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是“粉丝电影”却不同命 《我就是我》票房惨淡

2014年08月08日 10:24    来源: 成都日报     卫昕

  原标题:同是“粉丝电影”却不同命 《我就是我》 票房失败的为何是我? 

  暑期档是粉丝电影的天下,郭敬明的《小时代3》和韩寒的《后会无期》票房均过5亿元大关,赚得盆满钵满;而另一部同样打着“粉丝电影”旗号、记录2013快男选拔的电影《我就是我》却死得很惨,上映后排片比例不超过5%、不到一周惨遭下片,累计票房仅640万元。《我就是我》虽然口碑不错,既有影评人周黎明等人力挺又获多伦多电影节提名,同是“粉丝电影”为何不同命?如此遭遇,令人思考。

  万万没想到 

  临阵换挡“粉转路人” 

  《我就是我》在项目成立之初就创造惊喜。2013年9月27日,2013“快乐男声”决战夜,天娱传媒发起了一个影视类众筹——如果20天内筹到500万元就让快男电影走进院线。最终这个项目顺利筹到507万元。在互联网电影大热背景下,《我就是我》众筹模式一度被业内认为是经典案例。在今年6月上海电影节上,“千人超前观影粉丝疯狂,票价爆炒高达千元”等新闻更让人期待该片的票房。然而从大热到惨死,《我就是我》的命运出乎意料。

  据悉,《我就是我》也曾考虑在今年2月春节档上映,但最终让位给天娱自家另一部老少咸宜的“粉丝电影”《爸爸去哪儿》。而且该片导演范立欣为后期制作精益求精,“纪录片要从400个小时里剪出一个多小时来,需要花时间。”最终他用做“减法”方式,把400小时素材中浓缩成一个多小时。

  《我就是我》被认为是一部“圈钱”的粉丝电影,但如果趁着“2013快男”的热度还未散去就上映,票房结局肯定不同。如今选择暑期上映看似更符合目标受众学生群体的需求,但时间改变了一切,半年后热度递减,“粉丝变路人”。最致命的是,《我就是我》早早定档7月18日,“万万没想到”身处郭敬明《小时代3》和韩寒的《后会无期》前后夹击,被迫改档7月25日上映,但已无济于事。

  两头不讨好 

  粉丝电影还是纪录片? 

  《我就是我》上映2天,票房245万元,截至7月31日累计票房640万元,从8月1日起基本下片。等到8月4日传来《我就是我》在第39届多伦多国际电影节入围“人民选择奖”和“人民选择纪录片奖”两项提名好消息时,对票房已于事无补。事实上,与惨淡票房形成强烈反差的是,看过这部电影的人给出了一边倒的好口碑,“真实、热血、青春、不做作”,其实根本不是所谓的“粉丝电影”,而是一部“没有表演,只有表达;没有台词,只有心声;没有演员,只有被记录者;出人意料的真实,也出人意料的温情,最后又出人意料的残酷”的纪录片,看完让人感觉“新鲜热烈的青春的苦与乐扑面而来”。也许早有预感,导演范立欣就呼吁观众“放下偏见”,但最后影片还是“死于偏见”。

  与郭敬明、韩寒相比,快男的粉丝数量只能算其一个零头。主打“粉丝”牌的《我就是我》没能争取到粉丝,没有影院排片的支持,反而从一开始就因“快男粉丝电影”标签而受到“非粉丝”的恶评和嘲讽。在各大网站论坛上,“肯定是圈钱电影”等偏见让导演范立欣深感无奈。然而,制定“快男粉丝电影”进行营销宣传,对于片方而言也是一个两难抉择:“如果按照纪录片来宣传,看的人只会更少。”

  范立欣是一位纪录片导演。他之前执导的纪录片《归途列车》曾获得艾美奖最佳纪录片等多项国际大奖,也是继李安后第二位入选美国导演工会奖的华人导演。他还曾被《纽约时报》评为2013年全球“20位最值得一看的导演”。此次《我就是我》又入围多伦多电影节两项大奖提名。但纪录片在国内市场却是个票房“死穴”,近年来能登陆大银幕的纪录片几乎都是“珍稀动物”。迈克尔·杰克逊逝世后火速引进公映的纪录片《就是这样》创下4000万元最高纪录片票房纪录,在国内电影市场已是天花板。因此,《我就是我》在宣传过程中一直主打“快男粉丝电影”牌,刻意回避纪录片类型,甚至连范立欣纪录片导演都有意回避,最多描述为“真实电影”。

  跟风才是圈钱 

  勇于突破才会改变偏见 

  今年暑期档热闹非凡,票房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新纪录,邓超的《分手大师》票房高达6.6亿元。郭敬明凭借《小时代3》创造了中国系列电影票房的新纪录,成功地建立起了自己的电影品牌并已和华策影视签约,计划将他的青春小说、科幻小说全面电影化。而韩寒的《后会无期》不仅在票房上超过《小时代3》,成为最快过5亿元大关的国产片,更得到不少传统电影从业者力挺。然而,粉丝电影赢得粉丝并非胜在电影。依赖明星导演的个人号召力,影片商业票房上的成功更突显国产电影类型上、创作上的匮乏。跟风之作多,开拓新题材、新类型的作品少,因此某些古装大片即使口碑差,票房依然好,这样不成熟的市场环境,甚至逼得许多有人文情怀、有品质的艺术电影唯恐被当做“文艺片”,因为这意味着没票房,而最终像《白日焰火》这样“曲线救国”最终获得市场回报的少之又少。

  《我就是我》票房的失败,并不意味着电影本身的失败。著名影评人周黎明评价说:“在近期讲年轻人的影片中,《我就是我》完成度最高。选秀题材表面上很肤浅甚至虚假,但范立欣尽可能做了深度挖掘,没想到范导能把纪录片拍得像故事片那么好看。”今年国庆档,许鞍华的《黄金时代》又将公映,该片已成为威尼斯电影节的闭幕片。只有越来越多这样的电影勇于去突破市场,市场才会改变偏见。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实习生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