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批评和赞美都需要胆量

2014年10月25日 08:00    来源: 北京日报     路艳霞

  原标题:批评和赞美都需要胆量  

  由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写作中心和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主办,莫言与中国当代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昨天在京开幕。在为期三天的时间里,国内外学者、作家齐聚一堂,将共同研讨莫言对中国文学与世界文学的贡献,探讨中国当代文学书写的中国经验及其对世界文学的意义。

  参加自己作品的国际研讨会,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直说:“的确有点尴尬,但是也没有办法,人生处处有尴尬。”

  尴尬仅仅是短暂的,莫言很快进入了正题。他首先给中国作家鼓了一把劲儿,“30多年来的中国文学取得了巨大成就,尽管我们还没有像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那样好看的长篇巨著,但是我们在短篇小说、中篇小说创作方面,完全有资格进入世界文学之林。”莫言还认为,国内作家文学创作的艺术水平和思想张力,一点儿不逊于世界上任何国家当代作家的创作。

  但作家如何书写中国故事不能不说是个难题。对此,莫言认为,如果对中国社会巨大的、全方位的进步视而不见,依然把中国社会描绘成一团漆黑、毫无光亮,这不是一个客观、公正的态度,也不是一个有良知的作家应该抱的态度,“批评一个社会需要胆量,赞美一个社会也需要胆量,这个胆量的背后就是良知,就是你的良心。”莫言说,相信中国作家都会用自己的良知,来讲述我们这个时代的故事,讲述我们的生活,讲述我们的人民。

  “莫言是为中国文学长了脸的人,应该感谢他、学习他、爱护他。”作家贾平凹在研讨会上发言道,就像贾平凹所言,数位作家、学者对莫言作品进行了多方位的研讨。

  作家毕飞宇难忘阅读莫言作品《红高粱》的感受,他认为,莫言的写作很像体操运动中的自选动作,做得非常漂亮、潇洒、自由,“《红高粱》一下子使我们的小说拥有了自由感知,他使你相信小说家的器官原来是长在小说里的,同样,小说原来是长在小说家身上的。”但要做到这一点其实并不容易,毕飞宇认为,作家必须首先意识到自己是一个渴望自由的人,“起码你的内心充满了解放的动机,为此你不惜让自己的内心成为一个马蜂窝。”

  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所长陈众议的一席话颇有总结意义,他认为,从《红高粱家族》到《蛙》,一直到《荆轲》,莫言的艺术图谱里蕴藏着我们民族文化丰富的内涵、我们现实生活丰富的内涵。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张晶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