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北京文化与风景的坐标点

2014年03月31日 10:45    来源: 中国新闻出版报     朱烨洋

原标题:春天相遇在文化与风景的坐标点

  绘画大师董其昌曾说过,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立成鄄鄂。虽然是讲绘画,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却成了所有文化人的“哲学”。

  要么读书,要么旅行,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这句文艺腔十足的话既是前不久出版的一部书的名字,又是很久以来很多人向往的生活状态。

  2011年,在我国首个旅游日上,也以“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为主题。可见,从古到今,读书和行路旅行都是多么令人向往的事情。

  曾经读过李立玮旅行漫笔《春天没有卡夫卡》,书中记述了作者在爱尔兰寻找叶慈,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感受图书馆里的博尔赫斯,在瓦尔登湖畔追记梭罗……当如画的风景和如烟的往事相遇,在历史文学和旅途风景交叉的坐标点上,每个人都能感受到别样的生活。

  是否只有手捧传世经典才叫读书?是否只有赴遥遥万里的别处才叫旅行?当然不。

  早春的北方天气刚刚转暖,京津和燕赵大地的春花已经等不及便竞相开放。在这个一切都努力展示美好的季节,不妨带上几本书,到这些颇具文化味道的地方漫步旅行。

  北京既有着皇城的大气磅礴,也有着文化中心的丰厚底蕴。不必说气势恢宏的紫禁城,也不必说馆藏中华珍宝的国家博物馆,单是散落在众多小胡同里历代文化名人的故居就已经让人心向往之。在北京,还坐落着中国的最大的图书馆——国家图书馆,每天都有来自北京和国内外成千上万的读者在这里与书约会。国子监、荣宝斋、北京国会旧址、邵飘萍故居每一处老地方都有很多老故事。

  作为北方近代报业的先驱,天津也如此。在天津荣业大街34号,周恩来主持创办了天津最早的一份学生报——《天津学生联合会报》。最早被天津人称为“三不管”的旧南市地区,仅上世纪30年代,登记注册的报馆就有《大中时报》《天津午报》《白话晨报》等20余家。除了报业,在五大道上,姿态万千的西式建筑群又曾是很多达官贵人、文化名流的故居,街边随处可见的石刻牌子,将一个个历史风云人物浓缩在了短短的百字介绍里。

  燕赵大地多慷慨悲歌之士,无论从地理位置还是从实际情况上,河北都是作为京津守卫者的形象出现的,同时也是京津“后花园”。古有清代重要的皇家图书馆承德避暑山庄的文津阁,今有第一部《毛泽东选集》诞生地阜平县马兰村。这里既诞生了《人民日报》,又有以新兴传媒产业园为代表的现代文化地标。

  春暖花开好读书,出发,趁天晴。到历史故事的发生地、到文化的见证地,在时间和空间的维度间相遇,用文字注释,让思想和眼睛一起“悦”读。

  国家图书馆 

  2008年国家图书馆新馆开门迎客,随着新馆开放,国家图书馆新增读者座位2900个,馆舍面积达25万平方米,成为仅次于美国国会图书馆、莫斯科图书馆的世界第三大图书馆。每天都有来自北京甚至全国和世界各地的读者来到这里,使得这里非常热闹,但并不喧闹。几千人同时在大阅览室看书,依然静得可以听到沙沙的翻书声。

  如今坐落在紫竹院旁边的国家图书馆1987年落成,其前身是1909年9月9日始建的京师图书馆,旧称北京图书馆,读者亲切地称它“国图”。这里汇集着各类藏书,最早的典藏可以远溯到3000多年前的殷墟甲骨,这里就是所有学问家永远不掉线的搜索引擎。

  国子监 

  “为了写国子监,我到国子监去逛了一趟,不得要领。从首都图书馆抱了几十本书回来,看了几天,看得眼花气闷,而所得不多。”汪曾祺在《国子监》的开头这样写道。自唐代开始中国古代教育体系中的最高学府改称国子监,北京这处建于元大德十年(1306年),也是最后一个建立的国子监,它坐落在北京东城区安定门内国子监街上。国子监内广植槐树,之所以是槐树而不是其他,那是因为在我国封建社会里,人们把国槐视为“公卿大夫之树”。1956年,国子监被辟为首都图书馆,自此到2000年首都图书馆迁出期间,很多读者都曾经像汪曾祺一样从这里借出过很多书。彝伦堂是国子监藏书的地方,在扮演首都图书馆角色期间成了大阅览室,那时候附近的很多学生应该都有过在这里复习功课的记忆吧。

  如今,国子监已经成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此后,应该不会有人会拥有从国子监借书,在彝伦堂自习的“奢侈”经历了。

  京报馆旧址

  西城区骡马市大街魏染胡同30号有一座灰色小楼,这里便是京报馆旧址,北京早期非常有影响力的报纸《京报》和它的创始人邵飘萍在这里留下许多故事。时光荏苒,胡同的老树又发了新芽,越发显得小楼很旧,但相比它曾见证的历史,一切都旧得刚刚好。

  北京国会旧址

  在新华社院内有座礼堂,这座礼堂便是北京国会旧址。1913年4月8日,中华民国第一届国会开幕典礼就在这座礼堂举行。如今这座旧址依然作为新华社的礼堂在使用,全国第一大通讯社的员工们在这里开会、看电影,这些建筑看到过太多的历史,但它们永远忠于自己作为建筑的本职。

  荣宝斋

  在书画家眼里,荣宝斋是珍藏着众多名人书画和文房四宝的“小故宫”;在木版水印师眼里,这里传承着木版水印技术这个“活的文物”……荣宝斋这个招牌承载了太多的文化,如今这里依然是文人墨客买纸取墨的不二之地,众多的人流中,也不乏名家名流,若街上行人都换上旧时衣服,是否故事依旧如昨?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徐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