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儿读物:小清新败给重口味

2013年10月08日 10:31    来源: 海南日报    

 

  如何给孩子们挑本好书,对家长来说是个难题。海报集团全媒体中心记者 张茂 摄

 

  适合孩子们阅读的图书不多。海报集团全媒体中心记者 张茂 摄  

  充斥着暴力、色情、魔幻的少儿读物畅销海南省图书市场

  “什么叫‘暗黑系’,什么是‘腹黑男’,我5岁的儿子懂,可我不懂”……家长们对当前图书市场的少儿读物怨声频频。

  中宣部等五部门近日联合发出通知,严禁出版传播损害少年儿童身心健康的出版物,不得出版含有凶杀暴力、淫秽色情等内容的出版物,不得出版内容低俗、质量低劣的出版物,不得印刷、复制、发行含有违法违规内容和非法出版的少儿出版物。

  海南少儿出版物市场近况如何?本报记者走访调查发现,一些纯文学的小清新少儿读物备受冷落,四大名著更是少人问津。

  病·症

  有暴力有色情有鬼怪 少儿读物太刺激

  在海口市海秀路、解放西路、龙昆南路等多家书店少儿图书区域,翻开书籍,尤其是漫画类图书,很容易找到一些刺激人眼球的字眼。

  一位叫陈蕾的女士给本报记者指了指书架上的一本接力出版社出版的《鸡皮疙瘩,百变闯关大冒险》,封面是一个蓝色恐怖外星人。陈蕾说:“这种过度惊险刺激的童书太多了,其实我们还是希望能为孩子找到一些体现中国文化的古诗词类图书。可是我家小孩偏偏就喜欢看这类鬼怪的图书,不买还不高兴。我感觉这些书不适合小孩子看,可是怎么办,不买又不行。”

  “腹黑、僵尸、尤物、暗黑系……这些字眼我们生活中都没提到过,孩子全知道了。少儿图书中过度成人化、网络化的语言,无时不刺激着孩子们稚嫩的小心灵。”采访中,不少家长感叹,有些词汇,连自己都还没有搞明白什么意思,孩子通过一些不良少儿读物居然知道了。一位家长更是哭笑不得,“我儿子说我是腹黑男,到底什么是腹黑,我还没搞清楚呢。”

  近日,本报记者在调查走访中发现,刺激暴力的语言和充满暧昧情色的文字,也不时在一些中小书店和报刊亭里出现。

  在国贸一家民营书店,记者发现,在一本描绘生活中无处不存在鬼怪的少儿图书里,就有这样的描述:“安睡在他床底下的怪兽、居住在他壁橱里的骷髅、徘徊在他窗外的幽灵……事实上,他们是丁金的生死之交……”故事将鬼怪与生活结合起来,以达到刺激孩子的目的。

  另外,目前在青少年消费群体里比较畅销的,是一些印刷有日本女仆类夸张图片的少儿读物。“你看这本叫《极品桂宝》的图书,插图里的女学生衣着暴露,有时裸体,有时搔首弄姿,让大人都目不忍睹,何况是孩子。”对书架上这类读物,一位家长无奈地说。

  题材泛滥内容雷同 图书换了汤没换药

  过去曾出现在港台电视剧字幕中“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的字样,如今竟已出现在了部分少儿图书中,一种克隆风正在蔓延。

  在书店少儿读物书架上,稍有畅销之势的少儿图书,普遍都有几个至十几个不同出版社的出版物并排摆放。林林总总的十几个版本,内容大同小异,让人眼花缭乱。“经典幼儿启蒙”、“名师导读”、“青少年必读”、“清华北大状元最爱看”等头衔,印刷在了图书封面的显著位置上。

  吉林出版社出版的《彩绘本名师导读评析·柳林风声》系列读本,封面上标注“专家评定为五星级课外读本”。对此,一位家长质疑道:究竟是什么样的专家来评定的?让人不得而知。

  一些内容雷同的拼凑图书,起个“某某大全”的名称,就成套地上了架,《中外名著大全》、《儿童必读经典故事》、《影响孩子一生的童话》……翻开其中部分书籍就可以发现,拼凑的痕迹十分明显,个别书籍还存在不少错别字。

  “转来转去,觉得适合孩子看的还是杨红樱、郑渊洁这几个作家的书,给孩子选本好书太难了。”解放西九小的家长杨如涛很是感慨地说。

  部分少儿读物存在着“克隆”现象。一套《哈利·波特》带动了魔法泛滥,巫师满天飞;而校园小说畅销后,这个“班”、那个“班”也随之而起。热销书籍一上架,模仿版本很快就跟着出来了,故事内容稍微改头换面,却换汤没换药。现在少儿图书市场庞大,但真正受欢迎的儿童作家却屈指可数,寥寥无几。

  国内原创作品少 外国少儿图书比重大

  “多么想让自己的孩子看看我们小时候读过的小版本连环画呀,比如《大闹天宫》、《小蝌蚪找妈妈》……现在想买都不容易买到了。”采访中,不少家长都将自己的童年读物与现在的少儿图书进行了一番比较,之后又不禁跟着发出一番感叹。放眼目前儿童图书市场,《哈利·波特》、《托马斯》、《维尼熊》、《鼹鼠的故事》诸多系列图书,成为家长和小朋友的首选。相比之下,一些国内的少儿图书显得非常“落寞”。

