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中国传媒业:艰难转身与蓄势再发

2014年01月06日 07:01    来源: 光明日报     喻国明 杨 雅

 

  2013年10月28日,上海报业集团成立。 资料图片

 

  2013年中国传媒业语义共现分析网络图

 

  中国移动终端行业部分高频关键词词频

 

  编者按

  “改革”“并购”和“大数据”这三个关键词成为2013年中国传媒业的年度热词,一方面表明中国传媒业正承受着巨大考验,另一方面也预示着中国传媒业的未来发展将表现为种种不确定性,包括传媒业的发展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传媒技术改变社会形态并受到社会的反制、移动互联网增量与PC互联网存量在调整中不断取得突破。

  2013年中国传媒业关键词

  改革

  基于有关传媒业的网络文本的词频分析表明:制度约束与市场压力成为现阶段中国传媒业发展中的主旋律。改革、转型成为2013年传媒业发展的热点关键词,但在前景不明、操作路线尚不明晰的情况下,这种改革与发展多少显得有些无奈和被动——无论如何,改革和转型已经成为中国传媒业的不二选择,正如《新京报》10周年庆的特刊所言:中国传媒业2013年的行业整体特征是“改革再出发”。

  并购

  改革与发展需要巨量的资源整合,因此,跨地区跨行业的“并购”“合并”“重组”是2013年传媒业的又一重要趋势。在报纸行业,解放日报报业集团与文汇新民集团合并,成立上海报业集团,广州日报报业集团的粤传媒并购LED户外广告运营商香榭丽;电影电视行业,华谊兄弟收购银汉科技和浙江常升,博瑞传媒收购漫游谷,乐视网收购花儿影视,华策影视收购克顿传媒,光线传媒收购新丽传媒近三成股权;至于互联网领域BAT,百度收购PPS并合并爱奇艺旗下的视频业务、随后收购91无线,腾讯入股搜狗,阿里巴巴先后入股新浪微博和高德地图……这些兼并与收购,有延展产业链实行多元化战略的考虑,更多的是一种存量上的盘活,打通各传媒行业之间的交叉点,在基于大数据与云计算平台的聚合上寻找新的价值拓展维度。但是,这一并购重组于传统媒介而言存在着巨大障碍,即产权界限的不明晰——这或许应该成为中国传媒业率先改革的第一要务。

  大数据

  2013年大数据延续了去年的关注度并表现出异常的热度。相较于之前“飘在云端”的概念,大数据在2013年已经不仅是一个时髦的概念和说法,而是开始试探着在实践中寻找可能的落地点,大数据方法也开始成为中国传媒业加快推动各行业(包括传媒业)变革的生产力利器。如果说前几年对于大数据的讨论还仅仅停留在学科边界与研究范式上,那么2013年传媒行业在大数据方法领域所热议的焦点是:深层次的数据资源化、智能化等基础应用问题,以及大数据所带来的安全与隐私保护问题等。2013年11月,国家统计局与阿里、百度等11家企业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推动大数据与云计算在政府统计中的应用,深度挖掘其战略价值。虽然大数据分析依旧在数据储存分析、噪音过滤与共享能力以及数据可视化能力等方面存在瓶颈,但不得不说,大数据已经开始渗透到传媒行业的行动逻辑中。

  2013年中国传媒业总体趋势

  传媒业改革向深水区迈进

  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文化产业包括传媒业的改革需要逐步深化,改革向深水区迈进。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成立,虽然尚未涉及互联网领域,但从一定意义上来说开始出现了打破条块分割的行业壁垒的意识。传统媒体要想改革,必须从思路和战略上转向新媒体思维,打破规制和生产关系的束缚,而新媒体自身也需要不断革新。2013年上海报业集团的成立迈出了增量与存量双重变革的第一步,移动互联领域在混战中也实现了产业的整合。Amazon(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曾形容传统媒体的转型是“没有地图的旅行”,而中国传媒业如何能在“摸石头过河”式的变革中结合资源禀赋发挥比较优势,是未来需要探索的一个课题。

  传媒技术发展深刻改变社会生活形态

  美国著名杂志《连线》(Wired)的创始主编凯文·凯利(Kevin Kelly)说,未来技术会越来越复杂,但是它也越来越生态,越来越有机,越来越像一个生态系统而不只是一个机器。技术的进步与数据的足迹将不断形塑着我们周围的社会关系和社会形态。随着移动终端技术的发展,可穿戴设备、移动支付等将深刻地改变社会生活的形态与人类生存的方式。在多屏融合的新模式下,手机、电脑、pad、电视、手表、眼镜等相互通联,信息共享,缝合了单屏时代屏与屏之间存在的信息空白。人们可以在任意时间、任意地点接触任意内容,形成了信息的无间断接触模式。媒介接触时间的改变,也会相应改变广告的投放时段与方式。然而另一方面,浏览器疑似泄露隐私的事件引发人们的担忧,大数据时代的数据安全和用户隐私问题也是随时高悬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传统媒体内的深层次问题集中爆发

  2013年传统媒体从业人员的新闻伦理问题不断引发各方关注,比如陈永洲事件、农夫山泉事件、购物导报假记者事件等,这也是传统媒体内在的管理体制、从业人员待遇、从业者专业主义素养等深层问题的集中爆发。此外,对于传统媒体而言,媒介接触时间下降、公信力遭到质疑、广告额大幅下滑……各种问题接踵而至,可能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令传统媒体疲于应对,需要在失控与控制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互联网从增量与存量两个领域多重探索利润增长模式

  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金融领域即将面临全面深化的改革部署,而2013年互联网金融发展的迅猛势头,或将使其成为三中全会后的金融改革创新点,创造一个新产业格局。在增量改革方面,互联网起到了一个桥梁与催化剂的作用。P2P贷款服务、电子商务企业融资服务以及电子商务企业代销服务成为目前三种主要的互联网金融模式。而对于既有范围的存量调整,互联网行业特别是社交媒体依旧需要寻找适合自身的利润增长模式。2013年一些老牌互联网产品(如雅虎邮箱、开心农场等)的消亡也为现有的社交媒体敲响了警钟。目前正在探索中的模式有微博货币化、微信公号等,而腾讯与新浪也在2013年采取了与阿里巴巴合作的举动——这不失为在大数据背景下的明智之举。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邵希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