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丝电影背后的狂热与分裂

2014年07月25日 09:56    来源: 成都商报     张世豪 邱峻峰 张涵 刘婧如

  《小时代3》7月17日上映,截至23日票房超4亿,加上前两部,《小时代》系列总票房已超10亿。

  《后会无期》7月24日上映,首日全国排片33062场,初步统计仅一天票房已经过亿。

  名词解释

  粉丝电影

  粉丝电影是一种新的类型片,主打粉丝群体,一般制作成本较低。2011年暑期档,凭借电视剧《宫》走红并拥有大批粉丝的杨幂出演了国产惊悚电影《孤岛惊魂》,该片的投资不到500万人民币,却创下9000万票房。从此以后,“粉丝电影”的概念走进了人们的视线。当年9月,另一部粉丝电影上映———《五月天追梦3DNA》。片方坦言,是《孤岛惊魂》的成功给了他们信心。尽管《追梦》的投资高达4000多万元人民币,但仅靠商业赞助,影片未上映就收回80%的投资,基本是稳赚不赔。

  同年,韩庚主演的《大武生》上映,首映当天,在全国一些城市的影院门口,居然摆着粉丝自发送上的花篮,有业内人士就感慨:“有这样的粉丝,片方还需花钱宣传电影吗?”另外,李宇春参演的《十月围城》,也多多少少有着粉丝电影的意味。

  2014年暑期档,粉丝电影的阵营越发壮大了,郭敬明执导的《小时代3》、韩寒的电影导演处女作《后会无期》和范立欣执导的快男选秀题材电影《我就是我》陆续上映。《我就是我》的片方天娱传媒更是借助粉丝的热情开创了“众筹”模式拍电影,20天内就从粉丝那儿筹集到了500万的投资,印证了粉丝的强大实力。

  这个夏天,有两个粉丝群体为了各自的偶像在线上线下摇旗呐喊、掐架斗殴,互不相让。其实,韩寒和郭敬明都绝非媒体呈现和公众想象中的样子:韩寒被固执地想象成批判者,反射的只是当下的无奈感与无力感;而郭敬明作品被大批小城女孩追捧也只是对权势和财富依傍的投影。韩寒和郭敬明无非代言了两个分裂的心理镜像。与此同时,他们却要独自承受各种夸张的赞誉与毁谤。

  “精英在评论,粉丝在消费。”这是当前微信刷屏的热句。这个颇为精准的评价所指,是作家韩寒和郭敬明分别担任导演的电影《后会无期》与《小时代》。中国电影市场突然风起云涌一种新现象:粉丝经济电影。随着韩寒导演的电影《后会无期》昨日上映,表面看是作家韩寒和作家郭敬明的电影作品竞争,实际上是两大偶像的庞大粉丝参与了这场电影市场票房大战。

  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郭敬明认为“粉丝电影”这个概念过于狭窄,“如果你把获取电影票房的希望寄托在粉丝身上,那么这部片子的票房是不会好的。”郭敬明说,他曾找人做过一个统计,通过自己微博的转发量来推算铁杆粉丝的数量,结果发现他的铁杆粉丝最多有一两百万。“然而一部卖座电影的观影人次是千万量级起步的,这里面绝大多数都不可能是我们的粉丝。只能说,我们的粉丝会是第一批冲进电影院观影的人。”郭敬明提到了《小时代》上映引发争议后,他在网上看到的一个网友的评价。“他写道:‘现在都说骂《小时代》的是黑子,喜欢《小时代》的是粉丝,可是你们别忘了,在黑子和粉丝的中间还有很多人,他们的名字叫做观众。’我觉得他写得很有道理,我也很感动。事实上,作为一个导演,你就是要征服黑子和观众中间的这群人,让这群人有兴趣去看这个人拍的电影究竟是怎样的。这样你的电影才能有好的票房。”

  对于自己的新作《后会无期》是否也是粉丝电影,韩寒不置可否:“是否是粉丝电影真的不重要,只要是好电影就行了,我也在努力朝这个方向奋斗。”只不过,他也特别提到,每一个好的作者或者好的导演身后都会有很多粉丝,但仅靠粉丝的支撑是走不远的。“如果仅靠粉丝的支持,你会越来越式微。只有走出自己的小世界,甚至背弃所谓的那些粉丝,才能走得更远。我的电影不拍给谁看,但希望自己能够满意。我的满意点很高的,相信我满意的东西不会差。”

