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文化不可滥用“秒杀”

2015年05月23日 08:05    来源: 光明日报     李景端

  原标题:搞文化不可滥用“秒杀”

  当今社会重视效率,追求快捷,在有些领域推行“秒杀”是可以的,但切忌一窝蜂照搬照抄。搞文化工作,往往要精雕细刻甚至十年磨一剑,靠“秒杀”肯定是搞不好的。

  “秒杀”一词,起初来自动漫,形容超人具有超速的能力。后来被电商用来网购促销,“秒杀”快者可获优惠。查《现代汉语词典》,未见“秒杀”词条。不过,时下都赋予“秒杀”超快速的手段来解决问题之义。网络新词时兴时灭,本不足为奇。只是如今文化界,也出现了追逐“秒杀”的现象,这就难免招人议论。

  文化领域以快见长的表现,如川剧变脸、舞美的换景等,这类“秒杀”,那是艺术,有的还是绝技,当然应该传承和创新。但什么事不加区别,脱离实际赶时髦,往往就欲速则不达,走向歪路。现在某些文化领域,就存在滥用“秒杀”的现象。

  一是,常见“秒杀”培训。为迎合某些人力图快捷通过专业资格考试、艺术技能考级或某种选拔大赛的门槛,鼓吹“秒杀”培训,许诺什么“三天掌握这个,一遍就会那个”。这类“秒杀”培训,既蒙大人,更多的是骗儿童。仅一条“秒杀学奥数”的广告,就不知道忽悠了多少家长。

  二是,竞出“秒杀”类图书。有些出书的人拍着胸脯保证,只要读了他的书,就能在几天乃至几秒钟做成什么事,诸如《30秒看穿人心,30秒打动人心》《FBI教你10秒钟掌握超强攻心术》《0.5秒决定你的人生》《零起点,1秒说韩语》等“秒杀图书”,乍看书名,确实让人心动,但看看内容就知道,名字完全就是噱头,根本名不副实。

  三是,出书过程也搞“秒杀”。众所周知,编辑、出版是一种智力投入的文化劳动,出版程序有它本身的规律,绝非马虎拼凑的文字游戏。可是,出于急功近利的商业炒作,有人竟然也把“秒杀”用到了出版过程中。有的出版商,从编到印,一星期之内,就能“秒杀”出版两种余秀华诗选。倘若听任“秒杀出版”大行其道,那图书质量又如何保证?

  对于“秒杀”的滥用已对正常的文化活动产生了不好的影响。

  贵州某出版社日前出了一本《秒杀错别字》,从文字起源讲到错别字的演变与正误,本是一本很有价值的书,却偏偏套用“秒杀”这种书名。依我看,这种赶时髦的做法,未必能给这本书加分,反显得俗气。

  当今社会重视效率,追求快捷,在有些领域推行“秒杀”是可以的,但切忌一窝蜂都照搬照抄。搞文化工作,需要创意灵感和文化积淀,其创作和生产过程,往往要精雕细刻甚至十年磨一剑,靠“秒杀”肯定是搞不好的。

  有人说,现在已进入“互联网+”时代,“秒杀”是互联网时代出现的新生事物,不应当拒绝。只是“互联网+”,也要看“加”到什么方向,如果“加”的方向正确,那自然好,而若“加”的方向与传承文化与崇尚科学不符合,那就会产生“懒和尚念歪了经”的局面。文化人有必要多想想这个问题。

  (作者为《译林》杂志创办人、译林出版社首任社长兼总编辑)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邵希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