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健全的产业链,中型动漫企业很危险”

2015年01月30日 11:04    来源: 滨海时报    

  原标题:“没有健全的产业链,中型动漫企业很危险”

  

  

  去年夏天,一场名为“《十万个冷笑话》大电影启动仪式”的奇葩活动在北京召开。当一个穿着水手服的大老爷们儿带着一群萌妹子大跳“啪叽啪叽本大爷最啪叽舞”之时,台下观众却明显分化成了两大集团。粉丝热血沸腾,见多识广的老记们却被雷得外焦里嫩。“这种东西实在看不懂”——大伙的共识,自然让“《十冷》大电影开机”的新闻在次日遭受了冷处理,大部分人都坚信它一定难逃“院线一日游”的尴尬。可偏偏该片成为了扭转国产“成人”动漫颓势的逆袭之作。

  不久前,《秦时明月》、《魁拔3》双双失利。年末最后一天,“让人看不懂”的《十冷》在期待和质疑中正式开映,短短两周,这部带有新区国家动漫园原创标签的作品就取得了票房破亿的佳绩。一夜间各种探究《十冷》为何成功的论调充斥网络,曾经的谩骂和不解摇身一变成为权威的侃侃而谈。

  由于上映前来津宣传有过深入交流,《十冷》导演卢恒宇和李姝洁夫妇早已把记者当成了内行的“知己”,再聊《十冷》气氛也更为融洽,让票房未知之际不便谈起的话题有了进一步深入的余地。“网生代”、“‘成人’动漫破冰”……凡此种种,二人全方位对国产“成人”动漫的未来走向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大电影不应是网络版的复制”

  对于普通观众而言,《十冷》原本仅仅只是个网络动画短剧。该动画至今推出两季,每季十几集,单集长度5-15分钟不等,借助“哪吒闹海”、“葫芦兄弟”、“匹诺曹”等动漫形象,发散故事情节,调侃、恶搞当下热门。这其中,不同的动漫角色轮流担任各集主角,主人公不同的各集之间关联性则很小。正因此,当《十冷》大电影项目启动后,包括粉丝在内的大部分人都充满了疑惑,导演如何将这样的段子集糅合成一部90分钟的电影。

  “大电影不应是网络版的复制。”从一开始,导演卢恒宇和李姝洁就给自己定下了这一“铁律”,他们觉得不仅《十冷》,任何从网络版、TV版改编大电影的动画,都要遵循这一规律。但与此同时,抛去网络版另起炉灶也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其实,我们是受到了《复仇者联盟》的启发,因为一个事件的发生,让几个网络版中的经典凑到了一起,去共同解决所遇到的问题。”有了这一大方向,接下来需要解决的就是故事了,“构思剧本的过程中,我们主要考虑了两方面的因素。一方面,要为粉丝服务,就是那些看过网络版的观众。看过电影版,他们就会明白,为什么哪吒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匹诺曹和白雪公主会相恋,因为这都是‘时光鸡’搞的鬼。这样,就为网络版进行了一个很好的总结。另一方面,通过对这些人物的铺垫、描写,又起到了人物介绍的作用,让普通观众能够尽快入戏。当然,最根本的还是要保证故事好看,所以在创作过程中我们也舍弃了一些不适合为大电影这个故事服务的角色。”谈到电影版选择的这几位主角,导演说道,“有友情、有亲情、有爱情,凑在一起拯救世界,既让故事饱满又充满了正能量。”

  借鉴《复仇者联盟》的模式,让《十冷》大电影保留了网络版的精髓。但这一做法,却让部分评论人士给其贴上了“投机”的标签。虽然对这一说法并无太多反感,但导演还是婉转地予以了否认,“拿武侠小说来说,如果说现在市面上大部分作品是名门正派的话,那我们就属于歪门邪道,当然跟《魁拔》那种根正苗红、从世界观到价值观都无懈可击的影片不能比。但是,从如今的电影市场来看,《十冷》又是最合适的一部。”分析此前一些票房不佳的国产动漫,卢恒宇和李姝洁认为,目标观众群太过狭窄是主要原因,“之前的很多国产动漫都只考虑了动漫群体,却忽视了真正能够给票房带来具体提升的影迷。而我们,却确立了喜剧的风格,就是要瞄准普通影迷这一庞大群体。”

