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藏家缘何热衷海外竞拍

2015年03月25日 09:33    来源: 北京商报     徐磊

  原标题:亚洲藏家缘何热衷海外竞拍

  在内地拍卖市场持续调整的形势下,纽约亚洲艺术周却是捷报频传,从安思远私人珍藏专场的白手套成交,到大明楷书御制佛经的天价落槌,纽约市场的行情可谓火爆。这种拍卖佳绩的出现除了名人效应,更离不开拍卖行成功的营销策略。除此之外,这届亚洲艺术周对于内地艺术市场还有哪些借鉴和促进意义呢?对此,我们专门采访了业内专家来解读这一现象。

  名人效应 催热安思远专场

  今年的亚洲艺术周聚集了全世界的关注目光,42位世界顶级画廊机构、5家国际拍卖行、22家知名博物馆和文化机构共同参与。与往年相比,艺术机构的参与数量并没有太大增长,但无论是预展还是拍卖现场,都可以用人气爆棚来形容。

  为何今年的纽约市场如此火爆呢?毋庸置疑的是,安思远的名人效应功不可没。在佳士得推出的“锦瑟华年——安思远私人珍藏”专场中,1400多件拍品全部成交,刷新4项世界拍卖纪录,最终完美地交出了1.3亿美元的成绩单。作为世界最著名的古董商之一,安思远的号召力可想而知,佳士得上拍安思远珍藏的消息一出,全球藏家都闻风而至。

  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其实,亚洲艺术周每年都会有,主要面向亚洲市场来做,如果不是因为安思远,也没什么特别值得关注的。安思远作为著名收藏家,他的地位和收藏品位都很高,尤其是他的明清家具和佛像。买家热情为何这么高涨?因为安思远收藏过的作品相当于已经把过关了,流传有序、保真度更高”。更重要的一点,这次拍卖释放出的安思远珍藏大都是市场上难得一见的生货,这也是让藏家趋之若鹜的一大原因。

  市场火热 营销策略是关键

  对于佳士得而言,“锦瑟华年——安思远私人珍藏”专场是筹划已久的重头戏。在2014年拿到拍卖授权之后,佳士得就已经着手做了同名展览。同年9月释放出即将拍卖的消息,并于11月底开始全球巡展。在拍卖预展时,还专门做了安思远纪念讲座。这些准备充足的功课让这场盛大的专场秀赚足了眼球。

  中国拍卖行业协会副秘书长欧树英表示,“佳士得对安思远这一专场的整体营销和包装,相当于给拍品贴上了一个标签,以安思远这样一个标志性人物来激发买家的兴趣,是很有品牌号召力的。从佳士得的巡展、宣传中可以看出拍卖行在营销方面有着完善而周密的策划方案,相信这一点对国内拍卖行是很有启发的”。

  季涛分析认为,“开设收藏家专场,其实并不是新鲜的事情。以前国内拍卖也有,比如嘉德推出的王世襄专场。但像安思远这么重量级的藏家以及这么大的上拍量,国内目前还没有过。国内存在的问题是,除了极少的收藏家以外都比较年轻,所以藏品的规模和影响力还不够,只能慢慢积累,短时间也不会出现这样大的藏家或是有这么多的藏品可以放到市场上”。

  值得一提的是,摘得亚洲艺术周成交桂冠的大明楷书御制佛经同样精彩,这件明代佛经据传为郑和真迹,在纽约苏富比以10万美元起拍,最终以1402万美元成交。其实,令人惊讶的不是作品的价格,而是超过百倍的增幅。有业内人士透露,低估价并不代表低成交,可能只是拍卖行的营销策略。

  欧树英表示,“从成交价格和参与热情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拍卖活动。但我关注的不是涨幅方面的增长,也没有太多关注的必要。对拍卖公司来说,拍品起拍价是从多方面考虑而设定的,希望能引起大家竞拍的兴趣,同时也能体现市场的一个基本价格”。

  对于国际拍卖行而言,起拍价和成交价很少会出现这么大的差距。在季涛看来,100多倍的涨幅说明大家对拍品的看法、研究深度不一样,这属于特殊情况下出现的状况。但有这么多买家在竞争,首先这件拍品确实很稀缺,是目前出现的第二件作品。其次,郑和的意义很重要,他代表了中国的海上文化交流,还可以延伸至现在的“一带一路”概念,这些都引起了市场对郑和的重视。

  海外文物回流 亟待破题

  据了解,本届艺术周的亚洲买家占了很大比重,他们对于文物艺术品的竞拍热情高涨。比如著名藏家刘益谦豪掷千金,除了拍得大明楷书御制佛经外,还先后以352.5万美元、486.9万美元竞得明十七世纪黄花梨画案以及西藏十一、十二世纪铜瑜伽士坐像。另外,他还以445万美元将清乾隆时期的御制青玉交龙钮“大观堂宝”玺和87.4万美元成交的商代甲骨刻辞等收入囊中。这些拍品回到国人手中值得欣慰,但现实问题是,海外回流文物的政策并不乐观,比如高昂的关税等问题,都已经成为影响文物回流的羁绊。

  对此,欧树英表示,“从税收层面上来说,无论是进关还是其他环节都存在一些问题。但能在国际拍卖场上举牌的人,在经济实力和其他方面都有一定的自由度,可以将拍品放在保税区或境外保存。但从长远来看,今后这些重要文物能不能回流,在税收以及海关政策方面还需进一步有针对性地调整,这是需要政府和行业协会包括藏家共同推动、共同努力的”。

  艺术市场近年来呈现出一种趋势是更加注重明代藏品,比如从2.8亿港元成交的明成化斗彩鸡缸杯、3.48亿港元成交的明代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再到今年的大明楷书御制佛经。对此,季涛分析认为,“因为年代越往前,艺术品的风格越朴素,比如明代的家具、瓷器一样,比较简洁朴素。现在大家都在追求高雅,若想寻求简洁、朴素的东西可能就得往明代或者宋代的方向走”。

  对于内地市场而言,亚洲艺术周的火爆行情会产生哪些影响呢?在季涛看来,内地市场宏观上存在一些回暖的迹象,但近现代等板块可能还将继续调整。“这次纽约市场对国内的影响将主要反映在佛像上。比如,去年创下天价的明代唐卡,佛像和佛经在今年纽约市场上也拍出了不错的价格,这些迹象表明大家对佛教题材拍品的追崇程度在逐步提高,接下来这一品类可能会有比较明显的涨幅。”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魏金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