  在关工委工作的王静是书店的常客,她也常给孩子买国外少儿读物。她说,国内少儿读物更强调知识性和讲道理,而国外少儿读物更注重人文关怀,展现的是孩子视角的生活画面,在潜移默化中将生活的美好传达给孩子,让孩子在不知不觉中受到教育,而且不产生抗拒心理。

  王静认为,国内有一些少儿读物太过强调“教育意义”,有时会让孩子觉得枯燥。唐诗、成语、四大名著等经典一版再版,可新时期原创优秀少儿读物并不多。“还记得《小布头奇遇记》、《三毛流浪记》吗?这些书籍在市面上越来越少,国内可持续的经典作品少,国外少儿读物的比重越来越大是不争的事实。”

  6万字《红楼梦》88元 家长直呼吃不消

  “你看,这是成本昂贵的高档铜版纸,连相对便宜一些的哑粉纸都不再使用了。”从事印刷行业的汪晓给记者拿出了他最近为儿子购买的一本《三国演义》,不无感慨地说,现在的少儿图书真是舍得用料,“我觉得真的做得有些离谱了。”

  记者调查走访中发现,在海口,和前几年相比,许多图书都更加重视印刷纸品和外包装的精美程度,“面子”有了,价格也自然跟着水涨船高。

  高价格的少儿图书却在考验着家长的钱包。市场上目前少儿图书多是彩印,有些是硬皮精美包装,有些是铜版纸印刷,有些外包装上甚至用了高级布料。虽然图书只有区区几十页,但价格却翻了番。

  在海南新华书店,吉林出版集团出版的少儿版《红楼梦》,仅有6万字,价格却高达88元,而摆放在成人读物区域内的平装版《红楼梦》,标价为30元。哈尔滨出版社的《中国小学生大百科全书》一套四册,标价168元,让不少家长连连摇头。

  一位正在书店购书的家长陈先生告诉记者:“孩子来书店看中了书,家长不买就不走,哭着闹着。我们也想给他买几套启蒙的好书,可是动辄一套上百元的价格,着实让我吃不消。”

  该书店一位李姓的图书经理表示,现在很多类似套装版的精致书籍用来送礼的较多。礼品书价格多在100元以上,这主要还是为了迎合图书消费者的送礼需求。从今年以来的市场销售统计情况看,精美套装的销量确实要比单本平装版本销量高出两成左右。

  病·因

  商家追求利益不顾图书好坏

  受利益驱动,当前,部分图书出版商和销售商在发行销售图书时,首要考虑的是一本书是否能赚到钱。

  省教育厅关工委专职副主任陈晓十分关注少儿图书市场。他说,如今少儿书籍出现一些“病态”,背后最根本的一个问题就是金钱和利益的驱使。

  曾对少儿读物市场做过调查的陈晓认为,“无论是图书还是音像制品,出版商首先考虑的是节约成本和吸引读者眼球。要增加吸引力,那就只能走一些‘捷径’,或者‘取巧’。”

  陈晓举例,比如一本普通的少儿图书,以非常高的价格进入市场,它能卖得掉,抓住的是什么?其实,出版商就是“取巧”地迎合了某些市场需求:有的消费者愿意购买高价图书,觉得高价书给自己孩子看或者送礼都很有“面子”,这无形中就拉高了市场价格。而一些家长本来觉得购买精装高价书不划算,也承担不起,但在孩子面前也不能丢了当家长的面子,最后乖乖掏了钱包。

  省心理学会秘书长刘波认为,目前社会的整体价值导向放大了一些观念偏差。一小部分学校,与部分出版商、书店之间形成了一条完整利益链,比如校方与出版社谈好利益分配后,学生和家长通常被指定“团购”某一家出版社的教辅书或课外读物,或者被指定到某一家书店购书。

  家长不知如何为孩子挑好书

  “少儿图书市场空间巨大,没有一个家长愿意看到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很舍得花钱给孩子购买图书,但却缺少时间和精力去辨别哪些是好图书,这是当前少儿读物消费中存在的普遍现象,也是不能忽视的一个问题。”

  刘波认为,能够为孩子挑选到好书,其实对于相对外行的家长们来讲,的确不容易。刘波说,“很多家长爱子心切,但好心会办错事。买书时,经常受外包装的诱导,在孩子身上从不吝啬的家长们认为,贵的书,就是好的书,而事实呢?并非如此。”

  对于许多家长来讲,购买少儿读物或多或少都存有“跟风”的心理,比如国学热、奥数热。家长们的跟风,形成了一波波的抢购潮,这反作用于出版商,短时间内竞相出版大量此类书籍,但质量却无法精雕细琢,无法得到保证。

