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儿童色情动漫:罪或非罪?

2015年01月30日 10:59    来源: 新华网     沈敏

  说起日本动漫,你想到的是什么?多啦A梦(机器猫),阿童木?不错,那是经典之作,但还有一类被放置在“成人区”的日本动漫,主角是表情如小鹿般无辜天真、身材比例比芭比娃娃还夸张、衣着暴露的少女,香艳的情色画面让人脸红心跳。

  儿童情色动漫是日本流行文化中难以忽略的一部分。在大部分国家,这些作品被视为淫秽,或至少极具争议,但在日本,它的存在堂而皇之。

  去年6月,日本议会终于通过法案,将持有儿童色情影像制品列为违法,但儿童色情动漫却不属被禁之列。因为,拥护者说,“幻想无害”。

  问题是,真的只是“幻想”吗?

  【“没有真正的受害者”吗?】

  东京千代田区的“电子一条街”秋叶原是动漫迷的天堂,在这里,可以找到形形色色的动漫制品。而当你步入一家漫画店内的“成人区”,翻阅其中作品,里面的内容会让你“大开眼界”:上一秒还是身着超短裙学生制服的少女,下一秒就宽衣解带,变身春宫图女主角,甚至不乏强奸、乱伦、性虐等情节。

  2013年统计数据显示,日本每年漫画纸质刊物创造约36亿美元的销售收入,动画片另外入账23亿美元。

  迈欧·布赖斯就职于悉尼的麦考里大学,是一位研究动漫文化的专家。她说,涉及未成年人的情色动漫仅是日本庞大动漫产业中非常微小的一部分,“人们经常一想起漫画,就联想到性或暴力。其实,那只是漫画中的一部分……也有些非常诗意、非常优美的作品。”

  然而,在很多儿童权益保护人士看来,这部分虽然所占比例不大,却是十分刺眼的存在,它不仅对儿童有潜在的危害,还有损日本的国家形象。

  “我希望让它彻底消失,”儿童权益保护人士京和奈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采访时说,“在2020年日本举办夏季奥运会之前,我们必须让这个国家改变,别再让别人说日本文化很变态。”

  去年6月,日本议会通过一项法案,禁止持有儿童色情影像制品,违犯者将面临最高1年监禁或100万日元(约合9800美元)的罚款。该法规于7月开始生效,但给了一年的缓冲期,让人清理掉手头的“非法持有”。

  在以发达国家为成员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中,日本是最后一个将“持有”儿童色情影像制品列为非法的国家。然而,该法案仅针对“真人影像”制品,儿童色情动漫产品不在取缔之列。不少人对这一结果表示失望。

  土屋正忠(音译)是日本执政党自民党众议员。法案通过后,他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说,他支持新法,但是,“我认为我们应该再往前走一步,审视那些含有性侵儿童内容的动漫产品”。他举了一个罪案为例:警察在一名杀害儿童的嫌疑人家中发现了数十本儿童色情漫画。

  他说:“言论自由固然重要,我也很喜欢漫画,但其中有些内容太腐化了,根本不属于言论自由保护的范畴。”

  赤松康则属于另一个阵营。他代表日本漫画家协会向议会游说,反对取缔儿童色情动漫产品。他认为如此“一刀切”会打击创作者的积极性,画家们会因为担心“犯规”而不敢下笔,从而殃及日本整个动漫产业。

  他还认为,动漫中的人物是想象的产物,不像真人出演的儿童色情片,这里面并不存在“真正的受害者”。

  这是反对立法取缔儿童色情动漫者的普遍立场。但批评者认为,即使“没有真实存在的受害者”,儿童色情漫画的合法存在可能导致整个社会渐渐漠视、或“正常化”性侵儿童的行为。

  关心妇女儿童权益者更担心,这些把幼女、少女当做性幻想对象的动漫产品,实际上反映并鼓励着将女性当成性工具的歧视文化——只需想想日本发达的A片产业,而把未成年人当作性工具的倾向之恶,更是不言自明。

  【“萝莉控”之罪】

  在日本流行文化,处处可见对青春少女的迷恋:少女组合在娱乐界盛行不衰,少女明星以“清纯+性感”为卖点的写真集总是畅销;而从漫画作品到公众场合的广告海报,少女身着短裙长袜的学生制服形象随处可见。