  真相

  粉丝对《后会无期》评价不高

  昨日,韩寒导演的电影《后会无期》上映,成都商报记者在万达影城财富店、王府井影院、太平洋影城进行了调查,前来观影购票的观众中,不少人坦言:自己就是冲着韩寒去看这部影片的。成都商报记者随机对100名观看了《后会无期》的观众进行了问卷调查,有66%认为影片很一般。

  昨日下午并非周末或节假日,但在上述三家影院观影购票的观众并不少,一打听,几乎都是奔着《后会无期》去的。成都商报记者从三家影院了解到,《后会无期》是近段时间以来除了《变形金刚》外,首日票房最好的一部电影。

  从《后会无期》的播出场次来看,太平洋影城在昨日共安排了29场、王府井影院安排了26场、万达影城财富店21场。“排片量基本占到了50%左右。”王府井影院的经理虞涛称,从观众反响来看,《后会无期》的口碑明显好于《小时代3》,在他看来,这部影片的明星阵容比较强大,韩寒强大的号召力,可能是吸引观众观影的主要原因。

  在万达影城财富店,一名正在读高中的女孩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她之所以来看《后会无期》,一是喜欢韩寒,二是此前在网上听到朴树演唱的电影主题曲《平凡之路》。在成都商报记者昨日的走访中,类似这样的回答不在少数,不少观众坦言,自己就是奔着韩寒才去观看这部影片的。“即使我看了会后悔,但就冲着韩寒,我还是要去看。”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对这三家影城共100名观看了《后会无期》的观众进行了问卷调查,这100名观众中,有80%是“90后”,92%都是本科及以上学历。

  成都商报记者还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回复,这100名观众中,有53位是韩寒的粉丝,看过韩寒的作品。“看《后会无期》主要是冲着谁来的?”的选项中,63%的观众选择编剧兼导演韩寒。尽管这100名受访观众中有53人是韩寒的粉丝,但数据显示,有66%的观众给出了“中庸”的选项:一般,有27的观众选择了“很棒”。对于影片最不令人满意的地方,有73%的观众选择“故事结构差强人意,不完整。”

  “画面很精美,拍得很文艺。”一位姓刘的观众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但整部影片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特别深刻的地方,就像一杯白开水。网友“CyberKnight电子骑士”认为,《后会无期》宣传是一部公路片,但相比宁浩的公路片还有很大差距。最大问题是故事的松散,随意,缺乏逻辑性和内在张力。人物,情怀,境界都浮在表面,全靠段子式的金句和刻意设计的幽默保持吸引力。不差,也无甚特别。网友“曾海绵”认为,这注定是一部两极分化的电影,不喜欢的人会觉得没主线、没剧情,全片完全是靠大道理和段子堆积起来的;喜欢的人会感觉看了四篇韩寒写的小短篇,意犹未尽。

   幻象

  《小时代3》被批病态炫富

  今年暑期档的国产电影小丑当家,烂片走红。所谓“烂片走红”,是指缺少基本电影技术、用杂碎拼凑的方式完成的影片,却怪异地成为“吸金力强大”的票房大片。新上映的《小时代3》,不仅重复了《小时代1》标明的郭敬明电影的一切突破电影底线的“品格”———情节零碎、角色虚假、煽情臆症和病态炫富,而且具有比后者更“烂”的姿态。在《小时代1》中,4个女主角尽管空洞平庸,但还各具角色心理定位。然在《小时代3》里,导演如患上失忆症,让这4个“时代姐妹花”在126分钟的片长中,重复表演着泼妇变脸的闹剧。

  《小时代1》的票房成功,完全不懂电影为何物的郭敬明不仅从中尝到“小投入大回报”的甜头,且获得了“导演不需要电影能力”的技术确认。比较《小时代1》和《小时代3》可见:一年之差,在《小时代1》中,作为导演新手,郭努力讲述华丽煽情的青春故事,但因缺少导演应备的电影驾御能力而把电影拍成了“加长版的MTV”;在《小时代3》中,他如锈铁漆新一样,将前者剧情作了草草的改装。前后两个郭片具有同样的开头———4个女主角做时装秀,和同样的片尾———4个女主角在大雪中表现“四姐妹同心相助”。郭敬明将126分钟的真人剧情片拍摄成为杂碎卡通片,因此观众看到了堪称病态的自恋自炫。

