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野导演再谈《高达G》:已了无遗憾

2014年11月24日 08:46    来源: 腾讯动漫     阿三叔

  原标题:富野导演再谈《高达G》:已了无遗憾

  《高达G之复国运动》从今年10月开始正式播出。这是自从《倒A高达》之后,富野由悠季总导演再度执导TV系列的“高达”作品。11月5日是富野导演73岁的生日,而趁此机会,有日本媒体再度对他进行采访,了解有关这部作品的更多秘密。

 

  Q:我们已经了解到《G复国运动》表达了您对于未来的期待之情。那么反过来,我也想要问一个问题:如果不看有关“种子”的部分,仅仅从“傻乎乎的机器人动画”的角度而言,您觉得到底这部作品的看点在哪里呢?

  富野:这方面,我的回答是“如果有太多类型的角色,那么就很有趣吧”。我觉得这是从表现手法的角度所产生的一种感触。

  Q:例如这个会体现在什么样的剧情当中呢?

  富野:就是第一集里面拉拉队女孩的剧情。非常惭愧,我在绘制分镜的时候并没有想象过画面会变得这么热闹。我们是用剧情来推动作品发展的,因此我开始觉得只要能够用最少的笔触来表达意思就可以了。

  不过作画的力量让我见识到了超乎意料的东西。到了这种地步,我感受到了一个事实:“其实拉拉队女孩看起来也不是很花瓶啊”“这就像是每年都要举行的惯例盛典一样”。而拉拉队女孩子们努力的姿态就给我带来了这样的存在感,那么一来,当德兰森在那儿唧唧歪歪的时候,如果问他“那么明年就不要搞这种活动了”,那么他也绝对不会同意吧?这样的事实让我觉得非常有趣呢。

  Q:面对诺雷朵的声音,德兰森只是用手做了下回应,这儿也体现出他并不是如同嘴上说的那么生气。

  富野:可爱的女孩子只要能展现出自己的存在感,那么在其他剧情当中也会给人深刻的印象了。让我觉得非常遗憾的是,当我意识到第一集里面会有这样的效果时,制作进程早就过了声优录音阶段,都到了拷贝阶段了。

  不过如今动画当中,刻意追求“这么做的话会让女孩子显得可爱”,实际上并不能真的令角色可爱起来。如果不能让可爱显得更加普通一些,就不能让人产生“总觉得很在乎那个女孩子呢”的心情了。并且如果能够让很多的人觉得女孩子们非常可爱,那么从商业角度而言也是成功的……(笑)

  Q:(笑)说到存在感的意义,克鲁贝斯教官也从第二集当中释放了他特有的存在感。

  富野:克鲁贝斯什么的只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我并没有在脚本里面提到这个角色会有多么活跃。第二集的话,贝鲁利跟被囚禁的艾达接触,并且很快就乘坐上了G-SELF上。这就是那一集的状况。而在脚本当中,考虑美术设定的时候自然要将贝鲁利他们所在的地方、跟容纳G-SELF的地方保持一定的距离。而确定好这样的设定之后,演出家就必须考虑如何填补这样的距离感。虽然也可以设置成让什么人把G-SELF带到贝鲁利所在的地方,不过从设定而言,G-SELF对于驾驶者是有所选择的。这么一来就只能让克鲁贝斯出场了。他登场之后,就要凭借角色自己的个性来行动了。而且是逐渐地展现出了个性。从结果而言,他也就自然而然地占据了主要角色的位置。

 

  Q:角色会展现自己的主张吗?

  富野:是的。从我的角度而言,伴随着“剧情”的开展,角色产生自己的行动思维也是理所当然的。

  Q:麻烦您说得再详细一点。

  富野:在创作故事的时候,虽然需要作者这一存在,不过像是我这种水平的人吧,并没有办法去想象所有登场人物的行为方式。不管怎样,我都只能将注意力放在那些对于剧情发展有作用的人物身上,但是制作成分镜之后,除了那些负责推动剧情的人物之外,在他们的背后还会站立着许多的角色。这么一来,如果他们只是矗立在那里就太没有意思了,为此就希望能够给他们增加一些“故事”。而将这种想法跟演戏联系在一起的话,角色们也就会自己开始行动了。如果说是三谷幸喜那样的人物,或许从一开始就能想象到角色们的作用,不过就我个人而言,只能在分镜阶段之后,让角色们自我丰满起来了。

  Q:富野导演的作品当中,很多配角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么也是基于这样的理由呢。