  日本人用一个词来形容这种迷恋:“萝莉控”。这个词脱胎于西方的“洛丽塔情结”。俄裔美国作家纳博科夫的畅销小说《洛丽塔》描写了中年男子与12岁女孩的不伦之恋,并使“洛丽塔情结”成为描述成熟男性迷恋稚嫩少女心理的专有名词。

  在日本,“萝莉控”可以是成熟女性身着少女装“扮嫩”的爱好,也可以是中年“大叔”们对少女明星的喜爱,这些无可厚非。然而,它也可以演绎成邪恶、堕落的一面,比如,未成年女学生向社会男性出卖身体以换取金钱的所谓“援助交际”。不仅漫画,日本不少文学影视作品都涉及过这一现象,譬如著名推理小说家东野圭吾的作品《白夜行》中,女主人公在少女时被迫“援交”,因此被折磨得扭曲了人性,堕落为罪犯。

  动漫迷声称,诸如“援交”等针对未成年人的性犯罪现象并不能怪到儿童情色动漫头上。至今并无任何研究结果证明两者之间的必然关联,但日本确实面临严重的虐童问题。

  日本直至1999年才立法取缔儿童色情影像制品的制售与传播,这比英国晚了21年,比美国晚了25年。

  去年3月,日本警察厅发布的白皮书显示,2012年虐童案受害者人数比2011年猛增20%。2013年,警方记录在册的制售、传播儿童色情制品案件为1644宗,比10年前增加了10倍有余,为1999年立法取缔以来最高纪录。

  鉴于此类数据,2013年美国国务院的一份报告将日本称为“生产和运输儿童色情制品的国际枢纽”。美方报告指出,因为日本国内并无任何法规监管,“涉及性描写的卡通、漫画和视频游戏大肆流通,其中一些制品描画了针对儿童的暴力性虐待和强奸场景。”

  报告特别指出:“尽管日本警察厅仍然强调,并未发现这类动画形象与危害儿童现象之间的关联,另有专家认为,这种显示出容忍儿童性虐的文化使儿童受到伤害。”

  藤原志保子(音译)是一家非营利儿童权益组织“灯塔”的负责人。她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CNN)自己经手的一个案例:一个性侵者让孩子看儿童色情漫画,借此让孩子相信漫画中的性行为是正常的。“那些性侵者可能会给孩子看动画片,说‘你和大人可以这么做。’”

  【儿童色情,一点都不“卡哇伊”】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漫画大规模流行,并进入主流文化。当时,被视为日本动画鼻祖的手冢治虫代表作《铁臂阿童木》不仅在亚洲家喻户晓,更走向了欧美。

  不过,即使在曾兴起性解放浪潮的西方,儿童色情动漫也绝不可能像在日本这样堂而皇之地存在。在美国,针对儿童的性犯罪,包括持有和制售任何真人或虚拟的儿童色情影像制品,是一根碰不得的“高压线”。

  享誉世界的日本动漫产业产生过无数经典作品,“萝莉控”或许只是一种个人选择,或许只是某种特殊文化现象,但当它以儿童色情动漫的形式出现时,却不能不引起大多数人的警惕。毕竟,保护未成年人不被物化,不可性侵儿童,是当代文明共识。

  和“萝莉控”紧密相关的日本词汇,是“卡哇伊”(日语中表示“可爱”)。在一些专家看来,日本消费者对“卡哇伊”的迷恋有时到了病态的程度,这也是儿童色情动漫能在日本合法生存的根源。

  麦考里大学的布赖斯说:“可爱是一个问题,因为一个人可爱会让你感到需要保护对方,而在‘我能保护这个人’和‘我能控制这个人’之间的界限很微妙。”

  她说,动漫文化中的“萝莉控”可能会让消费者产生“对女性的错误印象”。

  “如果你天天看这些东西(色情动漫),在现实生活中你又会怎样看待他人?这一切难道只是某种幻想?是不是也可能会有一些人思想不怎么纯正,他们会觉得动漫中的场景真实存在,而对待女性就该这样?所以这其中存在某种风险。”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张晓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