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王小帅呼吁适当调整“劣迹令”避免无谓损失

2015年03月13日 15:17    来源: 北京青年报     祖薇 肖扬 杨文杰

  原标题:演员合同中增加“道德保证”类条款 呼吁适当调整“劣迹令”避免“连坐”

  明星嫖娼、吸毒,剧组“连坐”遭殃的情形再度上演。根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去年9月颁布的暂停播出有吸毒、嫖娼等劣迹艺人的作品的规定,演员王学兵吸毒被抓,至少殃及其主演的两部电影《印度神游》、《一个勺子》几乎不可能如约在今年五一上映。此前,还有像黄海波嫖娼导致电视剧《一场奋不顾身的爱情》被迫中止拍摄,柯震东吸毒使得电影《小时代4》延宕至今未能上映等等。

  如今,随着因吸毒、嫖娼等违法行为而被抓的明星日渐增多,受牵连的影视作品呈几何级扩大。北京青年报记者在采访中获悉,影视圈已经开始采取在合同中增加相应条款尽可能规避风险,同时呼吁管理部门能对“劣迹令”作出适当调整等措施。

  风险:

  据说200多明星记录在案 催生风险评估新行业

  《大宅门》、《天下粮仓》制片人俞胜利说,中国影视界那些以光鲜的外表遮掩差素质的人正在毁这个行业,制片方本来就如履薄冰,这下子就更不敢拍戏了。“据说演艺圈吸毒的人数很多,一、二、三线演员都有,有200多人记录在案,而且风传的那些人一个个居然都得到了印证!这对我们干这行的来说,可是个无底黑洞!”

  一位在电视台从事电视剧与真人秀节目多年的业内人士告诉北青报记者,“明星出事”未来可能会与不可抗拒力因素一样被列入电视剧开拍前的风险评估之中。“影视制作、综艺节目制作近年都是文化创投的热门,但这个行业其实风险系数很高,以前是投拍的多能播出的少这样的风险。如今,多了明星出事这样的因素。”

  影视策划人谢晓虎昨日介绍,“劣迹令”颁布后其实最风声鹤唳的是制片方领域。“大家都担心自己要签或者已经签下的演员会出事。”这种情况反而催生了一个新行业的崛起。“现在有一种大数据公司专门为制作方评估演员风险。”据介绍,这种公司会通过演员个人发布的微博、微信、朋友圈信息,以及关注过微博、微信情况,甚至之前打开的网页、视频以及点赞的情况,全方位分析演员的性格、习惯、是否可能出现劣迹。“演示时,有人曾当场调出一个演员的情况加以分析,得出的结论非常惊人。”谢晓虎说。

  应对:

  在合同中加入演员不涉毒等保证条款

  在美国好莱坞,制片方与演员之间签署的复杂的《演员雇佣协议》中,一般都会有“诚信与保证条款”,要求演出方必须就他的档期、演出水平、诚信道德做出保证。很显然,像吸毒、嫖娼等行为,应当属于诚信保证条款的范畴。

  上海华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朱晶晶告诉北青报记者,“劣迹令”后,影视制作和真人秀节目在与明星签署合同中,都会增加“道德保证条款”。“这其中不仅包括了‘劣迹令’覆盖的嫖娼、吸毒等违法行为,还有婚外情、酗酒等道德范畴的劣迹。”

  俞胜利介绍,他已经尝试着在与演员签合同时加入相关条款来预防演员涉毒等情况。“这是为了最大可能降低我们剧组和投资方的风险。即使这样,一旦因出现这样的情况而导致某部影视剧不能播放、卖不出去,对剧组、对投资方的伤害还是相当巨大的。因为劣迹演员不可能赔偿你一部剧少则几千万、多则上亿的全部损失,更别提全剧组人员的劳动与付出了。”

  谢晓虎也表示,“劣迹令”后,行内已经开始研究如何追究“出事明星”的责任。他指出,“因个人原因造成电视剧无法播出将追究本人责任”一条目前已经开始写入拍戏合同,“我已经看到过两份这样的合同。”

