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动漫金龙奖,距离国际有多远?

2013年10月16日 15:15    来源: 中国文化报    

 

  非凡10年·中国动漫金龙奖作品巡展现场

 

  金龙奖海外嘉宾法国昂古莱姆漫画节亚洲区总裁尼古拉斯

 

  金龙奖海外嘉宾日本京都造形艺术大学教授、漫画家仓田芳美

 

  国内知名漫画家阿梗(左三)、叶正华(左一)和金龙奖组委会主任金城(右一)受邀前往法国昂古莱姆漫画节

  中国最出名的动漫作品和“猴”有关——《大闹天宫》,最著名的动漫奖项也和“猴”有关——一个是有着20余年历史的、专注于优秀漫画作品褒奖的金猴奖,一个是专注于优秀动画作品褒奖的中国动画学会“美猴奖”。那么,中国第一个综合类动漫奖项是哪个呢?正是今年刚好迎来第十届赛事的中国动漫金龙奖。 这一年轻而有朝气的奖项,数月前在北京大学百年讲堂举办了一场名为“非凡10年·中国动漫金龙奖”的巡展,吸引了蔡志忠、敖幼祥、黄玉郎等漫画大师千里迢迢赴会,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刘大为欣然为活动题词,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吴志攀认为这是百年讲堂有史以来最好的展览之一。 然而,作为中国国际漫画节主办的主体活动之一,金龙奖也一直面对着不少质疑之声,比如褒奖作品大多为漫画,职业创作者成活率较低,面向全球但来自海外的投稿量不多,屡屡设置的“概念性”奖项只为博眼球。在第十届赛事结束之后,这个问题值得探究:诞生之初便立志国际化的金龙奖,现在离国际究竟有多远?

  原创漫画是动漫产业根基

  金龙奖创办10年以来,组委会共征集到近4万人次的参赛作品,合计356个作者/创作机构获奖,与国内其他动漫奖项以褒奖动画为主截然相反,金龙奖所褒奖漫画与动画的比例约为7:3,而在赛事常规设置的22个奖项中,专门针对动画的也仅有7个。

  据统计显示,我国“十一五”期间的漫画期刊年发行量从4000万册增长到1亿多册,漫画图书年发行量从3000万册增长至超过6000万册,二者均增长一倍以上,而电视动画片产量却从8万分钟增长到22万分钟,增长近三倍,国产动画看起来极其繁荣。在此情况下,金龙奖“重漫轻动”的用意何在?

  “欧美及日韩动漫产业的发展经验告诉我们,原创漫画是动漫产业金字塔的根基,同时,中国国际漫画节是国内唯一一个以漫画为核心的动漫节展,其主体活动金龙奖‘重漫轻动’也不为过。”金龙奖组委会主任金城对此解释说,金龙奖独有的“漫画家明星”培养模式更是区别于国内同类动漫奖项的一大特点,创作者参赛获奖后能获得的不仅仅是一笔奖金,还能获得组委会及承办机构提供的“漫画经纪服务”——如为漫画家量身定制包装打造计划,对其创作提出针对性意见,安排各类营销推广,举办签名会、与读者进行交流等。

  事实证明,这正是金龙奖“接地气”的表现。从领奖台上走下来的漫画家们大多成绩斐然——“2012中国漫画家富豪排行榜”上,曾获第二届金龙奖最佳多格漫画奖的周洪滨以1815万元的版税收入高居榜首,居于次席的是第三届金龙奖最佳多格漫画奖得主朱斌,其代表作《爆笑校园》发行量已突破3500万册。正如漫画大师敖幼祥所说:“想要从事动漫工作的人,除了自身天分和不懈努力之外,最需要的就是有能够绽发光芒的舞台和大环境,金龙奖正是这样一个让创作新秀最直接展现实力的舞台。”

  动漫星光大道:尊重作者、尊重作品

  说起金龙奖,不能不提其全球首创的“动漫星光大道”。每年金秋时节,海内外众多动漫创作人云集广州,颁奖典礼那一晚,长期居于幕后的他们落落大方地盛装走上一条专门铺设的红地毯,接受动漫粉丝的尖叫欢呼以及闪光灯的“轰炸”。除了这些“幕后之星”,郑钧、谢娜、武艺、邓丽欣、胡彦斌、魏晨、郭敬明等娱乐界明星也积极参与到金龙奖中,他们或投稿参赛或登台表演,在星光大道红地毯上的受关注度甚高。

  有不少人认为,动漫创作人应该专心创作,不应“不务正业”地学明星一样抛头露面走星光大道,也有人说,明星参赛是“蜻蜓点水”,纯粹为博取曝光率。其实,动漫并未因此而模糊角色定位,得益于金龙奖的助推,动漫星光大道在业界和媒体中引起了轰动效应,使原创动漫的社会影响力与覆盖范围与日俱增,自然而然地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文娱明星投身其中。更为难得的是,他们也不是满足于走过场“打酱油”——收获动画配音奖项的谢娜与武艺可谓实至名归;郑钧的《摇滚藏獒》在获得最佳漫画编剧奖后,图书销售火爆,更筹备与好莱坞团队打造同名3D动画电影;郭敬明拿下最佳漫画脚本奖的《小时代》,不仅漫画版受到热捧,改编的同名电影更轻松打破多项纪录,两部电影总票房约7亿元。

