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甫帖"真伪风波持续发酵 文物回流需提高鉴别力

2014年01月10日 15:03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从海外回流的明成化青花缠枝秋葵纹宫盌,在2013年香港苏富比大拍中以1亿多港元成交。

《安素轩石刻》中的《功甫帖》拓本(黑底)与《功甫帖》钩摹本(白底)的对比图

“圆明园兽首”中的马首铜像曾拍出惊人的6910万港元。

  2013年秋,著名藏家刘益谦以5000多万元从海外竞得苏轼《功甫帖》。民间藏家力促“国宝”回流所赢得的掌声尚未散去,上海博物馆3位研究员发声,质疑这件书帖为伪作,是晚清时期以“双钩廓墨”手法炮制的劣品。

  目前,真伪之争仍在持续发酵。《功甫帖》事件引发了大众对学术与市场的互动,海外文物回流等话题的讨论。

  《功甫帖》事件如何发展?

  刘益谦出手竞拍之时,苏轼《功甫帖》被认为是海内名帖、流传有序,且是苏轼书法流散在民间的“孤品”。

  苏富比介绍称,该书帖是许汉卿旧藏。《张葱玉日记·书稿》及徐邦达《古书画过眼要录》都曾提及苏轼《功甫帖》,尤其徐邦达以“神采飞扬”为这件书法定论,评价很高。

  但上海博物馆3位专家单国霖、钟银兰、凌利中2014年1月1日发表的两篇学术文章,则几乎全面推翻了这一名帖“流传有序”、“神采飞扬”的说法。

  单国霖提出,该帖疑窦重重,首先是书法气韵不畅,其次是翁方纲题跋疑似为假。而张葱玉、徐邦达等老一辈鉴定专家之所以高度评价《功甫帖》,很可能是因为当时只见到印刷不佳的影本,而非亲眼看见原迹。

  钟银兰、凌利中研究员认为,《功甫帖》墨迹本是以“双钩廓墨”方式造假的伪本,而且它“用墨不精”,像小孩子描字帖的水平。

  3日上午,苏富比拍卖公司对上博专家的学术报告做出回应,措词激烈地表示不同意文章中的观点,坚决认为《功甫帖》为苏东坡真迹,并且将在10天内对文章内容做出回应。可以想见,双方将展开实质性的学术交锋。

  一位资深拍卖界人士表示,“要判别《功甫帖》真伪,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因为鉴定中国古代书画从来就非易事。”因为,越是年代久远的名人书画,存世量越是稀少,因此可以用作学术鉴定“参照”的坐标也就越不清楚,给真假鉴定带来很多挑战。

  学术、市场能否走向良性互动?

  此次《功甫帖》事件中,另一个备受争议的焦点议题在于:公立博物馆专家为保持学术品质,不为利益方背书,从不介入市场鉴定,这已是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上博专家此番为何高调“打市场之假”?

  对此,上博曾有婉转解释,称这次研究报告并非故意为之,而是在研究馆藏《刘锡敕》时发现它与《功甫帖》作伪手法如出一辙。

  一些拍卖界人士对此持保留意见。荣宝拍卖总经理刘尚勇表示,近期苏轼《功甫帖》真伪之争引发公众关注,学术干预市场引发激烈反弹。刘尚勇指出,学术鉴定和市场鉴定的标准不同。学术研究出于公益,不避对错,鼓励争鸣,经常翻案;市场鉴定却要维护私人利益,动则伤筋动骨。两者“交锋”需要慎重,此门一开,学术很可能会为利益背书。

  但更多文化界人士认为,在越来越多的艺术品、文物打着“国宝”旗号自我包装炒作、以求行销于市场之时,公立博物馆理应打破沉默,承担文化责任。

  上海一家媒体艺术评论主编顾村言撰文称,国有文博机构是纳税人供养的机构,在事关文化底线的事件中,需要有所担当,更需要“理直气壮”地发声。

  事实上,学术鉴定和市场鉴定本应有所交集,就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尊重敬畏。正如马未都所说,“《功甫帖》的鉴定对业内是大考,虽九字也包含气象万千,不是随便一个真字或一个伪字可以终论的。我们作为后来人,无论站在何种角度,在传统文化面前都应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文物回流会否趋于理性?

  耗资数千万元“回流”的苏轼《功甫帖》如今疑云重重,其中折射出的“海外淘宝”风险之大,已足以给中国民间藏家、企业家带来警醒。

  《功甫帖》事件发生正当其时,因为苏富比、佳士得等海外拍场,如今已成为中国文物回流的一个重要渠道。

  据不完全统计,20年来,通过拍卖业回流中国的文物高达10多万件。海外回流文物成交率高,价格也高。而在海外回流文物中,中国书画又占“大头”。2011年,源自海外的142件千万元以上级回流文物中,中国书画就达109件之多。

  毋庸置疑,这其中既有国之瑰宝,也有欺世盗名的假货。2009年圆明园兽首拍卖轰动全球,在“国宝”光环和民族感情的激励下,仅两个鼠首、兔首就拍出了近2亿元人民币的天价。对此,中国文物学会名誉会长罗哲文生前曾经直言圆明园兽首难称国宝,“其实只是一个建筑构件,最多价值十多万元。”

  也有一位资深藏家感慨,“现在去海外买‘冤大头’东西的情况,比比皆是。有些号称上亿元的‘国宝’,也假得不能再假。”

  无论如何,中国实力雄厚的民间资本高调冲向海外“淘宝”的土豪姿态,确实已引起了全球收藏界的连锁反应。无论这个《功甫帖》是真是伪,它都将在中国收藏史上留下一个坐标,提醒人们:一个历史文化悠久的泱泱大国需要有文化鉴别力和优雅的姿态,需要显示自己的眼光和眼界。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刘鲲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