  富野:这个么,演出家如果希望站在那儿的角色能够展现某种特性的话,肯定会做这样的事情的。不过也正因为如此,《G复国运动》就增加了太多的角色……前几天配音的时候,我问工作人员“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登场人物啊!?”对方反过来吐槽说:“这是因为你的原因啊。”(笑)

  Q:原本富野导演作品当中就会有很多登场人物呢。

  富野:这一次比此前都要多的。不过想着将机器人动画制作到这种地步,那么光是描写机器人的话,很难让剧情发展下去。从演戏的角度而言是不成立的。

  Q:不过富野导演即便在战斗当中依然融入各种各样的对话,并且将机器人的画面也描述成了一种“故事”啊。

  富野:不,这个么,只是从结果而言显得“像是一种故事”而已呢。如果说到机器人画面,那么可以让角色说一句“G-SELF前进”。但是我们总不能让他重复说上2、3次吧。

  所以,为了推动“故事”,这种重复的台词不可取,那么就需要考虑怎么做才好了。有些状况下,我们需要斟酌人物一直坐在座位上是否妥当、只有一个人在画面中是否合适的问题,而台词也要发生改变。从演戏的角度来思考,就要跟作为“故事”的看点联系在一起才行。“故事”首先需要人物的行动,然后我们考虑到这一点,再重新修改分镜,可能就会导致这样的情况:早上提交的分镜里有战斗剧情,但现在没有了。

  Q:是删除掉了吗?

  富野:说到底,我们只是觉得剧情修改为“仅仅靠人物的活动”会更加有趣吧。不过既然我们判定这里不需要机器人的剧情、并且进行了修改,那么就要承担很重要的责任。因为没有机器人的话,我们就必须保证这段剧情十分有趣。这么一来,我们一边修改分镜,一边会时刻停下来斟酌。并且需要调动大脑,将自己仅有的那一点灵感给挤出来,从而进行构筑“故事”的分镜工作。

 

  Q:就是说,您是通过这种手法,将原定的剧情当中注入了反映人性的故事,从而令剧情丰满起来呢。

  富野:是的。而创作主要角色的故事,其实也是利用同样的手法。这一次我们设定了Capital Tower,并且将贝鲁利跟艾达设置成了敌我两方。然后,拉拉伊亚也作为跟设定有关的角色登场了。在创作了这样的框架之后,哪怕一分一毫的剧情都不能随着我们的喜好进行改动了。

  艾达想要回家,那么贝鲁利也会跟着,甚至于诺雷朵也会陪着她。我觉得吧,让角色产生“故事”,从而推动剧情,这样会让《G复国运动》能够成为一种更加具有真实感和代入感的作品。

  Q:也就是说,如果总结一下您的意思就是将“有各种各样角色存在的热闹气氛”这种娱乐元素,跟对于孩子们的未来进行期待的“种子”给予了共存。这就是《G复国运动》呢。

  富野:这两者是绝对不能分开的。作品世界的构成以及登场人物的心理状态应当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我最近读了一本叫做《やまとなでしこの性愛史古代から近代へ》的书,发现书里面也清晰地反映了这一点。在江户时代,围绕结婚所发生的事情当中,无论庶民还是将军都会被这种涉及性的心理状态所支配呢。

  之所以他们会被这种如今我们看来非常奇特的习惯所控制,那么与其说是制度问题,倒不如说是为了适应这种制度,而在适应的过程当中形成的心理状态。而通过遵从这种状态,也就构成了现实。不过人不能仅仅依靠现实性活着。从现实中也会产生梦想。如果是江户时代,例如歌舞伎、人形净琉璃等都能体现这种梦想。

  Q:人们的心中存在着“现实”和“梦想”两种要素呢。

  富野:在《G复国运动》的情况下,时尚论和技术论的部分归属于现实,而在此基础上,角色们的故事则构成了“梦想”。而我希望“种子”能够起到这样的作用:让我如今刻画的“梦想”,可以在遥远的将来转变为现实。这种事情在《倒A高达》里面是无法实现的。正因为是《G复国运动》,才能做到这一点。

  ……可能我的话说得有些太晦涩了,不过在现在的《G复国运动》当中,我们也创作了许多有趣的剧情,这一点令我非常兴奋。而第13、14集又会有颇有趣味的剧情展开,如果大家能够一直观看作品的话,我会觉得非常荣幸。

 

  简介:高达G复国运动,是一部由日本动画导演富野由悠季监督,预计在2014年10月播出的日本TV动画作品。作为机动战士高达系列35周年的庆祝活动之一,本作也是日本电视动画《机动战士高达》系列首部作品的导演富野由悠季自2005-2006年的《机动战士Z 高达剧场版》三部曲之后,所执导的最新高达系列长篇新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徐亚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