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少峰:我们应该向韩国和好莱坞学习娱乐精神

2014年03月29日 07:10    来源: 中国经济网—《证券日报》     陈妍妍

  原标题:陈少峰:我们应该向韩国和好莱坞学习娱乐精神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认为,现在的资本市场没有真正的“创业板”, 这导致大家对创业期的公司投资不多,无法真正鼓励创新 

  近日,国务院分别出台了《关于深入推进文化金融合作的意见》、《关于加快发展对外文化贸易的意见》和《关于推进文化创意和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的若干意见》,鼓励文化产业与金融业“跨界融合”,同时鼓励文化产业走出去。

  从消费总量来看,2010年全国城乡文化消费总量约1万亿元,比照国际经验推算出来的4万亿元理想值,尚有3万亿元的缺口。预计到2020年,全国文化消费需求总量将达16.65万亿元。不少业内专家认为,文化产业将迎来“黄金十年”。

  那么,国内文化产业发展的现状如何,未来的趋势怎样,文化与金融的融合还有哪些方面需要突破?带着这些问题,《证券日报》记者专访了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

  盈利模式有待开拓

  证券日报:您对企业的商业模式有多年研究,请您谈谈什么是商业模式。

  陈少峰:商业模式,就是盈利方法。举例而言,京东和阿里的区别在于,京东是自己卖东西,而阿里自己不卖东西,是搭建卖东西的平台出租虚拟空间。这就是二者商业模式的差别。再比方说,美国的环球影城和21世纪福克斯电影的商业模式也不同。环球影城既做电影又做主题公园,把电影往下游延伸,后者只做电影,不经营下游。

  证券日报:怎么评价盈利模式的优劣?

  陈少峰:究竟哪一种商业模式更好不一定,但总体而言,以咖啡为例,卖咖啡豆的人是最不赚钱的,就像中国写歌的人不赚钱,但中国移动很赚钱,因为中国移动是卖手机铃声的平台。此外,盈利模式不是看现在有没有盈利,而是看它有没有一个盈利的方法,且这个方法比别人更好、更有可持续性。

  证券日报:中国文化产业的盈利模式怎样?

  陈少峰:以电影为例,中国电影的盈利模式不如好莱坞电影。好莱坞电影是靠产业链的收入,而中国电影就靠票房,因此肯定比好莱坞差;此外,好莱坞电影卖给全世界,同样的成本,我们的利润就少了一半以上。好莱坞电影产业规模更大,而规模越大,利润越高,这就是利润的边际效益地震。所以我们现在电影的电影整体还属于高风险产业,盈利也不多。

  证券日报:未来,中国文化产业的盈利模式如何开拓?

  陈少峰:目前影视行业专业化水平比较低,内容没有办法发挥作用,可以将内容变现的产业链很短,竞争还是低水平的。这一方面要向韩国学习,另一方面可以向好莱坞学习。就韩国而言,韩国的电视剧80%是针对女性,市场专门是为女性打造的,定位精准,明星产业同时带动了奢侈品、化妆品、服饰、旅游消费。而好莱坞电影则是老少通吃、全球通吃,其题材也是超越文化的,走娱乐加人性的路线,不打文化牌,同时探索将高科技变成艺术表达力、开发产业链等。值得注意的是,二者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注重娱乐精神,而中国在内容创新上往往是拿来主义,不注重自身积累。

  证券日报:有人说,文化产业将迎来黄金十年,您怎么看其未来的发展潜力?

  陈少峰:我认为,从2011年到2020年这10年,将是我国文化产业发展的黄金十年,而其中最有前途的是数字文化产业。如今,我们的生活方式越来越离不开数字技术,特别是青少年已经成为文化产业的主流消费者,而他们主要的娱乐方式都是跟数字技术有关的,这必然促进文化产业向数字化转变。我预测,到2016年底,数字文化产业市场价值将占70%,而电视、广播、报纸、图书(不包括印刷和教材)等传统媒体占10%,院线电影、主题公园、演出等传统体验类的产业占10%,艺术品和工艺美术占10%。

  创新文化与金融的融合

  证券日报:文化产业的发展离不开金融支持,能谈谈文化与金融融合的现状么?

  陈少峰:当代金融业和高科技企业结合比较多,从政策的角度来说文化产业的优惠并不多,和软件业无法比;从实体层面来讲,文化产业现在规模还比较小,一般而言,产业做得越大,金融进入也越容易。

  证券日报:促进文化与金融的融合,您认为可以有哪些创新?

  陈少峰:现在文化金融产品很少,我最近正在做关于艺术品金融的产品设计,涉及艺术品抵押贷款、投资理财等业务。简而言之,就是把艺术品作为投资理财的内容,例如你去买一个艺术品收藏,对方承诺赎回时10%的回报;再比如,每个人都可以把家里的艺术品拿出来抵押贷款,有点像典当行,现在有些银行在探索艺术品质押贷款的业务,交易量大的话,是一个比较好的金融产品。

  证券日报:最近众筹很火,您认为众筹会给文化与金融的融合带来哪些启示?

  陈少峰:众筹解决不了金融的管理和风险管控,容易碰触非法集资的法律红线,但它拓宽了融资渠道。以众筹拍电影为例,融资、投资风险都很大,但未来还是可以放开,同时有必要出台相关法律法规加以规范,例如限定投资比例等。

  证券日报:现在小微文化企业融资比较困难,您有什么解决方案?

  陈少峰:对小微文化企业的扶持,我建议变补贴为融资。前几年国家对动漫产业补贴得太多,最后扰乱了市场秩序,“留下了坏蛋,把好人都挤走了”。国内动漫公司总体缺乏经营的实力和能力,人员都是拼凑的,有的人甚至连想做动漫的意愿都没有,只是为了响应政策。为了避免上述悲剧重演,我认为,各地政府可以为小微文化企业做融资担保,而不是简单的补贴。

  证券日报:国内文化产业的创新能力不够,您认为如何提高?

  陈少峰:创新力量不够,应该解决资本市场的问题。现在的资本市场没有真正的“创业板”,新开的新三板也有一定门槛,不算严格意义上的创业板,这导致大家都对创业期的公司投资不多,因为没有创业板,资金无法退出。因此,要降低创业板准入门槛,让更多公司可以上市,接受社会资本的投资。此外 ,还应创新投资模式,不是把投资创业弄成简单的孵化,而是投资加辅导,投资完了以后还要辅助它成长,这可以让初创企业少走弯路。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张晓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