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全中: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六问

2014年10月27日 16:28    来源: 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一般来说,一个社会的文化服务,主要有两个方面,即公共文化服务和市场文化服务。由国家政府提供的,面向社会全体公民的、非营利性的,为公共文化服务。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决定》指出,要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那么,应该如何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呢?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文化教研部高级经济师、管理学博士、中国经济网文化产业频道专栏作家郭全中认为,这需要结合我国国情,找准真问题。对此,他提出了“现代公共文化服务建设六问”,供网友阅读参考。

郭全中 生活照

  一、主要矛盾和问题是什么

  我国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处于初级发展阶段,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和难题,在这种情况下,就更需要抓主要矛盾和关键难题,才能取得较好的效果。那么,当前的主要矛盾是什么呢?毫无疑问是公共文化服务水平严重滞后于人民群众快速增长的实际需求,而关键问题就是国家对公共文化服务投入的严重不足。

  二、如何结合我国的国情

  任何政策和措施都必须根植于当时的国情,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也必须根植于我国的现实国情,那么,我们国家的现实国情是什么呢?

  首先,我国财政相对集权,“大政府、小社会”是我们国家的现实国情,这严格地区别于国外发达国家的“小政府、大社会”。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3年,全年国内生产总值568845亿元,全年全国公共财政收入129143亿元,全国公共财政支出139744亿元,可以看出,政府手中掌握着大量的资源。

  其次,政府投入具有风向标作用。在我国,社会资本都高度关注政府投入的方向和重点,对于政府投入的重点和方向,社会资本才会大规模进入,而对于政府都不感兴趣的,社会资本更是不会积极投入。因此,在我国当前情况下,政府必须承担成公共文化服务投入的绝大部分,进而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本投入公共文化服务建设,这样就会形成良性循环,否则就会形成恶性循环,导致政府和社会对公共文化服务建设越来越不重视。

  当前,有一种观点认为我国应学习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充分发挥社会组织的公共文化服务作用,而不应当规定政府在公共文化服务投入方面的保障标准。毫无疑问,这种观点有其合理性,其前提条件是我国发展到美国等国家的水平且社会组织发育高度成熟,另外采取的是和美国一样的相对分权的体制。但是这种前提在当前乃至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显然是不成立的,这就要求政府必须在公共文化服务投入方面建立起保障标准。笔者建议,可以设立这样的目标:到2020年,各级政府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方面的投入占财政支出的比例不得低于1.0%,每个农民享受到的公共文化服务投入不得低于20元。

  三、如何看待超前建设

  当前,我国正处于新型城镇化建设的重要时期,很多地方都建起了规模宏大的政务新区,同时把博物馆、图书馆、美术馆、艺术馆、科技馆等公共文化服务设施和政务新区建在一起。这既是因为新区的土地更容易获得,又是因为公共文化服务设施能够较好地提升新区的人气,进而能够有效地提升新区的品味和价值。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地方新区的公共文化服务设施建设相对超前,引起了不少专家“浪费”的质疑。

  对这个问题,应该辩证看待,我国人口众多且尚未较好地享受公共文化服务的人口占较大比例,在这种情况下,公共文化服务体系设施如果功能合理,建设适度超前是完全必要的,否则就会出现“一建成就落后”的局面,这在电力、公路等领域的建设方面已经屡有教训。当然,对于功能不合理又过度超前,一味追求新奇和奢华的现象,则应该进行严厉批评和采取有效措施进行避免。

  四、如何看待服务的适销对路

  当前,在公共文化服务的提供方面,从人民群众实际需求出发的较少,目前面向农村基层提供的公共文化服务的实际效果来看,广播电视村村通和文化广场项目效果较好,其它则效果普遍一般,根本原因在于提供的服务与人民群众的实际需求不相匹配。

  任何公共文化产品乃至文化产品要想真正起到引导人和教育人的作用,都必须切实考虑到人民群众的文化素质、消费层次等实际情况,只有为他们提供他们奇闻乐见又能适度超前的服务才能得到他们的真正喜欢,否则就必然遭遇“阳春白雪、曲高和寡”的下场。例如,东北二人转广为当地人民群众喜欢,如果为当地农民提供歌舞剧等高大上的服务,则一定是冷冷清清,当然,东北二人转到了北京市场就为了适合北京人民群众的需求而做了提升和完善。再例如,不少人质疑《知音》杂志低俗,但是他们就没有考虑这个问题:如果没有《知音》,难道《知音》的读者就会去欣赏阳春白雪的刊物吗?如果结果是他们什么都不看的话,那么到底是有本《知音》为这些读者看好呢还是他们没有什么东西看好呢?在我看来,《知音》的成功恰恰就在于他准确地把握了一部分群体的情感需求并很好地进行了满足,他不仅不低俗而且在满足读者的文化需求方面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五、如何科学看待渐进性

  首先,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的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目标,其时间节点是到2020年,这也是一个阶段性目标。

  其次,由于我们国家幅员辽阔,各地的情况不一,这就决定了我国公共文化服务建设的复杂性和多样性,在公共文化服务建设方面既要考虑到标准性,又要考虑到当地的文化特色、民俗等要求。

  第三,我国的“二元经济”也决定了公共文化服务提供的极度不均衡。一是在城乡不均等方面,有些地方的农民一年享受到的公共文化服务投入人均不到一元钱甚至不到5角钱;二是在区域不均等方面,差距悬殊,具体见表2。中西部地区尤其是老少边穷地区,不仅不提供充足的配套资金,而且克扣、挪用公共文化服务转移支付资金的现象时有发生;三是在人群不均等方面方面,外来务工人员和一些特殊群体人员却很难享受同等的公共文化服务。

  这就要求我们正确看待我国公共文化服务的阶段性和渐进性,一方面加大投入来整体提升公共文化服务的水平,另一方面中央政府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对于中西部地区尤其是老少边穷和农村地区,应采取一般性转移支付的方式完全由中央政府承担财政责任,进而有效地解决区域和城乡严重不均衡的难题。

  六、如何有效实现综合性

  当前,我国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严重不足,但是同时又有大量的公共文化服务设施闲置,这个悖论的症结就在于现有公共文化服务设施的功能过于单一,难以吸引到足够数量的人民群众参与。

  首先,这就要求公共文化服务设施的功能综合性和多样性。目前,单一的图书馆、博物馆、艺术馆已经难以吸引到足够数量的用户参与,通过把各种功能集中于一起,并和体育、娱乐等功能进行有机结合,将能够有效地吸引用户参与。

  其次,高度注重用户的体验性。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今天,人们获得知识和信息的渠道很多,为了能够更好地吸引用户,就要以他们的体验为导向,有些地方的图书馆在内部设施上进行了完善,以有利于用户的个性化需求,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第三,综合性还应体现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顶层设计上体现出协调性,以避免重复建设和资源浪费。

  毋庸讳言的是,我国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尚处于较低水平的初级发展阶段,这需要我们结合我国的国情,找出真问题,想出真办法,而不是照抄照搬国际经验。

   (郭全中: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文化教研部高级经济师,管理学博士)

  》》》查看作者更多观点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于小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