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伦斯夫妇出售中国当代藏品 引市场缩水担忧

2014年09月20日 10:23    来源: 汕头日报    

  原标题:尤伦斯再次出售当代藏品 当代艺术品严重缩水

  将在10月进行的香港苏富比秋拍上,尤伦斯夫妇要再次出售一批上世纪90年代早期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一些来自方力钧、张晓刚、曾梵志等艺术家的早期代表作品还是首次现身拍场,总估价为1亿多港元,其中有三件作品估价过千万。

  “即使把价格降得不能再低了,也卖不出去几张画。”这已经不是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上的个别现象,经历了几年前的暴涨飙升之后,市场回落缩水所带来的危机,让很多艺术家和机构始料未及。特别是在今年香港秋拍上,尤伦斯夫妇将要第三次拍卖一批估价1亿多港元的中国当代艺术藏品,尽管尤伦斯方面表示多次出售是对收藏作品的调整,依然引来各方的“抛售”、“洗牌”等议论,加剧了一些人对中国当代艺术市场或将再次面临缩水的担忧。

  画家老原在今年年初同某大型企业签了一个大单,对方要用2000多万元,买他4000平尺的画。消息传出后,很多艺术圈的朋友都为之兴奋,纷纷前来祝贺,这在2008年那场金融危机前,根本就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在宋庄一年卖画能赚几千万的艺术家名字能列出一大堆,然而今非昔比,在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从高潮回落后,有的人甚至四五年都没卖过一张画了。

  然而意料之外的是,同老原签约的企业不久前突然出事了,订单自然也就无法履行了。

  “我签过很多购画合约,在签了一两年后就出现了问题,跟美国一家画廊签约了,一年后就出现经济危机了,你抗拒不了,虽然我签了8年,你也不可能找人打官司去。跟杭州一家基金会刚签约完不久,一些企业投资人的经济状况出问题了,有的老板跑路了,我的画也卖不了了。”老原无奈地说。

  老原这笔大单的泡汤,也间接影响到了画家老唐 ,本来老原答应买一张他的画,算是帮助解决下房租。老唐不喜欢画迎合市场的画,他的画在灰暗压抑的背后是反思和批判,并不适合挂在家里,这也导致他的画在国内很少能找到收藏者,一直都是海外机构在收藏。

  老唐说他最近一次卖画还是4年前,韩国和瑞士的两家画廊买了他十几万的画,之后这几年就只零星卖出几幅几千元的小画,一些朋友喜欢他的画却没钱买。

  “最有钱的那拨人,比如6月的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方力钧一张六七米油画,200多万就拍了,他的画曾经卖了很多钱,所以他无所谓,生活不受任何影响,那些跟一些小画廊签约的人属于艺术界的中产阶层,生活也没问题,最困难的是底层画家,房租交不起了。”老原说。

  老唐也曾经有钱过,一家私人美术馆买了他几十万元的画,但他那时并没有危机意识,钱随后被他很快花光了。其实老唐并不是个案,很多宋庄的画家有钱后,买了豪车、别墅,甚至有人过起了花天酒地的生活。市场危机到来后,很多人盖了房子住不起,买了豪车开不起,后再转租转卖出去。

  作为中国当代艺术最大藏家,尤伦斯夫妇的每一次出货都能引起不小的震动,这次也不例外,抛售还是洗牌的议论随之而来。

  从2011年4月开始,尤伦斯夫妇至今已通过香港苏富比拍出了195件当代艺术藏品,总成交额超过8亿港元,其中不少作品刷新艺术家拍卖纪录,2013年秋拍上以1.8亿港元成交的曾梵志的《最后的晚餐》,更是将中国当代艺术带入了“亿元时代”。

  尤伦斯方面再三强调其多次出售中国当代艺术作品实为收藏的调整,尤伦斯基金会负责人也强调,当代中国艺术收藏是尤伦斯艺术收藏中最全面收藏之一,在过去30年间一直专注于支持年轻艺术家。收藏是一个非常个人的行为,而藏品会经常有所转变。尤伦斯基金亦不时会把珍品出售,与其他同样充满热情的收藏家分享,这让我们得以继续收藏更多作品,而这次拍卖正是此过程的一部分。

  香港苏富比当代艺术负责人也表示,尤伦斯现在是处于作品调整阶段,他们仍然很关注中国当代年轻艺术家的发展,目前整个方向是以年轻艺术家为收藏重心。

  但是业界关于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缩水与洗牌的争论仍是不绝于耳。“之前市场上形成的商业操纵意识是病态,有些销售好的作品就是垃圾,畸形的市场会给艺术家带来很大的负面引导,现在艺术家应该静下来思考艺术本体。”李铁军说。

  “一些西方藏家已经是在玩金融游戏了,能够预料到中国当代艺术大趋势是什么,作为商人不想赔在手里,也说明对中国当代艺术没有更深刻的认识,认为在一个时间段,我抓到了,就抓到了。”

  在3画廊负责人季晓枫认为,因为中国的当代艺术市场规模比较小,藏家比较少而且低调,所以一旦大的指标性的藏家有什么风吹草动,大家就容易关注。尤伦斯夫妇同时买进一些作品,这就是当代艺术全球化的一个特征,“中国概念”在世界级的藏家里变得越来越不那么重要。

  他认为有很多后期成熟起来的艺术家的作品更加处在全球化的世纪艺术史的语境中,所以人们不再以他是中国艺术家或者中国概念的艺术家来判断一个艺术家的价值,而是以一个世界级的艺术家来判断价值。

  “新派的藏家不管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他们的眼光总是在往前看,对过去的收藏只留下一些精品,而更多会关注未来的可能性,而中国的老派藏家更多是往后看,什么古董啊,什么老的大师啊,我没有说对错的问题,只是就当代艺术市场而言,第一种藏家对市场的价值更多,也是画廊需要着重培养的群体。”季晓枫说。

  “当代艺术收藏市场在慢慢向一级市场的成熟运作回归。现在的艺术市场大家会更加珍视自身的传统,加入了很强烈的反思视角,大家会更加关注切身现实状况来操作艺术作品,更加接近全球化,体现在艺术收藏市场多元性。”季晓枫觉得这才是一个正常的市场应该有的状态。他相信画廊、拍卖行、藏家、机构、银行等艺术市场各方会越来越成熟,虚假的东西仍然还有机会,但不会是市场主流。

  对于当代艺术家而言,李铁军觉得他们到什么时候都不要管市场好坏,艺术家最本质的一点是有碗粥,有盘咸菜,能活着,不断地研究艺术,真正达到一种不动的状态,而不是市场好了就挥霍,市场不好了就要跳楼。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张晶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