  “《天线宝宝》的观众不会去看”

  在《十冷》之前,好莱坞动画无疑是国内动漫电影市场的主导力量,而国产动画若要成功,必须将观众群锁定在被好莱坞所忽视的低龄群体之上。但由于先天特性使然,《十冷》可以说从起步阶段就失去了低龄观众群,怎样扭转成年观众的思维定式,与好莱坞动画抢夺观众,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十冷》的票房成败。“首先,它一定要是一部电影,而不是动画电影。”这就导演最初的想法,“《十冷》从一开始做的时候,我们就确定动画只是一个表现手法,其内核还是一部喜剧片,让观众笑是唯一的目的。对于打破低龄这个问题,我们尽量不去想,毕竟年龄太小的观众是看不懂《十冷》的梗或内容的。所以,只要片子好看,不愁成年观众不买账。”就是在这样的机缘巧合下,《十冷》成为了国产“成人”动漫的破冰之作。

  在外界看来,国产“成人”动漫和低龄动漫的市场表现有着天壤之别。作为“成人”动漫的破冰者,卢恒宇和李姝洁却有着不同的看法,“从市场角度看,‘成人’动漫没有任何问题,从美国的动画大片到日本的TV版动画,中国都喜欢。所以说,是一些外部环境造成了这一现状。如今,国内低龄动漫和‘成人’动漫市场反差很大,于是就有人说是因为低龄动漫的飞速发展,限制了‘成人’动漫。但事实上,这根本没有任何关系,大家追求的就不是一个目标。人们总说欧美‘成人’动漫多好多好,可人家也有《天线宝宝》那样成功的低龄动漫。那本来就是给一两岁小孩看的,你一大人看完非说幼稚,这有什么意义?《喜羊羊》、《熊出没》我就很喜欢,因为人家定位准确,就十来岁以下这么窄的目标群体,能拿下这么高票房,就是成功。”导演坦言,只是因为舆论导向,人们知道了《喜羊羊》、《熊出没》的成功,但每年却有多如牛毛的低龄动漫在市场上折戟,而这一数量远远大于“成人”动漫,“只能说明,人家是用心在做。前两天,我刚看了《熊出没2》的预告片,人家的制作太棒了,真是把钱花在了刀刃上,而不是借机去骗取扶持资金、赞助,忽略观众的感受。”

  去年底,因入不敷出青青树宣布《魁拔》项目无限期搁置,一时曾引发国内动漫圈的巨大震动。对于国产“成人”动漫的未来,导演觉得还是应该先想办法提升观众的兴趣,“我俩是《魁拔》的脑残粉,当年正是《魁拔1》坚定了我们只做动画的决心。但说实话,现在国内‘成人’动漫的市场有点死,《魁拔》花了这么大力气,性价比有点不高。我们还是需要多一些时间,让观众慢慢了解国产‘成人’动漫这一类型。现在《十冷》破了冰,只要接下来好作品不断出现,观众自然而然就会渐渐接受,会觉得我们的国产动漫也可以做出成年人爱看的作品。首先,有了这片水,要先把观众吸引回来。”

  “众筹是为了粉丝有参与感”

  对于脱胎于网络短片的《十冷》遭到成人观众的热捧,有网友打了一个颇为有趣的比喻——“好像一个淘宝网店开成了全国实体连锁店”。由此,也引发了关于互联网作品如何登陆大银幕并取得成功的讨论。一部“网生代”作品最大限度利用网络资源,这同样是《十冷》票房奇迹背后不可忽视的问题。