  “家长不会挑书,那么谁能保证孩子从书中所获取的信息是绝对健康有益的呢?自然也没有人负责把关。”刘波说,现在孩子好奇心很强,许多卡通动漫图书不仅没有营养,甚至还宣扬暴力、颓废、个人主义等价值观,但这些书籍对孩子却很有吸引力。家长应该帮孩子把好这个关,可遗憾的是,这个关键环节,家长们往往都忽视了。

  少儿图书监管法规尚不完善

  在儿童的思考选择能力尚不成熟的条件下,社会各方面对儿童的健康引导就显得十分重要。陈晓认为,当前,社会对少儿图书的关注和关怀显然不够,反而将这个市场当做了赚钱的热点领域,无论是书中过多的错别字,还是内容的粗制滥造,都是需要社会进行反思的。

  “孩子的年龄还小,对事物懵懵懂懂,不应受到任何思想上的玷污。”陈晓认为,当前,专门针对少儿出版物方面的管理办法和法规举措都还不甚完善,在这样的发展阶段,出版商和销售商如果将利益和利润摆在了社会公益之上,对孩子的伤害将显而易见。所以,他希望社会能够给予少儿读物更多温情和关怀,同时加大整治力度,尽快净化这一市场环境。

  病·医

  发现不良少儿图书一律退市

  对于少儿图书市场存在的问题,省文体厅市场产业处有关负责人也表示,我省对少儿图书的监管,一直以来都较为重视,一旦在市场上发现类似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专项行动中曝光的不良少儿图书,他们将立即查处,责令其退出市场。海南是少儿读物的输入省份。一旦在海南图书市场上发现有省外出版社出版的、内含少儿不宜的图书,文化主管部门将在鉴定其是否为正式出版物后,由该出版社当地相关部门进行处理。

  文化主管部门也转发了整治少儿出版市场的通知,呼吁海南本地书店应当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感,自觉拒绝销售不良少儿图书。(本报海口10月7日讯)

  圆桌讨论会

  少儿读物莫少儿不宜

  发言人:海南大学人文传播学院副教授张江南、海南大学广告系教师吴君静、琼台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副教授庄小满

  少儿读物莫少儿不宜

  在少儿图书市场“乱花迷人眼”的局面下,如何看待并有效解决少儿图书与孩子成长不相适应等问题呢?3位学者分别从不同角度谈了自己的建议。

  好图书要教会孩子如何去爱

  张江南:内容同质化、语言成人化、装帧奢侈化,这些表象实质上都源自一点,那就是我们对于儿童及其成长,还不够尊重。因为不尊重,所以对其没有生命体验的重视,写不出更多新的、能够健康引导和吸引孩子的内容,因而同质化;也因为不尊重,一些出版物把小孩子的教育单纯看成是商业盈利的目标,因此语言成人化、装帧奢侈化就成了一种必然。这种做法最终是书商获得了眼前利益,却损害了孩子,国家的未来。儿童图书工作者更应该做的是在内容上下功夫,讲好“故事”、教会孩子如何去爱、如何去做人,这样的图书本身也才能有长远的发展空间。

  图书馆中少儿图书份额极少

  吴君静:作为一名教师,同时也是一个孩子的母亲,我十分关注少儿图书的发展状况。少儿图书盈利空间大,众所周知。利益是导致目前少儿图书市场混乱的一个主因。对于国外少儿图书的翻译出版物,不少书商进行了歪曲的“加工”,以猎奇性和刺激性来追求利润的最大化。

  与此同时,我们也应看到,为什么仍有家长硬着头皮去购买高价精装图书。在包括海口在内的很多城市,都有很好的图书借阅资源,但在图书馆等社会公共读书场所,少儿图书的份额极少,并且缺乏更新,这迫使家长们只能选择买书为满足孩子的需求。

  家长甄选图书水平亟待提升

  庄小满:出版界出现一些乱象,最主要原因还是归根于文化主管部门是否进行了行之有效的市场监管。我建议,海南的中小学、幼儿园,在班级中为孩子们创造良好的阅读环境,从小培养自觉抵制不良读物的习惯。

  调查发现,现在社会上,一部分家长缺乏对孩子阅读意义的认识,他们认为孩子不太珍惜图书,图书的选择由此也不是那么重要。

  教育机构及学校都应适时地开设课程,指导家长学会为孩子认真挑选适合的读物,并推广亲子阅读。只有家长和儿童对少儿读物的甄选水平的同步提升,劣质的出版物才会逐渐失去市场,少儿读物也才有望在良性轨道上不断循环发展。

  ■相关链接

  中宣部等五部门要求

  整治少儿出版市场

  日前,中宣部、教育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联合发出通知,要求加强少儿出版管理和市场整治。

  通知要求,严禁出版传播损害少年儿童身心健康的出版物。不得出版含有凶杀暴力、淫秽色情等内容的出版物,不得出版内容低俗、质量低劣的出版物。不得印刷、复制、发行含有违法违规内容和非法出版的少儿出版物。

  通知指出,网络已成为少年儿童获取知识信息的重要渠道,净化网上少儿出版环境是当前出版管理的重中之重。对存在严重问题的有关网站及栏目、频道,要责令改正或依法关闭。通知还强调,要规范少儿图书价格,反对铺张浪费。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邵希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