上海奔驰文化中心这种大型的场馆和演出的主办方之间的盈利的分成,是很多人都关心的一个问题。

  麦一诺坦率地说,这个问题其实很多人都有问到,“其实我们性质属于场地方,把场地租给主办方,让他们来办演出,其实从他们的收入角度来讲,从票房各方面我们并没有说来分成,我们有我们自己的盈利模式,是非常美国化的,我们的70%到80%的营收是通过我们的赞助商,和VIP包厢的收入。除此之外其他各个层级的餐饮商业,这才是我们主要的商业点。”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成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