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价原创艺术催生小画市场 价格飙高催发新业态

2013年10月21日 08:34    来源: 南方日报     文冯善书

▲青年雕塑家全志鑫。

?免费展览平台小画集市。

  最近,青年雕塑家全志鑫一直在忙一些圈内人看起来很古怪的事情:不好好搞艺术创作,却扯住一帮高考生“瞎捣鼓”。一周前,他在小洲艺术村礼堂背后的小洲画院创办了每月一展的“小画集市”,一时间引发众多原创艺术的发烧友从广州市区赶往围观。

  在北上广等大城市,主营原创艺术的画店、画廊多如牛毛,小画、大画,油画、国画,无不应有尽有。为何小洲一个小画集市就让圈内如此大惊小怪?

  根据小画集市公告,小洲画院展厅往后将每月展出一批高考美术班师生的水粉和油画原创精品,部分作品可出售以筹集学费和考试经费,以助学生自力更生完成学业。难道小画集市是在做公益活动?将来能否持续发展?这令记者对小画集市背后的商业运作模式十分感兴趣,日前记者实地走访了“小画集市”,以一探究竟。

  高价原创艺术催生小画市场

  新业态??

  实际上,小画交易是从原创书画和仿真装饰画的市场空隙里派生出来的一种新业态,全志鑫是这一新业态的弄潮儿,但并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近年来,民间资本对艺术品的投资不断升温,但对中低收入家庭来说,天价的原创艺术品始终是遥不可及的消费梦想。面对这一数量庞大、购买能力却相对较弱的普通消费群体,装饰画市场应运而生。

  根据记者调查,脱胎于高清打印、材料升级等高科技手段和现代工业的装饰画,实际是一种高仿艺术,其在外观和艺术表达方式上已经完全可以做到无限接近纯手工的原创艺术品,有的甚至已经达到足可以假乱真的地步。相比手绘的原创书画来说,装饰画由于价格亲民且高度仿真,极大地满足了一大批同样有着丰富艺术细胞的大众消费者的需求。特别是对于喜爱名家书画的低收入群体来说,装饰画的诞生,无疑是一大福音。

  记者曾经在文德路买过两幅四五平方尺大小的仿真油画,一共花了不到1500块钱。相比之下,以当时广州油画市场的行情,如果是纯手绘的原创油画,就算是刚从美院毕业的学生作品,也要去到好几千块钱。据行家透露,这两幅仿真油画实际是先用高清打印机在画布上打印出草稿,然后再通过画匠的巧手在上面添加一些薄薄的油彩,从而制造出原创油画的外观质感。得益于高清打印技术和画匠的流水线生产经验的帮助,仿真出来的油画不仅在构图上与出自名家之手的原作完全一样,而且在色彩和作品外观上几无二致。两幅总价千余元的作品,在记者的家里似乎便挂出了“几十万元的荣耀”。同期,记者在同一地方购买了另外三四幅纯打印的装饰画,规格与经过画匠加工的那两幅高仿真油画差不多,外观和色彩则稍有不及,但每幅的价格却只有几十块钱。

  正因为在价格上有着原创艺术上无可比拟的天然优势,装饰画甫一诞生,便立即俘获了许多消费者的芳心,从而走俏各大城市的家居市场。

  不过,仿真艺术不管从观赏性、艺术性,还是从实际的收藏价值来说,与真正的原创艺术还是有着很远的差距。用一些艺术家的话来说,假的始终是假的,对于真正的艺术爱好者来说,他们依然梦想着能够尽快改善自己的经济收入状况,从艺术品市场买回一件真正有艺术价值的原创书画。

  正是消费者的这一矛盾心态,成就了全志鑫和其他一些小画经营者的商业构想,从而在装饰画和原创画中间催生了另外一个市场。

  有什么办法,既能够满足消费者对原创艺术的渴望,又能够切合他们的购买能力呢?经过多次市场调研和听取专业人士的意见后,全志鑫决定把圣凡画室在长期开展美术高考生培训的过程中积累下来的学生作业重新包装后导入市场。由此,一个关于组建小画集市的商业草图开始在他的脑海里盘旋。

  帮有天赋学生筹措学习考试费用

  行动力??

