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产业园区规划原有问题未根除

2014年08月16日 07:14    来源: 中国文化报     夏宇

  原标题:文化产业园区规划之辩

 

  日渐没落的江西南昌791文化创意街区

  园区匹配类型参照表

  文化资源 经济水平 相对较高

  相对较低 相对富集 综合型园区

  资源型园区 相对贫乏 创意型园区

  (制表 张海宁)

  近5年以来,国家对文化产业园区乱象的整治力度不断加大,文化部制定出台并多次修订了《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园区管理办法(试行)》和《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管理办法》,对基地、园区的申报、建设、管理、退出等方面的问题做出了详细规定,早前一哄而上建园区的情况有所扭转。即便如此,原先在园区规划中普遍存在的功能不强、定位不清、同质化严重等问题却依然突出,文化产业园区建设亟须认准“脚”、选好“鞋”,才能走好“路”。

  原有问题仍未根除

  相比2012年及以前,2013年以来规划建设的文化产业园区,在规划设计上已有明显进步,笔者对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园区资料库收录的126个园区项目(2013年-2014年间)进行了逐个确认和统计,按规划类型初步划分,其中影视旅游型园区31个、动漫游戏型园区6个、艺术设计型园区27个、网络及新媒体型园区19个、文化创意综合型园区43个;从地域上来看,数量最多的5个省区为:上海(35个)、江苏(17个)、北京(13个)、广东(10个)、山东(9个),其他省区占比约为33.3%;从结果来看,近两年来我国文化产业园区规划类型较为均衡,在地域分布上出现的“东多西少”也符合文化市场“东强西弱”现状的要求,可以说是进入了相对稳定的发展阶段。

  不过,在看到成绩的同时,还是需要注意园区规划中存在的问题。首先,部分地区在文化产业园区规划中大额投资、盲目投资现象严重,比如,2012年12月,山东省烟台市下辖的海阳市启动了“丁字湾海洋文化旅游产业集聚区”项目,计划总投资超500亿元;2013年9月,山东省青岛市东方影都影视产业园项目上马,计划投资同样为500亿元(其中300亿元用于文化旅游产业,200亿元用于房地产投资),两个超大额投资项目开工时间相差不到10个月,更令人担忧的是,两个直线距离只有100公里的园区定位基本相同,都计划搭建可用于古今中外影视剧拍摄的超大型影视制作基地。只恐未来形成恶性竞争,殃及两个园区内的文化企业。其次,还有个别地区存在园区规划布局不合理的情况,以上海为例,截至今年8月14日“上海设计之都”公共服务平台的统计,目前上海有89个创意产业集聚区,其中针对艺术设计方向的园区占比接近半数,同质园区规划项目密集,这样的环境对设计产业集聚和竞争力拔高都是不利的,“各自为战”“遍地播种”的园区规划现状亟须优化。

  此外,在笔者统计的上百家园区项目中,文化创意综合型园区占比高达34.1%,而这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以简单的地产建设为主,虽对文化创意、艺术设计等有涉及,但其中大部分园区定位侧重不明,且缺乏相应的服务配套。笔者曾在2年内对江西南昌791文化创意街区进行过3次实地调研,去年1月前往时,当地一家陶瓷艺术店主介绍说:“这里公交不通,连出租车司机很多都不知道有这个艺术街区,客人太少了”,而另外一家主题餐厅情况更为悲观,负责人称“人流量太小了,现在营业一天就亏损一天,想着再过几个月就关门吧”。前段时间,笔者再次前往该园区,发现一年前开业的多家店铺都已经关门或转让,而交通这一基础服务仍未得到改善。

  匹配定位原理区别四类园区

  如果将文化产业的发展比喻为一场赛跑,那鞋子就指代文化产业园区,文化产业园区的服务和集聚功能就是鞋带。当前文化产业园区规划建设中出现了很多问题,但归根到底还是没有选好鞋、穿好鞋。因此,要想使文化产业“跑”得又稳又快,我们既不能不穿鞋,也不能乱穿鞋,既要选对跑步鞋,又要选对合脚的尺码,不仅要穿上鞋,还要系好鞋带。据笔者统计,目前全国已有21个省区出台了专门针对文化产业园区规划及建设的监管制度或办法,可以说,各地政府对文化产业园区的规范化管理体制已基本建成,“鞋带”大家都会系,那么当下我们关注的重点应该在于选“跑鞋”和“鞋码”,而这也就是“如何规划文化产业园区”“规划什么样的文化产业园区”的问题。

  在规划文化产业园区的过程中,政府不妨运用匹配定位的原理,建立文化资源与经济水平两个层面的相互匹配关系,并依据匹配结果进行精准定位,确定当地所需要的园区类型。首先应该做的是找准区域文化产业竞争中所处的位置,把握周边及辐射范围内的相对优势,具体来说,可将文化资源分为相对富集与相对贫乏两个程度,并将经济水平分为相对较高与相对较低两个程度,将其进行两两匹配,即可得出4种匹配结果:

  一是综合型园区,对于北京这类既坐拥丰富历史文化资源,又具备良好生产基础和市场消费力的城市或区域,应在园区规划中侧重于综合性园区,即园区应涉及范围广、产业链覆盖全,既可依靠历史文化资源规划文化旅游园区,又可以依靠经济和产业基础建设中关村等的科技创意园区。此外,政府不仅需要为大型文化企业提供园区,还要注重孵化中小文化企业。

  二是资源型园区,如广东省惠州市,在珠三角范围内,区域经济水平在珠三角地区属于中等偏下的位置,市场和产业基础与周边的广州、深圳、东莞等城市相比并不占优势,但得益于罗浮山、巽寮湾等诸多旅游文化资源,惠州在文化旅游园区的规划及建设上收获颇多。该市近两年来兴建了帝尊罗浮山文化产业孵化基地、巽寮滨海旅游度假区等多个优质园区项目,其中惠东巽寮滨海旅游度假区2012年总产值已达8.71亿元,同比增长30.05%,园区效益较为突出。

  三是创意型园区,在文化资源的比较中,深圳是地地道道的“洼地”,而在经济水平和产业基础层面,深圳明显居高,《深圳文化创意产业振兴发展规划(2011-2015年)》中,将文化创意和科技支撑作为两大主攻方向,将创意设计业列为十大重点行业之首,在文化产业园区规划上,则侧重于软件、动漫、设计等创意型园区,以龙岗动漫创意产业园为例,该园区是2010年由华夏动漫集团投资2亿元建成的民营产业园区,依托市场上的动漫企业和民间资本作为基础,4年来一直保持高速发展,截至今年已累计创造了30亿元的销售总额,仅年出口额一项就超过3亿元。

  四是制造型园区,安徽省阜阳市在发展这类园区中较有代表性。阜阳市在地理位置上处在安徽合肥、湖北武汉、河南郑州、江苏徐州的相对中心,在文化资源与产业基础的对比上都处在劣势,文化产业发展同样相对滞后。在这一背景下,阜阳市政府将文化产业发展的重点放在了文化制造业上,规划建设了“阜阳印刷包装产业园”,该园区针对印刷包装产业链进行了重点培育,2012年获批为省级印刷包装产业园,今年又被认定为省文化产业示范园区,截至目前已有印刷包装企业26家,年产值达20亿元,因地制宜规划的这一园区,已然成为了阜阳在区域文化产业竞争中的一列动车。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张晶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