  “现在网络已经变成了获取资讯的第一平台,过去获取资讯的壁垒消失了,一下子回归到了最原始的状态。我们的片子就是面向观众,而不是什么项目负责人、经理。”卢恒宇和李姝洁透露,在制作过程中,他们整合了大量网络资源,并充分发挥综合品牌效应,“比如众筹,《十冷》的众筹不是以筹集资金为目的,我们把筹到的资金都用在了回馈网友之上,请他们看电影、让他们参与配音、与主创吃饭,纯粹是让热爱《十冷》的网友产生一种参与感,让他们有成就感。”此外,作为一部动画电影,《十冷》还破天荒地利用了植入广告,这同样是互联网思维的产物,“现在,大家都在喊互联网思维,但很多传统行业的思维还是比较保守,很难开放地接纳新鲜事物。此次,能参与《十冷》植入的品牌,都是有互联网经验的品牌,有娱乐精神。当然,这也与《十冷》的吐槽风格有关,现在观众对广告植入挺反感的,直接让主角对手机、信用卡作为拯救世界的钥匙,电商送货员现身来吐槽,既给影片带来了笑点,又解决了植入的问题。”导演认为,在当今的网络世界,一个品牌可能朝夕之间爆红,也可以在须臾之间被遗忘。所以,互联网基因,加上电影化的市场运作,才合力构成了《十冷》的票房奇迹。

  对于被无数次提及的互联网思维,导演觉得很可能成为未来中国影视行业的主导,“这一思路在国外也不是特别新鲜。国内的一些自媒体平台也在做,譬如大鹏的《屌丝男士》现在也有了大电影版的《煎饼侠》。整体看,网络和电视都需要品牌具备一定号召力后,才能推出电影版。本质上《十冷》和《喜羊羊》是一样的,只不过《喜羊羊》是在电视上积累人气。但网络比电视平台拥有更大的自由度和发展空间,拿美剧来说,人家是边拍边播,做几集观众反馈什么地方不好,后续就可以修改。而在国内,电视还没发展到这种程度,譬如前段时间的《武媚娘》,后续修改不仅麻烦也浪费了大量资金和人力。但近年来国内网络的飞速发展,却可以让我们网络作品和美剧一样做到随播随改,观众的意见和审查的问题,都可以随时修改。”

  “国家动漫园在真心做事”

  《十冷》大电影圆满落幕,同时出品方“有妖气”也在去年底入驻滨海新区国家动漫园,这不仅拉近了我市观众与《十冷》的距离,也让卢恒宇和李姝洁对天津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我有很多好朋友都在动漫园工作,他们给我的反馈是这个园区的定位很好。早几年,动漫风在国内吹起,全国各地都在兴建动漫园,但真正落实的很少,大部分都是打着动漫的旗号在做其它的事情。而天津这边真的是在做一些对产业有用的工作,为产业作贡献,价值很大。现在北京、上海、广州也有很多动漫工作室,但总体的反馈是沉不下心做片子,天津这边环境好,适合踏实做片子的人,更纯粹一些。”二人透露,现在他们也正在和动漫园洽谈,“朋友强力推荐的,今年很可能到那里去。天津离北京近,资源可以很容易地接触到,又不是人满为患,可以提供静下心来创作的环境。”导演认为,大批动漫品牌的进驻,可以充分利用动漫园的硬件优势走向成熟。同时,还会带动整个行业,促使国内诞生更多的动漫工作室,“现在,这一趋势已经出现,是个事实了。”此外,从观众的角度看,更多的制作人员和投资人加入动漫行业,势必会让能够选择和观看的国产动漫大幅增加。

  如今,中国动漫行业正在从草创期跨入飞速发展阶段,“洗牌”已经成为业内的共识。作为中小成本动漫企业的代表,卢恒宇和李姝洁也对未来给出了自己的看法,“类似于青青树那样的大公司,应该可以顺利度过,小公司借助互联网和市场热度,也应该能谋得一席生存余地。咬牙坚持,一定能成。最艰难的可能是一些中型公司。过去,这些中型公司虽然压力大,但借助一些扶持政策也混得下去。可未来,他们虽然资源比小公司多,但却没有大公司健全的产业链,这可能会成为最大的隐患。”

  作为电影人中的特殊群体,卢恒宇和李姝洁还以一个动漫人的眼光,分析了中国电影市场的未来,“中国现在的电影市场太好了,什么片子都能过亿。但这个突然膨胀起来的市场,却没能出现一个筛选机制。现在的问题是,观众骂的片子也能取得很好的票房,这种情况还不在少数。我觉得,随着影迷和市场的成熟,会形成良币淘汰劣币的机制,观众说难看的片子没办法生存下去。这个时候,中国电影就会真正在口碑和票房上同时崛起了。”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张晓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