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8艺术区画廊生存现状堪忧 或可从三大方向突围

2014年03月21日 09:09    来源: 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北京3月21日讯(记者 徐磊) 日前,中国经济网文化产业频道推出了《“画廊去哪了”——798艺术区画廊生存现状调查报告》,该报告通过大量实地采访,对整个798艺术区的画廊生存现状进行了深度调查和分析。该报告采用了目前热门的“资讯众筹”模式,一经推出,便获得了社会各界人士的大力支持,在短短20天内就成功完成预设目标。为保证本次报告的客观性,中国经济网记者先后采访了798画廊经营者、798管委会负责人、评论家等10余名人士,拍摄了大量一手素材,撰文近2.6万字,图文并茂,数据佐证,内容翔实。以下为报告目录和摘要。

798画廊

  798艺术区的“前世今生” 

  798艺术区,前身是718联合厂等电子工业老厂区。在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一些能耗高、技术落伍的企业逐渐退出历史舞台。按照七星集团原先的规划,这片区域将采用中关村模式,建设“北京电子城”,而遗留下来的老厂房将面临被拆除的命运。

  谁也不会想到,企业的临时出租行为,让这片废旧的老厂区成了声名远扬的艺术园区,还成了艺术家实现理想的“乌托邦”。很多人不禁要问,当时艺术家为何选中了这个地方?798管委会常务副主任张国华,曾经主持过潘家园、三里屯、798等文化集聚区的工作。他在接受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时表示,“798是典型的先锋、前卫性的当代艺术园区,能在北京,在朝阳区出现,这是历史发展的趋势和必然。首先,经济的发展往往伴随着文化的发展,也就是说,经济的发展能产生适合新型文化业态的土壤;其次,优越的地理位置,比如CBD、使馆区、美术学院等人文环境资源;还有政府的大力支持,朝阳区对这种先锋前卫的艺术能够包容,这是一种管理的新尝试,也显示了一种开放自信的态度”。

  时态空间负责人徐勇,作为最早进驻798的艺术家,是798艺术区的开拓者,也是见证者。他对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798的成功因素是多方面的,其他地方很难复制。首先,798老旧厂房的闲置,为艺术家的进驻提供了先决条件;其次,当代艺术在85新潮以后发展到了相对成熟的程度,798好比进入了后工业时代;再次,奥运会的大背景,北京要树立一个更为开放自由的形象,有朝阳区政府的积极支持,否则艺术家可能就聚集到别处去了,798也只能是昙花一现。另外,经济的持续增长等因素都促进了798艺术区的快速形成。

  然而,798画廊的春天并没有延续太久。由于2008年金融危机等一系列因素的影响,这种带有“疯狂色彩”的市场暴涨戛然而止。过去的海外藏家不再购买中国当代艺术作品,甚至在大量抛售,比如萨奇、尤伦斯、希克等。其实,798画廊只是整体陷入困境的中国画廊业的缩影,当代艺术市场的急剧萎缩,引发了一股倒闭大潮,一些“浑水摸鱼”的画廊知难而退,但坚守的画廊也大都苦苦支撑。

  艺术批评家、独立策展人朱其给出了这样的分析,“首先,画廊的从业人员对市场的认识不够,专业背景不够。其次,缺乏有充足资本的画廊,资本规模还是比较小。另外,在市场好的时候,画廊业没有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艺术品市场没有形成中低端市场,直接就奔向高价市场,艺术市场生意看似火爆,但拍卖公司分掉了三分之一左右的市场,一些艺术家也没有通过画廊代理,种种因素导致画廊业并没有从中获利多少。”

  798画廊的困境分析 

  中国画廊业经历了不过十年左右的发展,作为新兴业态还很脆弱。一、二级市场倒挂现象明显,拍卖公司开始尝试私人洽购,进一步挤占了画廊的市场份额。画廊业所面临的挑战还不止于此,经济大环境的下行,大批资本的离场,让画廊生意更加惨淡;实力雄厚的海外机构不断入场,让竞争骤然加剧;新媒体的出现,网上画廊雨后春笋般出现,其快捷的传播速度和低廉的成本优势,也让实体画廊饱受冲击。很多电商平台看到了其中的商机,比如亚马逊、国美、苏宁等纷纷加入到线上交易大战之中。同时,艺术基金、艺术经纪等也让画廊的发展之路雪上加霜。

  艺术北京执行副总监姚薇在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十年的时间,还谈不到良性发展的层面,现在有些画廊能不能坚持下去还是个问号。很多画廊都会遇到运作的问题。最根本的问题是,开画廊的人没有真正了解到这个行业该如何经营跟发展”。 

  北京画廊协会副会长、世纪翰墨负责人林松分析道,首先,整个画廊业自身成本,包括房租成本、运营成本的过度上升。其次,艺术家合作难度加大。现在艺术家面对的诱惑太大,跟画廊很难有一种积极的配合,在回归本质上需要一个调整。还有,一些国外的画廊、机构都跟中国有合作,包括一些博览会,画廊面对的竞争会很激烈”。 

  798画廊的发展前景令人担忧,除了市场行情的不断调整,房租的几何式增涨也成了最大的压力之一,其间甚至还夹杂着一些让人心惊的暴力清退现象。虽然艺术家和艺术机构是798核心价值的创造主体,但也是798里的弱势群体。在物业与二房东、艺术机构三方博弈的过程中,最终受害的必然是艺术家和艺术机构。

  说到艺术区的商业化,那就不得不提到纽约的苏荷、巴黎的塞纳左岸。目前,在商业大潮的冲击下,798的房租被迅速拉升,而夹杂其中的小工艺品店、餐饮、咖啡厅等日益增多,这也成为一些画廊陆续撤离的因素之一。北京画廊协会副秘书长、玉兰堂负责人伍劲对798的未来表示担忧,798日益旅游化,有点像南锣鼓巷,小商品店铺、咖啡馆越来越多,艺术的相对含量在减少。游客所带来的盈利预期也大大推高了房价,798已经成为一个“以艺术为卖点的旅游区”。当然,如果不排斥这个,这里依然是一个很好的区域,但不再适合画廊。

  对于业内的担忧,张国华表示理解,“商业化是全世界所有艺术园区的必经之路,798也不能绕过这一发展规律,但怎么让它的生命力更强,往好的方面发展,这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对于798未来的发展,张国华充满信心,“798产权单位是国有的,我们采取的是三位一体的管理模式,即管委会、艺委会、七星集团(物业)通过开展一系列的活动来共同管理、共同商讨798的发展和保护。发展什么,不发展什么,我们可以控制,不是艺术的、过度商业化的膨胀在798是受到约束的。”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成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