  国产电影票房飙升,但在国际电影市场中国产电影票房却持续严重下滑,2013年仅为10亿元人民币。在过去几年,中国电影总票房的纪录是由美国大片《阿凡达》创下的13亿元人民币,而美国大片《变形金刚4》以近19亿元人民币票房再次刷新纪录。国产片票房内外逆差悬殊之大,用“国别文化认同的差异”来解释是说不过去的。在国际电影生态中,商业片要赢得市场,必须依靠以导演为核心的电影创作团队的艺术创新实力,无论是剧情片,还是动作片,或者科幻片,都要以超强的电影实力取胜。目前以27.88亿美元保持全球电影票房纪录的美国电影《阿凡达》,是导演詹姆斯·卡梅隆积15年精心准备之功,率领创作团队艰苦卓越奋战的成果。据《中国青年报》

  郭敬明·分裂

  “我不算优秀作家,但能提供精彩故事”

  记者:你经常说你的作品首先是商品,然后才是作品,那它的思想份量、价值观、人文关怀对你来说都是其次的吗?

  郭敬明:我觉得不是其次的,而且它并不能说,只是唯一的一个指标,或者说在我看来我的能力达不到很多大师或者说很多优秀的作家,他们能够达到的人文关怀的高度或者说思想的深刻。我在这方面其实是比较薄弱的,但是我可以提供另外的好的类型,可以提供很精彩的故事,就像《小时代》一样,讲的是对真善美的相信,对友谊的相信,对梦想的相信,对爱情的追求。

  记者:你不怕你的粉丝进入功利主义当中?

  郭敬明:我觉得任何人都有权利去追求他想要的生活,前提就是你只要不犯法,只要不伤天害理,不走邪门歪道。

  记者:记得你和韩寒曾经一起出现做过一个对谈,但是后来为什么就不相往来了呢?

  郭敬明:我不是不相往来,第一我本身就不认识他,我们私下也没有接触,所以也谈不上往来,而且我对他也不了解,所以也不方便多说什么。

  记者:你有觉得他的电影在跟《小时代》做捆绑的宣传吗?

  郭敬明:我只能说我宣传我的电影就OK了,至于别人在做什么事情,我没有那么关注,而且我觉得别人怎么做,那是别人的事情,我们有我们的宣传思路,我们有我们的电影诉求,就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已经不太在乎大家开你们的玩笑?

  郭敬明:这个我觉得无所谓。一些无所谓的玩笑,这些都不用去介意。我也经常开自己的玩笑,作为娱乐人物,公众人物,大家总不能不聊你,这个是天生的,而且这个是大家对你的好奇和关注。

  记者:你说你希望三十一、二岁能结婚的,现在情况如何呢?

  郭敬明:对,转眼就已经到这个时间了。我那天跟我妈聊天,我说要么三十五或者四十结婚好了,我妈妈知道我现在确实也很忙。据凤凰娱乐

  韩寒·狂热

  “我和郭敬明不同,这部电影非常独特”

  记者:你以前经常写影评,之前骂过《战国》,也骂了很多国产电影,当时有网友给你留言“你行你上啊”这种话,所以你这次就真的去拍了一个,为了证明些什么?

  韩寒:没有没有,因为我这片子和那些风格上也不一样,而且《后会无期》上映之后人家要也说“你这拍的什么呀?”我也没办法。而且对于批判本身来讲,并不是一个“你行你上”的逻辑,哪怕我没拍,我发表我自己的意见,其实一点问题都没有。

  记者:你是如何向11年没出山的朴树邀歌的?

  韩寒:当时我先通过短信联系的他,后来去跟他见面,他依然很消瘦,有一点白头发,但是变得特别的平静。其实我并没有想到他已经11年没出新歌了,直到后来他们团队的人告诉我,“朴树把他11年首发的歌给了你”,我自己都很诧异。其实当时朴树是在做他自己的新专辑,他的专辑已经做得差不多了,而我去他家时他正好做完这首《平凡之路》,这就是缘分。

  记者:外界总把你和郭敬明进行“捆绑营销”,你自己也比较反感吧?

  韩寒:对,的确是这样,因为和他完全是不一样的气质跟风格,再说《后会无期》确实是适合暑假这个档期(才在这个时间上)。而且这部影片无论从各方面来讲,也完全不需要跟其他任何影片捆绑或相提并论,不是说我们做得比人家优秀或不如人家,只是说我们非常独特,而且事实上,你跟我说他的片子是什么样的,我其实都茫然不知,我都不知道他的影片有什么气质、是什么类型。

  记者:如果影片上映之后有负面评价,你会不会发文进行回击?