  回归到动漫本身来说,动漫星光大道则像是从业者的一剂“强心针”——2008年,当代国学、漫画双料大师蔡志忠在金龙奖的邀约下结束10年闭关,走上星光大道,忆及当天情景,他说:“我生平第一次走红地毯,在两侧漫画读者的欢呼中,羞涩地进入会场。漫画家的地位从未被如此尊重,政府和媒体各界对漫画的重视是之前难以想象的。我知道中国的漫画已经崛起,锐不可当。”

  蔡志忠的肺腑之言,或许正是对动漫星光大道最好的总结:一个好的动漫赛事,归根到底应该尊重作者、尊重作品。

  奖项创新,体现前瞻性

  每年金龙奖征稿启动后,广泛听取多方意见才确定的奖项设置都备受业界关注,不仅是因为它屡屡领先于国内同类动漫赛事首设奖项,更因为奖项的“超前性”而被看做是行业风向标——如首次设立漫画脚本、手机及新媒体类等奖项;为北京奥运会、广州亚运会特设体育动漫奖;因数字产业培育出的“微漫画”这一漫画类型而设置最佳微漫画奖;此外,还将故事漫画奖项细分为少年、少女、儿童等类别,大胆设立专门褒奖成人漫画的奖项,为年度中成绩最突出的漫画出版物设立中国漫画大奖——该奖被誉为我国漫画领域的最高综合性奖项。

  尽管在实际操作中存在不尽如人意之处,比如漫画脚本奖参赛者众多但成功改编为漫画的佳作屈指可数,设置体育动漫奖被弹为“应景之作”,成人漫画奖被批有吸引公众眼球之嫌,部分奖项定位略显模糊等。但对于这些领风气之先的举措,中国美术家协会动漫艺委会常务副主任庞邦本认为,金龙奖组委会在奖项设置上科学合理的细化及锐意创新,体现了独有的市场前瞻性,也为创作者指明创作方向,有助于刺激产业的自身完善,使金龙奖成为展示创意成果和人才推介的重要平台。

  通过这个平台,可以看到国内成人漫画创作已经渐有喜色——金龙奖不仅涌现出了《张小盒上班族漫画》这样的白领治愈小品,也有聂峻的《鱼》、张晓雨的《蛙之歌》等别出心裁的漫画作品,更有《武道狂之诗》等大气澎湃之作,而市面上也出现了如《锋绘》这样专供成年人阅读的漫画杂志。

  通过这个平台,可以看到中国动漫产业发展的格局变化——2008年,金龙奖设立手机动漫、新媒体奖项,挖掘和培养相关人才,吹响了动漫行业向新媒体领域进军的号角。5年后的今天,国内手机动漫产业俨然已成规模:中国电信动漫基地有用户近2000万,商用作品近4万集,中国移动手机动漫基地今年上半年收入便已超过5亿元,成绩喜人。

  一个年轻奖项的未来

  10年来,金龙奖的努力和进步在业界一直有目共睹,在渐渐成为国内最具影响力的动漫奖项的同时,它在国际化的道路上也一直脚踏实地前行着——邀请国际知名动漫人担任评委及顾问,为世界各地动漫创作者特设“最佳海外动漫奖”,举办欧洲连环画/漫画作品邀请展,搭建中外漫画交流桥梁……

  今年初,组委会在世界最大的漫画展第四十届法国昂古莱姆漫画节上举办了“金龙奖欧洲推介会”,这也是国内动漫赛事首次走出国门进行推介。组委会通过特邀国际顾问、加大海外征稿投入和宣传力度等举措,有效突破了地域限制,将征稿范围扩展到亚洲以外的国家和地区,不仅扩大了金龙奖在全球动漫领域的知名度,也征集到更多的海外优秀作品。

  在走出国门征稿的同时,金龙奖也不遗余力地将中国动漫作品带出国门在国际市场亮相,借此为中西方动漫文化交流打开全新的一扇门——获奖者BENJAMIN和寂地多次到欧洲各国举行签售活动;阿梗、叶正华在昂古莱姆漫画节受邀进行创作表演;夏达《长歌行》被日本漫画杂志相中,中日同步连载广受好评;丁冰受邀赴日本研修并出版作品;杨笑汝应韩国漫画内容振兴院邀请赴韩学习交流;十九番漫画作品《兔子帮》改编同名动画开播前就获得海外版权预购,这也是迪斯尼购买版权的第一部中国原创动画……

  借助动漫这一世界通用的文化语言,金龙奖不仅巧妙地传播着中华文化,也促进了世界动漫市场的繁荣及多样性发展。“动漫艺术在中国正日益成为文化生活的重要内容,甚至是一种表达思想、情感和乐趣的语言,反映着生活的态度。中国动漫创作者的热情和创造力实在令人惊叹。而在这其中,金龙奖在推广动漫作品和扶持动漫人才等方面的成绩也为人所称道。”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曾如此评价。

  金龙奖品牌价值逐年提高,源自中国动漫产业与市场近些年的蓬勃发展,与国际顶尖动漫赛事相比,年仅10岁的金龙奖虽然稚气未脱,但它的未来值得期待——随着中国动漫的进一步发展,金龙奖的国际化脚步将更快更稳,国际范儿也将更大气更成熟。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王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