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风”动画追求不在票房

2015年05月11日 07:12    来源: 中国文化报     程丽仙

  原标题:让“中国风”吹绿动画原野 

  “一年四季在于春,动漫春天在杭州。”这是中国动画学会会长余培侠在2014年中国国际动漫节期间说的一句话,而今年,他在此基础上又补了一句“动漫的春风又绿绍兴城”——因为今年第11届中国国际动漫节首次在浙江绍兴设立了主题为“中国风动画影视创作与发展”的分论坛会场。

  有2500多年建城史的绍兴是首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也是著名的水乡、桥乡、酒乡、书法之乡、名士之乡,文化古迹有兰亭、禹陵、鲁迅故里、沈园、周恩来祖居、秋瑾故居等,相关名人轶事常见诸文章,而与“绍兴”二字直接相连、在口耳相传中流转的故事则属于“师爷”这一群体。如今,这些具有中国传统文化色彩的元素陆续和动漫搭上了关系,产生了动画作品《少年师爷》和《汉字小精灵》,以其“中国风”迎来了杭州的动漫春风。

  中国风是中国动画的特质

  当人们将动画视为一种综合性的艺术表现形式时,常会有“动画跨国界”“国际化语言”一类的说法,那么如何看待动画影视作品里的中国风?“有必要而且重要。”浙江大学动漫游戏中心主任盘剑说。他从两个角度谈了自己的看法:“从艺术创作角度来看,中国风实际上是中国动画独有的、能区别于其他民族和国家动画的特点和魅力,体现在内容上则是表达民族精神、民族生活、民族文化。从文化传播角度来看,动画作品不仅具有审美功能,还具备文化传播功能,如果我们的动画作品不具备中国的文化和精神,那它们就不能实现文化传播功能,无从传播中国文化,因此,提倡中国风尤为重要。”

  “无论从动画创作还是产业发展来看,中国风都是中国动画走向品牌化、国际化的必要元素。”余培侠表示,“不同的民族文化有其独特魅力,作为一个成熟的动画艺术工作者,我们应该对个人的艺术风格、世界观、价值观有所追求,而不是简单地照搬照抄别人的东西。”言毕,他更强调“中国风是中国动画的品牌之一”。

  这一说法正契合了绍兴人丁立清的动漫开拓之举。大约10年前,已在服装业小有所成的丁立清萌生了将绍兴历史文化与现代动漫结合起来的想法,谈到当年的转型选择,丁立清体现出了一个商人的商业直觉、一个绍兴人对故乡的热爱以及一个父亲对孩子的关爱。“那时劳动力和环境成本的增加让我感觉服装企业可能不会走很远,另一方面,我能感受到中央和地方政府对文化产业发展越来越重视,但一直没想好做什么、怎么做,直到有一天陪儿子看动画片《猫和老鼠》,让我忽然产生了做动画的念头。”

  2006年,丁立清多了一个新身份——浙江特立宙动画影视有限公司总经理,他开始不断找人喝茶、聊天,试图从人文荟萃的绍兴历史文化中寻找一个适合动漫创作的题材,最终,落到了“师爷”身上。“师爷是明清时代盛行的、为各级地方行政官署或大家族服务的幕僚,历史上绍兴出的师爷最多,有‘无绍不成衙’之说。”丁立清认为传统师爷是老头儿形象不适合拍动画片,于是给其加上了“少年”当前缀。8年后,《少年师爷》已完成电视动画10部、260集以及动画电影一部,多次获得奖项,被国家汉办选中在全球孔子学院数字图书馆播映,版权出口至英国、新西兰、乌拉圭、丹麦等国。

  题材之外,形式上也应体现中国风

  《少年师爷》被余培侠形容为“具有中国风、民族情、绍兴味”,从电视动画到动画电影是对中国风的进一步演绎。“每一部史上留名的动画都有其独特之处,有的是人物形象亲民可爱,有的是故事情节引人入胜,有的是题材风格别具一格。”余培侠认为,当下的动画创作要讲求中国故事、中国画风,传承民族文化。

  针对动画影视作品说起中国风时,人们的第一反应一般是“民族的”,表现对象是民族生活、民族文化和民族精神。“这是从内容方面对中国风进行描述,界定其具体内容和特征。”盘剑说,“其实,中国风不仅是内容,也指形式,而目前中国风的缺失更多的是在后者,是形式上的缺失。”

  在盘剑看来,不同国家和民族的动画的特征首先表现在形式上,其次才是形式带出的相关内容,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真正的中国风动画不能仅仅停留在表现民族生活、民族文化和民族精神,同时还必须考虑用什么样的艺术形式和风格来体现。“倡导中国风动画影视创作的最终目的是建立起动画艺术对整个动漫产业的价值贡献体系,这在过去曾经有过,那时叫中国学派。”盘剑认为。

  1926年,中国摄制了第一部动画片《大闹画室》,揭开了中国动画史的一页。“到明年正好是90周年,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逐渐形成的中国学派的代表作,到《花木兰》和《功夫熊猫》在世界上的融合发展与影响,充分展示了中国民族文化的独特魅力。历史告诉中国动画,要想做强做大,必须依托一个最具生命力的元素,那就是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余培侠说,依托传统文化不是照抄,创作的时候需要时刻加入新时代元素,在古代与现代之间寻找平衡点,做出真正的中国风作品——以传统文化为基础,勾画当代人的所思所想。

  中国风动画创作有两条路径

  若以地域文化为标签进行识别,会发现中国风动画作品在各地均有分布,如江苏昆山的《粉墨宝贝》、安徽合肥的《黑脸大包公》等。对此类在内容或形式上具有明显中国风的动漫作品,余培侠认为能实现两个效益:一是可以给传统产业带来新的附加值,如《少年师爷》,其形象一旦成为动画明星,就具有了号召力,可以开发授权市场;二是社会效益,中国风动画对于提升中国动画自信有不可忽视的作用。

  由浙江工业大学艺术学院师生花费四五年时间创作的动画电影《梦幻列车》正符合上述第二点——该片获得2015年美国旧金山电影金像奖电影节“优秀动画片大奖”、入围今年希腊雅典国际动画电影节和德国慕尼黑独立电影节、在西班牙马德里国际电影节获四项大奖提名……但是,当它作为第11届中国国际动漫节开幕式影片,“由10个独立短片组成,采用水彩画、电脑绘图和现场拍摄三种创作方式”等亮点,并没有引起当天观影人士的太大兴趣。

  “这部影片涵盖了多种风格,反映了中国的生活内容,音乐都是民族化的,可以说是从艺术角度探讨中国风动画创作的好案例,但它进入影院,票房可能会很不理想。”盘剑说。他认为这种中国风动画作品追求的并不是票房,而在于作品本身对艺术创造多种可能性的探索。“这个多种可能性将来可以为商业电影所采纳,成为创意源头,推动商业电影发展。”余培侠也认为,作为文化传播、传承的一种媒介,中国风动画的作品价值不在于吸引多少票房和多高收视率,而在于让观众感受到深厚的文化底蕴,探知当代的精神世界。

  “中国风动画创作可以有两种模式:一是适合在高校进行的艺术片创作模式,一是尝试市场开拓的商业片创作模式。”盘剑认为。显然,特立宙所做的属于后者——推出了绍兴首部动画电影,为此,绍兴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何俊杰将《少年师爷》称为“绍兴文化产业又一个新的启程”,期待其有好的市场表现。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魏金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