  但也有投资人表示不打算在合同中加入附加条款来规避艺人涉毒等风险,“我觉得这是对于艺人的不尊重。虽然演艺界涉毒的情况比别的行业曝光的更多,但也依然是个别现象。”

  质疑:

  道德保证条款的效力与赔偿有待检验

  谢晓虎告诉北青报记者,这样的条款最终能起到什么作用现在还无法预知。“据我所知,目前制片方只会与电视剧中的男女二号以下签这种条款。对于单集片酬超过60万的超一线演员,想都别想。本来谈判就难,还加这样的条款人家肯定不拍了。”

  制片人李女士也表示,即使剧组增加了这样一条,也是很笼统的,一旦发生最坏的结果,如何赔偿、赔偿额多少,都没有涉及,“事实上,我们觉得这点也没法签,毕竟演员还是相对强势的。你要是合同里写明30%的片酬需等到作品如期上映、播出再付,就没人给你演戏了。”

  谢晓虎承认,对于如何追究损失,制片方目前并没有通行的规则,“写一旦出事按片酬一倍、两倍、三倍赔付的都有,时限一般定在电视剧制作完成的两年内。”但他认为,这只是制片方的一种自保手段,“就像消费者买了假冒伪劣商品,获得两倍到十倍赔偿一样——聊胜于无。明星出事,最终吃亏的还是制片方。”谢晓虎说,“劣迹令”实行至今,他没见到哪个制片方真正得到了明星的赔偿。

  朱晶晶所代理的,多是电视台与明星之间的合约。谈到如何赔偿,她指出,由于电视台相对比较强势,大家会约定退还片酬之外再设定一个违约金数额(比如全部片酬的20%到30%),“但这样的违约金数额并不能完全抵偿片方的实际损失。”此外,制片方会要求有解约的权利,以防止损失扩大。基于合同的相对性原则,赔偿流程基本是明星赔制片方、制片方赔电视台以及视频网站等等买家。除此之外,“还有影视剧广告植入的广告主等多方的利益损失,所以整个损失后果的构成还是非常复杂的。一个明星倒下了其实是推倒了一系列的多米诺骨牌”。

  呼吁:

  管理部门对“劣迹令”作出适当调整

  王学兵吸毒被抓后,导演王小帅在微博中呼吁管理部门对“劣迹令”作出适当调整,“怎样能不把对个人的惩戒和更多无辜人的利益粗暴地捆绑在一起,是需要理性对待的”。北青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这样的呼吁得到了不少影视圈人士的支持。

  曾凭借电影《少女灵异日记》中“宁雅”一角获得第六届澳门国际电影节“最佳女配角奖”的演员冯波说,自己目前还没有遇到需要签合同预防涉毒等问题的剧组,但也认为目前因某个演员涉毒而封杀整个作品的规定不合理。

  俞胜利说,他很赞成不采用劣迹演员出演作品的决定,不然就没了是非曲直,“但是,也要考虑大量投资方的利益和全体演职员的心血,因为剧组、投资方都是无辜的。我们的管理部门应该理性一些、周到一些,不妨仿效体育界对违规运动员的处罚办法,或停演几年,或处罚重罚本人等等。”

  《密道追踪之阴兵虎符》导演俞岛也表示,剧组是因工作关系临时建立起的组织,在签约时没有资格核查艺人是否有违法、是否有前科、是否尿检合格等。他建议国家加大力度对违法个人的责罚,“影响力越大的艺人,罚得就越多!让艺人自掏腰包,而不是让其他无辜的人和组织为其买单。”

  制片人李女士也认为,劣迹是个人行为,触犯了法律应由法律来制裁,而一部影视作品是集体劳动的成果。如果简单地“连坐”,以后谁还敢得罪艺人?!“网上不是已经有段子了吗?演员:老板,给我1000万。老板:片酬不是都付了吗?演员:您这戏不是还没播吗,要是不给我现在就找人举报我吸毒。老板:好,好,立刻打款!”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张晶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