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粉丝亚文化有助建构多元文化社会

2015年02月09日 08:26    来源: 中国青年报     王品芝

  原标题:粉丝亚文化有助于建构一个多元文化社会

蔡骐,湖南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

  粉丝群体的发展已经成为人们不得不关注的话题。他们聚集在机场、商场跟偶像见面,组织活动为偶像造势。日前,记者采访了长期从事粉丝群体研究的湖南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蔡骐教授,请他分析我国当前粉丝群体的现状与特征。

  记者:您觉得我国目前的粉丝群体是什么现状?

  蔡骐:粉丝正从传统的单一局面发展为今日的多元局面,传统的感性粉丝也日渐成长为今日的理性粉丝,过去那种疯狂、非理性的粉丝正逐渐减少。其实粉丝对明星的崇拜只是他们宣泄情感、寻求认同的一种方式。

  这种变化从“超女”走红那会儿开始。当时选秀节目非常火爆,大量歌迷在同一时间段有了共同喜欢的歌手,就容易结成一个团体。在这种强大的群体认同感和向心力的驱动下,粉丝已经不是单纯的个人崇拜,而变成了群体行为和组织行为,并由此衍生出一种粉丝文化。

  记者:粉丝为什么会组织化、群体化?

  蔡骐:一方面现代社会的发展,个体逐渐“原子化”,变得越来越默默无闻。于是寻求意义便成了人们追逐的目标,加入亚文化群体就是寻求意义的方式之一,同时这也是加强社会交往的途径。

  另一方面,网络的发展也为他们提供了强有力的交流工具。原本孤独的人因为这样一个团体的出现,而找到大量志同道合的同伴。他们可以通过贴吧、QQ群分享偶像的最新消息,组织参加各种集体活动。

  记者:粉丝团的运作呈现什么样的特征?有什么意义?

  蔡骐:目前粉丝团体的主动性和组织性更强,他们会更加主动地、有组织、有规划地为偶像做一些事,同时也更理智,会用一种冷静成熟的方式来支持偶像。

  由于粉丝是一个基于自愿的松散的社会组织,它的运作呈现出一种无偿的自组织化特征。在没有行政命令的情况下,粉丝们会自觉地各取所长、发挥优势来为团队做事,而且完全不计较回报。

  这种团体的存在,对于粉丝本人而言,能让他们在社会既定身份之外,找到新的心灵归属,结识很多原本不认识的志同道合的朋友;对社会而言,多种明星的并存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多种多样的粉丝亚文化,也有助于建构一个多元文化社会,可以让整个大众文化变得更加丰富多彩。试想,如果没有了台下充满期待和热情的粉丝们,明星在台上的表演也会失色不少吧。

  记者:您能谈谈粉丝文化的形成和特点吗?

  蔡骐:粉丝的前身是追星族。作为一种亚文化,其群体的形成更多是源于一种情感投入和身份认同。这种投入和认同既是对偶像的,也是对所属的粉丝群体的。粉丝又称为“媒介迷”,不仅对某些明星,而且对某些特定的媒介内容,都会表现出极度的喜爱。他们跟一般主流受众的不同之处就在于这个“迷”字,它表现为过度性、主动性、群体性,以及寻求自己和他人的区别性等特点。

  粉丝们从媒介和权威手中夺过了话语权,在网络社区里自立门户,依托共同的兴趣爱好走到一起,用自己的方式来追捧偶像、分享信息、交流感情,甚至可以直接向媒体和偶像提出建议。他们不再是现代社会逐渐“原子化”的个体,他们参与社会文化、创造社会文化的热情被激发,寻找到一种新的社会身份。

  在新媒体环境下,粉丝文化表现出参与性更强、话语权更多,以及粉丝群体内部更团结、更趋向于共同体的特征。

  记者:但也有人发现,一些狂热的粉丝花费重金为偶像宣传,“人肉”异见者等现象不时出现,您怎么看?

  蔡骐:既然是粉丝,对偶像的情感投入肯定要高于一般受众。粉丝的主体是青少年,判断能力、自制能力还不够强,在追星过程中极易出现偏执、非理智及极端行为。但是这在整个粉丝群体里,属于极少数,大部分粉丝还是能够把对偶像的喜欢和追捧控制在适当范围内。

  当下,微博、微信这类新媒体的发展,拉近了粉丝与偶像之间的距离。曾经高高在上的明星偶像走下了神坛,不再那么神秘和高不可及。粉丝跟偶像之间的关系越来越趋于平等,爱也会变得更加理智。

  记者:您觉得粉丝团与明星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

  蔡骐:正所谓积细流而成江海,粉丝这一庞大群体所汇聚而生的力量还真不容小觑。具体来看,粉丝跟偶像之间应该是一种互利共生的关系,一方面,明星让素不相识的粉丝聚在了一起,为了同一个人、同一个目标而鲜少利益纠葛地去做一些事,让他们在情感和身份认同上都得到满足;另一方面,粉丝团也成就了明星,没有粉丝团的明星几乎是没有生命力的,而且粉丝团背后所隐藏的粉丝经济也不容小觑,它直接决定了这个明星的市场价值和发展潜力。随着新传播技术的发展,大众媒介、明星、粉丝三者之间的关系会变得更为密切。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张晶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