  韩寒:绝对不会。有很多赞美也正常,有很多批评也正常,因为它的确是个人风格非常强的电影,我没有办法让大家都去喜欢这个东西。如果说有人说得特别有道理,然后在这些道理之余,我哪怕只要做一些轻微的调整,不违背我自己的风格和内心,那也是何乐而不为的事。但最关键的,他自己写的那些负面的东西要真的能打动我。 据凤凰娱乐

  他们代言了两种心理

  韩寒开始拍摄电影就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但他也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

  一直以来,韩寒是一个单打独斗的形象,但是,他却选择了把自己纳入电影工业。这是一个需要多人团队配合,需要与资本对接、谈判,混杂着坚持与妥协的艺术,或者更直接地讲,它更多的是一种妥协和遗憾的艺术。电影不同于写作,它需要耗费太多精力与物力,无论导演或者编剧,只是整个环节上的一颗螺丝钉。当韩寒变成一颗螺丝钉,他的意义就被消解了。

  按照韩寒的审美,他不可能只寻找俊男美女插科打诨,他要让自己的电影具备某种意义感。从这一点来讲,他就已经输了。对于郭敬明来说,电影是他的又一顶王冠。他适合这个场域,俊男美女、珠宝华服、商战与爱情、死亡与背叛,郭敬明可以编撰出这样具有视觉美感、嫁接于都市又微微脱离于现实的作品,那是甜品和毒品的混合物,令人迷醉。此时的他已经成为了横跨娱乐界和资本市场的大鳄,在片场,在一众明星之中,郭敬明才是真正的明星。

  韩寒一直把自己装扮成一个风流的、个性的、对大多数人的生活方式不屑一顾的侠客形象。而与他相对,小四一直以一种阴性的形象出现。他不嚣张、不指责,毫无攻击性,用感性的文字表达青少年特有的忧伤。他们的公共形象构建得如此分明,从此开始吸引了不同的消费者。

  喧嚣不久之后,有些微妙的变化开始了。一直在单打独斗中持续获胜的韩寒仍在自己的轨道上前进,而郭敬明已经开始组建了团队,向企业家的身份进军。后来,韩寒也组建了公司,偶尔谈论着资本、盈利和年会的话题,变得像个羞涩的老板。他似乎永远也无法像郭敬明那样正大光明、带着志在必得的语气去谈论金钱与公司。

  那年春节前后,韩寒突然遭遇了方舟子的质询。然后他开始一边抵抗一边乱着阵脚。但此时的郭敬明一边稳定推进着生意,一边对曾经无数次嘲讽他的韩寒默不作声。在那之后,一大批粉丝对于韩寒的热情开始退潮。但郭敬明开始了电影的征程。从写作者到出版商再进阶至公司管理者以及如今的导演,郭敬明的线索清晰而稳定,从单线程的自我成就过渡到了结合各类社会资源和多重资本的时刻。他过于瘦小,过于时髦,谈论的话题过于自我,所以成年社会很少愿意把企业家这样厚重的名头放在他的头顶,但他真的是一位成功企业家———除了当年的抄袭丑闻,只单纯讲他的生意,那要比中国大多数生意人都来得透明,这是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至少到今天还是这样。

  此时的韩寒却还在方韩大战之后还魂,重新寻找证明自己的方式。很显然,曾经的杂文已经不再能引人注目。更何况,他自己也无法再通过重复过去获得进一步的殊荣。电影,几乎成为了韩寒唯一的选择。但这一步并不真的适合他。韩寒用自己的弱项撞上了郭敬明的强项。但韩寒已无回头路,也不可能有别的选择。要不,他能做什么呢?赛车那样小众的运动难道真的能给他带来持续的名声么?那只不过是只有他自己在意和认真的爱好而已。

  郭敬明和韩寒都没有完成大多数人走过的学业全程。但小四的选择商业、物质、受众低幼,只要保持一贯的水准,他是可以持续的,如果不出意外,他将继续拓展自己的领域,比如成为一名设计师,进入时尚领域,比如让自己的公司上市。而韩寒的选择入世、带有批判性,受众和期望者都是知识分子阶层,他所做的事情需要厚重的经历和庞大的阅读量,而这些是韩寒极其缺乏又无法补课的部分,他无法再实质性地登上一个台阶,是注定的事情。

  韩寒被固执地想象成批判者,反射的只是当下的无奈感与无力感;而郭敬明作品被大批小城女孩追捧也只是对权势和财富依傍的投影。但韩寒和郭敬明都绝非媒体呈现和公众想象中的样子。他们无非代言了两种心理,但与此同时,他们却要独自承受各种夸张的赞誉与毁谤,韩寒是幻象,郭敬明是真相,这是残酷但必须承认的现实。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张晓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