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界的消融: 重构文化空间

2013年09月10日 17:00    来源: 羊城晚报    

  位于丹麦的乐高总部,办公室整合了娱乐、展示、休息和工作功能。为什么乐高玩具这么好玩?因为设计师的工作环境本身就是一个创意乐园

  “一个房间,一个学校”,基于生活教育的理念,丹麦的这间高中旨在营造一个视觉上完全开放通透的空间,方便学生相互交流和彼此激发

  不同于自然环境的开放和流通,人类的建筑,在大多数情况下,被划分为大大小小功能不同的空间格子。格子的外观或有不同,但以边界来划定内外功能差异的基本方法却是一致,一个封闭格子对应一个特定功能的观念根深蒂固。于是,居室被隔成客厅、卧室、厨房、书房和洗手间;学校、博物馆和美术馆则被分割为一间间的教室、展厅和其他功能格子。各个格子之间彼此独立,互不干扰。

  不过,近年来,一些文化场所也在有意识地淡化硬性的空间分隔,趋向于对空间进行弹性处理。远的不说,本城太古汇的方所书店在空间上就颇具创意。

  方所书店占地1800平方米,名为书店,其实里面还包含了服装、盆栽和精品的售卖区,也穿插了咖啡厅和展览厅。这些不同的功能空间只是利用架子、装置一类设施,进行软隔断,甚至根本不加隔断。因此,在视野上,方所的整个空间是连续的,如呼吸延绵不断。人在其中无意识地转换角色,时而作为读者,时而作为展览观众;时而试衣服,时而挑选精品。不止方所,唐宁、360°书店和联合书店都有类似理念。

  空间边界的消融与功能的整合,也存在于其他文化教育机构和场所。比如,针对部分特殊儿童的学习困难,教育者们设计了“资源教室”。和我们习惯了的由讲台和课桌椅组成的教室不同,资源教室的理想是整合课程、教材、专业图书以及学具、教具、康复器材和辅助技术等各类教育资源,形成一个教育资源的连续空间。在资源教室里,教师的“三尺讲台”貌似丧失了,其实是拓展了,孩子的主动探索学习区域也扩大了。

  空间的融合和功能整合,背后是对人和物功能固着化和单一化的反思,潜藏着个体对自己与世界、与人关系的重新发现——工作和娱乐之间是否界线森严、不可突破?交流对于创造意味着什么?命名是否指向唯一的出口,不允许分岔?有人质疑,界线的消融会影响专业化程度,让空间名不副实。然而,脱离单向度的发展,不仅仅是今天的人对自己的期望,我们身外的世界,也会因为我们对自己认知的改变而改变。建筑的创新,不应只追逐视觉上的创新。融合,是一个趋势,对空间来说,也是如此。

  “一个房间,一个学校”,基于生活教育的理念,丹麦的这间高中旨在营造一个视觉上完全开放通透的空间,方便学生相互交流和彼此激发。

  位于丹麦的乐高总部,办公室整合了娱乐、展示、休息和工作功能。为什么乐高玩具这么好玩?因为设计师的工作环境本身就是一个创意乐园。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刘鲲鹏 )