  “没想到他的行动力这么强!”这些年一直与全志鑫在小洲艺术村共同打拼的青年油画家李静宜告诉记者,全志鑫创办小画集市的冲动,最初来源于他对这些年亲身接触的一些清寒学子的一种很朴素的关切和希望。

  李静宜和全志鑫不仅年龄相仿,且都出身于广东湛江的中等收入家庭。10多年前,他们分别以高考美术状元和榜眼的身份一起考进了广州美术学院,毕业后又一起走上职业艺术家的道路。

  全志鑫还在读幼儿园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学画,美术功底扎实,因此,大学在校期间,他已经受聘多家美术培训机构,辅导美术高考生备战高考。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接触到许多出身贫寒但非常有绘画天赋的学生。

  “尽管同样是学生,但那时候这些学生给我的感触非常大。”全志鑫对记者说,接受艺术教育是一笔很大的投资,非一般收入的家庭所能支撑,参加专业培训的学杂费先不提,光是平时购买各种创作工具的费用就能够吓倒很多人。很多有天赋的学生,正是因为支付不起高昂的学习费用,最终放弃了在这条路一直走下去。

  相比之下,全志鑫和李静宜这些出身中等收入家庭的学生就幸运得多。因为有了家庭这一强有力的后盾,他们可以无忧无虑地一直在美术院校呆到不想呆,自由选择自己喜欢的专业。

  从当美术培训师的第一天起,全志鑫就在心里暗暗下决心,将来有能力的话,一定要在这些清寒学生的后面用力推一把。直到毕业后,他终于在小洲村有了自己的画院和美术培训机构,原来的构想便进入了快速发酵的过程。

  “实际上,对于家庭并不困难的学生来说,同样梦想着能够自食其力地完成学业,这一方面可以更好地证明自己的能力,另一方面也可以为家庭减少很多开支。”一直以来对全志鑫的想法大表赞叹的广东传记作家陈文对记者表示,“小画集市是一个充满正能量的项目,很值得有责任感的艺术家们去实践一下。因为它的目标并不主要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助人。”

  不过,尽管在内心上想着帮助一些有需要的学生,但在把这个想法具体付诸实践时,全志鑫却并没有给自己戴上过多的“道德高帽”。在他看来,做商业和做公益毕竟是两回事。如果要把两者结合起来,必须在商业模式上有所创新,因为创业是有成本的,装裱、场租、宣传等一系列的运营步骤必须实打实地投入时间、金钱和人力成本。

  全志鑫的小画集市并没有简单地复制文德路和大芬村那些小画商店的商业模式。“我们只是做一个平台,并不是一个纯粹意义上的商店。这个平台对所有人开放,只要你愿意,都可以把自己的作品拿过来,由我们画院装裱后挂上展厅,相当于托管,有消费者看上了,我们就帮他联系作者购买,完成交易后作者返还一部分费用给我们付装裱费用和场租。如果没有消费者看上,我们就当作是免费展览。”

  记者现场看到,小画集市其实就设在小洲画院里边,地理位置上紧挨着小洲礼堂的后面,是小洲人流量最多的地方之一。所以,在小画集市刚准备创办时,有圈内朋友曾善意提醒全志鑫,可以用这个大展厅来做其它更有商业价值的事情。但是,全志鑫否决了,在他看来,小画集市不仅是好项目,而且一定能够做起来。“事实上,我们的定价标准和原创性都切合了大众消费的需求,前景是非常乐观的。”

  “小画集市里边展出的小画,全部都是已经装裱好的由美术高考生手绘的原创作品,从学生铺好布、拿起笔的那一刻开始,直到这些作品从装裱工作室拿回画院挂进展厅,整个过程没有加入任何一道现代工业的工序。”全志鑫对记者坦承,“这些作品实际是我们从平时的学生作业当中遴选出来的精品,因此,在保证艺术原创性的基础上,能够实现价格上的亲民。从某种意义上讲,600元一幅的统一定价,比文德路很多画店里高仿真的装饰画还要便宜。消费者可不要看不起这些学生,他们当中一部分已经考上中央美术学院、清华大学和广州美院等名校,很可能里边就藏着我们未来的大画家。”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刘鲲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