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色情、暗黑:少儿读物混杂少儿“毒物”

2015年06月01日 09:36    来源: 工人日报     本报记者 兰德华

  原标题:暴力、色情、暗黑:少儿读物混杂少儿“毒物”

  “我把老外武装的尸体翻过来,可是他咽喉下面的部位插着一段水泥碎块里的钢筋,老外的尸体泡在自己的血泊里了……而‘白银兔’并不知道,依旧不放弃,用大力掰断了已经死掉的老外的脖子……”

  很难想象,这样一段赤裸裸的暴力情节,竟然出自某知名出版社出版的系列儿童故事读物《少年特种兵》。这本书中的一幅插图更令人难以接受:少年特种兵和“恐怖分子”扭打在一起,并将一把匕首插进带有头套的“恐怖分子”的颈部,同时鲜血沿着刀口喷射而出。

  “六一”儿童节前夕,本报记者探访北京多家书店的儿童读物区,发现不少被划分为儿童读物的书籍不同程度地充斥暴力、色情以及暗黑色彩等不适合少年儿童阅读的内容。甚至连海淀图书大厦、北京图书大厦等知名大型书店的儿童文学书架上也未能幸免。

  低俗内容欲盖弥彰

  儿童文学是少儿出版物的重要组成部分,有着庞大的阅读群体。近年来,儿童文学体裁类型更加丰富,除了传统的童话、寓言、小说等类别外,儿童报告文学、儿童诗歌、儿童散文等也不乏优秀作品。然而,记者发现,涉及暴力、情色以及暗黑色彩等低俗内容的不良读物也多出在儿童文学类别中。很多上架建议处标注为“儿童文学”的书内容低俗,不仅让人难以将其归类为“儿童文学”,甚至是“少儿不宜”。

  5月26日,记者来到北京图书大厦二层的儿童读物区,翻阅该区域部分书籍,令记者吃惊的是,很多含有不良内容的图书赫然在列。一本自定义为“暗黑魔幻题材”的“儿童文学”类小说中竟然出现这样的故事情节:故事反派的“蝎母”将俘获的小女主人公和她的同伴们囚禁起来,进行裸体惩罚。“男孩们靠坐在左侧的墙上,而女孩子们则在那个女人面前站成一排。凯西亚站在队伍最前边。女人抓着她开始扒她的衣服……可那个女人用藤条抽打着她……那个女人不仅仅扒掉了凯西亚身上的衣服,她的尊严也同时被扒掉了……”

  与此同时,部分儿童小说则为了吸引读者,在书的名称、简介和封面上做起了“文章”。诸如,《猫的诱惑》封皮简介中介绍的情节是:一高中男生某个雨夜捡回四只流浪猫,令他意外的是,最捣蛋的黑猫在晚上变成了美丽的少女。“只好跟她同住一个屋檐下,开始了麻烦与快乐并存的生活……”

  而《漂亮老师和坏小子》封面则是一个正在看书的长发飘飘女老师和几个站在她一侧目瞪口呆的注视着老师的少年。尽管细读内容,并没有太出格的地方,但如此的书名、简介与封面设计难免有低俗之嫌。

  除此之外,不少暗黑题材的系列“儿童读物”也十分风行,这类书多数是讲述一个暗黑的、阴郁的世界,其中充斥着战争、杀戮、砍刀、血湖等消极的意象。

  家长:无奈 书店:无辜?

  近年来,少儿出版进入新中国成立以来发展最快、整体规模最大的时期,已成为我国出版业成长性最好、活力最强的一个板块。全国583家图书出版社中,参与少儿出版的有近500家。每年出版的少儿图书品种已从10年前的1万多种增长到超过4万种,约占全国年出书品种的10%。从品种规模上看,我国已当之无愧地成为少儿出版大国。然而,一些少儿读物内容低俗、质量低劣,困扰着前来购书的家长们。

  在书店选购儿童读物给自己孩子的陈女士徘徊在科普读物和儿童文学书架之间犹豫不决。“现在书的数量和种类是越来越多了,但适合小孩的好书也越来越难挑了。”她说:“不少书封皮弄得花里胡哨,内容乱七八糟,不适合小孩看。所以我现在给孩子选书都是要自己先读一遍。”她的儿子今年上小学三年级,已经开始读一些故事类的书,为了防止“不好”的故事给孩子带来不良影响,她一直是自己边读边选。面对儿童读物的现状,她说很多家长都很无奈。

  同时,书店方面也认为自己“很无辜”。在海淀图书大厦,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书店每天都会进出大量图书,人员和精力有限,我们不可能每种书都阅读完再决定进不进货。”王府井新华书店工作人员也表示:“正规的大型书店,都是有一套质量监控体系,从而尽可能保证进书的质量,但书籍质量好坏关键还是取决于作者和出版商,书店也希望能多进高质量的儿童读物。”

  呼唤儿童分级阅读

  面对读物混杂“毒物”的少儿图书市场现状,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资深编辑王先生坦言:“电子阅读的冲击下,出版业整体状况不容乐观。但目前少儿出版物是整个出版行业收益较好的一块。一些少儿出版机构为了吸引读者、进而追求市场效益,便将穿越、言情、玄幻类题材嫁接少儿读物中,因此泥沙俱下。这本质上是一种市场行为。”事实上,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曾多次发布少儿读物的黑名单,也对相应的出版机构作出重罚,但是不良少儿读物却总能改头换面、变本加厉地出现在儿童阅读生活中。

  怎么才能让少年儿童远离那些暴力、色情、阴暗的“精神垃圾”,保护他们基本的文化权益呢?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心理学副教授侯静认为:“除了相关部门的监管外,针对现状,亟须科学研究不同群体、不同年龄段、不同性别少年儿童的认知能力和特点,吸收借鉴发达国家成熟的儿童分级阅读经验,建立我国的儿童分级阅读制。”在她看来这是一个必然趋势,也是长久之计。”所谓儿童分级阅读,是发达国家通行的做法,即根据不同年龄段的儿童心智成熟程度和认知发展水平,划分儿童读物的阅读等级。例如,按照0~3岁、4~6岁、7~8岁、9~10岁、11~12岁五个年龄段,对儿童出版物做相应的等级划分。但目前我国还没有一套成熟的儿童分级阅读体系。

  在朝阳区某大型超市儿童读物区,记者看到一本“儿童读物”——《罪童泪》,其中诸多故事远不适合儿童阅读。整本书是以儿童犯罪为主要内容,涉及残杀父亲、吸毒、被迫卖淫、少年暴力犯罪等。从内容来看,该书更适合成人阅读,以教育和警示他们如何培养和保护儿童。而这样的书摆放在儿童读物区,让涉世未深的少儿看到,不仅难起到教育的目的,而且内容太过“刺激”。如果按照成熟的儿童分级阅读经验,这样的问题应该不会出现。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邵希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